週四. 6 月 24th, 2021

社論 2020會是綠色恐怖元年嗎?

反滲透法倉促通過,滲透源刻意模糊,主管機構也未明定,活生生一部獨裁意志法典,未來羅織罪名、涉法對象,都是當權者說了算。蔡英文在元旦所說的幾項「現狀不變」,正如她在2016年所說的不改變現狀,但後來卻天翻地覆大轉彎一樣,都是政治騙術。反滲透法已經讓人民普遍在心理上蒙上陰影,深恐言行間稍有不慎,就會鷹犬上門。
50年代美國的麥卡錫主義,讓自由派人士經歷過開國以來最恐怖的言淪自由箝制黑暗期。台灣則在國民黨遷台後,蔣氏政權頒布戒嚴法進入白色恐怖時期,當代年輕人大都未親身經歷這段黑暗期,但蔡政權從國安五法開始,至目前的反滲透法正式登場,年輕一代將逐件苦嚐上一代所經歷過的,民主自由遭限縮的黑暗期。與其說是年輕人支持蔡英文所獲得的「業障」,毋寧更是歷史輪迴的弔詭。
反滲透法以恐共反共為本質的立法精神與麥卡錫主義相似,但禍害猶有過之。反滲透法是由國家領導人直接下令國會強行立法,未來執行將由國家機器全面啟動,人民難有翻身喘息的機會。麥卡錫主義由參議員麥卡錫所主導,另聯邦調查局長胡佛則藉勢藉端讓FBI介入,以擴充本身權力,但至少還有自由派國會議員,以及不畏懼強權的媒體挺身對抗,處於風潮浪尖的總統,杜魯門及後任的艾森豪,據史料所記載「杜魯門在1947年頒布9835號法令,要求審查政府雇員的忠誠。若有對美國政府不忠的行為,將遭解僱。這是對保守主義者和反共主義者的批評做出回應;1953年,當艾森豪上任,加強了杜魯門的忠誠審查制度,並減少了被解職人員的申訴渠道。
處在麥卡錫主義風潮下的美國總統,在反共主義氣氛瀰漫下表面中立,並未以國家機器介入,FBI是胡佛個人政治野心驅使下所啟動,麥卡錫只是參議員沒有軍隊、警情控制權,只是巧妙運用群眾紅色恐慌的矛盾對立,設置他的東廠。以當時風聲鶴唳的好萊塢為例,在麥卡錫迫害下出現被列入「好萊塢黑名單」的業者,包括「好萊塢十君子」。但他們最大的迫害源還是來自好萊塢內部的保守勢力,包括後來被證實的好萊塢強權華特狄斯耐。裡應外合造成一場好萊塢浩劫。
台灣的反滲透法,卻是由握有三軍統治權,及所有廠衛機制的國家領導人所主導,所能製造的恐怖效果遠遠高於仍有多方制衡的麥卡錫主義。也可以說是完全走回台灣蔣家統治時期的戒嚴時代,但當今的反滲透法,卻是由人民經過選舉授權給統治者的「綁在脖子上的不定時炸彈」,批著民主外衣,讓國際自由民主勢力無法指指點點干預,蔣氏的戒嚴時期白色恐怖,至少還有國際西方勢力的制衡,蔡政權則毫無這方面的顧忌。一旦全面啟動,為禍將較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更烈。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