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6 月 21st, 2021

黃檗文化促進會從日本再獲《鼓山晚錄》古籍善本

福清黃檗文化促進會會長林文清從日本獲得佛教典籍《鼓山晚錄》古籍善本。

【記者鄭松波報導】日前,福清黃檗文化促進會會長林文清從日本獲得佛教典籍《鼓山晚錄》古籍善本。《鼓山晚錄》是鼓山永覺元賢禪師的語錄,由其侍者道順錄。這是該會繼《即非禪師全錄》之後又獲得一套珍貴黃檗有關的古籍善本
永覺元賢禪師(1578~1657),無明慧經禪師之法嗣。俗姓蔡,字永覺,福建建陽人,明神宗萬曆六年(1578)出生。元賢禪師為諸生時,嗜好周程張朱之學。二十五歲時,曾讀書於山寺。一日,偶然聽見有人讀誦《法華經》之偈語:「我爾時為現清淨光明身」,忽然覺得周孔之外,當別有妙道,於是便前往禮謁本邑學人趙豫齋居士,並從他學習《楞嚴》、《法華》、《圓覺》三年。
萬曆三十一年(1603),無明慧經禪師開法於董巖,門庭興盛。永覺元賢禪師於是以居士的身份前往參學。萬曆四十五年(1617),永覺元賢禪師已經四十歲,深感人世無常,生死事大,於是投無明慧經禪師落髮。明熹宗天啟二年(1622),永覺元賢禪師回到福建,住持沙縣雙髻峰。第二年,為安葬父母親,永覺禪師回建陽。此後,永覺禪師曾一度掛錫於甌寧金仙庵,閱藏三年。天啟七年(1626),永覺禪師復移住建安之荷山,末後又駐錫於福州鼓山湧泉寺。
明末清初之際,永覺元賢禪師住福州鼓山湧泉寺,大揚曹洞宗之禪風,力倡真參實悟,深誡知解雜毒,主張學道者應博參遠訪,反對當時閉關之風,力斥在家二眾濫受三衣。其禪學一反當時流行學偈頌、學答話及上堂、小參等徒具形式之風,遂自標為鼓山禪。主張調和禪淨與儒釋,併力圖調和禪宗內部及臨濟、曹洞兩派間之對峙,且提倡師法百丈禪師修持與勞動並行之精神。

《鼓山晚錄》古籍善本。

永覺元賢禪師在明末佛教史中佔有一席之地。他是個積極入世的禪僧,對於當時佛門的弊病,並不限於揭露與批評,而是以鼓山為基地,全身心投入於復興佛教的工作。有鑒於明末僧風的濁惡,永覺元賢禪師深謀遠慮,不以勢力擴充為目的,而致力於僧團素質的提升,不僅提倡戒律,也重視僧眾的教育與德行的啟發。永覺元賢禪師隨緣應世、低調沈穩,隱而不隱的弘法哲學,在明末混亂的時代裡,為僧伽的應世,樹立了良好的典範。在思想上,永覺元賢禪師強調真參實修,禪法素樸簡約,為明末紛亂的禪界,注入了一股清流,回歸了慧能禪的基本精神。
永覺元賢禪師在佛寺與僧史的編纂上,投入了相當多的心血。對於佛教史料的保存,無疑地具有相當的貢獻;而其恢弘古德典範的苦心,亦在其中。
永覺元賢禪師圓寂於南明桂王永歷十一年(1657)秋。平生撰有《法化私記》、《楞嚴翼解》、《楞嚴略疏》、《續燈錄》等著作二十餘種、共八十餘卷行世。
鼓山湧泉寺在明末以後,成為東南大道場,台灣的佛教源流亦多來自於鼓山。
木庵性瑫(1611-1684年),俗姓吳,晉江人。自幼出家,25歲拜福州鼓山永覺禪師為師,皈依禪宗,歷參密雲、費隱諸師,後投隱元禪師門下。順治十二年(1655年)被召請到長崎,第二年即非也到長崎,他們被稱為「二甘露門」不久到攝津投普門寺。1616年與龍溪性潛等人幫助隱元禪師,開創黃檗事業。1664年為宇治黃檗山萬福寺第二代住持,第二年開戒壇場,登山受戒者達5000餘人。木庵禪師到江戶傳法,黃檗山禪風擴展到關東地區,1680年退居紫雲院,1684年圓寂。

《鼓山晚錄》古籍善本內頁。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