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3 月 29th, 2020

社論 韓國瑜有義務保護已成草寇的韓粉

成王敗寇。韓國瑜敗選頓成草寇,人人得而誅之。他選後要回高雄上班,在如此險峻情勢下,要將市政做好,難如登天,何況橫在他眼前的,是蓄勢待發的罷韓行動。民進黨早將韓國瑜形塑成草包,大選已達到其斬草目的,接下來除根也就順理成章。
選後有不少檢討國民黨之聲,但民進黨獨大情勢在蔡英文「衝」高到台灣史上最高八百多萬票以後,已經變成「民意」加持下的獨裁專制政權,國民黨再如何改革,變成多優質的政黨,在執政當局的壓制下也經毫無發揮的餘地。依照此次選舉的態勢,政黨輪替已成歷史名詞,再選一萬次,結果相同,而且民進黨只會票數衝越多,最終2300萬票比0也不出人意外。簡言之,爾後的選舉,只是一場替民進黨統治權框金鑲銀的儀式而已;這是此次大選後,台灣民主的真相。
從選後的氛圍看,韓國瑜已經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他身邊的韓家軍可能因身家性命堪虞,選後銷聲匿跡,他選舉的得票數500多萬票迅速歸零。目前的社會氣氛,儼然0111大選蔡英文得2300萬票,韓國瑜0票,他的500多萬票在政治現實冷酷的環境下完全蒸發,爾後他的命運已掌握在統治者手中。
高雄罷韓行動是執政當局對韓國瑜的除根行動,不可能歇手,有人還期望蔡政權在大勝後會寬厚以待,說什麼趕盡殺絕不是台灣人的天性,那可大錯特錯,更錯估民進黨慣有的割喉割到斷調性。目前500多萬的韓國瑜支持民意雖然在整體成王敗寇的氛圍下被沒收,但焉知假以時日不會春風吹又生?民進黨為免夜長夢多,根本之計就是擒賊擒王,徹底斬斷掉韓國瑜的政治生命,永絕後患。
最近傳出罷韓團體將發動外地人潮遷移高雄,替罷韓加油添火,罷韓團體否認,但也引發原挺韓陣營緊張憤怒,打算也依照辦理。但這則「假新聞」很可能是當局引蛇出洞的手法,韓國瑜支持者萬萬不可躁動,因如此一來,剛好讓韓粉一一曝光現形,成為當局追殺目標。韓國瑜的500多萬支持群眾在選後突然蒸發,毋寧是好事,在選後成王敗寇嚴峻情勢下,早成蔡政權眼中釘的韓粉,更成當權者亟欲追殺的草寇。蔡英文早備好反滲透法磨刀霍霍,韓粉能躲就躲,能逃就逃,千萬別再強出頭,以免遭不測。
依照罷韓期程,應在5個月之後,韓國瑜至少還有半年能在高雄市長位子上執行公權力,在此期間,他除了做好市政之外,更應運用有限的影響力,設法保護他的支持群眾,例如成立律師團,幫遭查水表,甚至被反滲透法羅織的支持者提供法律救援;這也是他在上政治絞刑架之前,所應對韓粉的終極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