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4 月 3rd, 2020

导论 危邦不入 洪谷

专程回台投票的同学校友陆陆续续返美。大家对结果感到意外,虽然失望,但不像在台湾的中老年族群有失落感,大家只感慨这是今生最后一次踏上故土,却未如预期看到改变的生机。
杰夫比较关心他康乃尔学长张善政,选后突然人间蒸发。他认为张善政应该是回花莲从此专心务农。杰夫此次原想到花莲看看他,但后来认为时机不宜,又因提前返美行程,因此只待有缘了。
老同学萧董认为台湾错失一次大好机会。「国政配」是相当理想组合,张善政本身就具领导人绝佳条件,没有政客恶习,他的专长可以带领台湾在科技及经济上起飞,如果胜选韩国瑜必会让他在国政上充分发挥长才,不会像传统的备位元首,摆着好看;可惜终究竹篮打水,一场空。
史蒂芬对于大选结果相当无法接受。他认为蔡英文领导台湾以来,贪渎腐败,所谓肥猫问题只是其中一环,蔡英文改革几乎完全失败,弄出的独立机关变成东厂,反渗透法一出,台湾又回到白色恐怖时代,而且可以挟民意行独裁,更能理曲气壮。他说选后有关选举有鬼的说法很多,他宁可不信,不过2018选后蔡英文没有改变却是事实,一年间突然几百万年轻人冒出来起义挺蔡,有点不可思议;但如果年轻人都信蔡英文那一套,台湾会成什么鬼样子,很难想像。
他揶揄我说:「阿三,我看你今年还是不要留在台湾过年好了,不然反渗透法实施,你到时要跑都跑不了」;我说我是老美,谁敢动我?他说千万不要轻忽特务鹰犬的能耐,到时说不定会在社会新闻看到类似陈文成的美籍学者发生意外事件。
这是彼此笑谈。不过这些老友们已不会再踏上台湾土地,大家年纪老大不小,「危邦不入」。台湾经过这次选举,对立仇恨气氛更加严重,加上两岸关系险峻莫测,台湾本身就是颗未爆弹,未来确实堪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