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4 月 3rd, 2020

導論 1450邪惡之大成 伍忠信

今天選舉,1450網軍將隨之收攤,台灣可以暫時喘一口氣。
網軍1450對大善人陳樹菊的攻擊,已經遠遠逾越人性底線,這對他們支持的對象,在選情上不會有加分作用。
陳樹菊的行善揚名國際,她最難能可貴的是靠著賣菜的微薄收入一點一滴累積為善款,數十年如一日,捐出的款項數千萬,造福許許多多的弱勢族群。她將愛心發揮極致,是台灣善的典範,竟然因為對國家候選領導人的諸多期許,遭到另一陣營的網軍極其冷血殘酷的攻擊,凡稍有人性的民眾,都會對此感到憤怒。
1450的攻擊近一年多來已成台灣一大亂源,在國家機器縱容下,更蔚然成為侵犯人權的一股妖風,直至楊蕙如諸多網攻惡行遭起底後,這股妖風才化整為零,肆虐程度稍減。
未料日前因一支陳樹菊期勉總統候選人的廣告,1450又祭出血滴子,直指這全球公認的善心阿嬤,也刺痛全台灣的良心。陳樹菊對網軍攻擊淡然處之,表示眼不見為淨,她心中只有善念,有如佛印心中是佛、放眼皆是佛;1450心中盡是邪,放眼皆是邪魔外道。更妖邪的,則是背後豢養1450的飼主。
網軍是新科技下的新興產業,放在政治鬥爭上,往往成為人格謀殺的血滴子。1450對敵營政客的攻擊,經常讓人看不下去,如今殺紅眼,連行善阿嬤都不放過,已走火入魔至妖異鬼域的境地。
大選後,這批網軍的功能已消失,1450應成為歷史,至於是否會透過國家機器認證進化為更強大網攻大軍,或是自此化為灰燼,就看選舉結果;但無論如何,1450的泯滅人性,已在台灣歷史上留下最醜陋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