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2 月 19th, 2020

烹狗鬧劇 /柏松

陳師孟揚言走人還來記回馬槍,把蔡英文和司法院長許宗力都罵進去。他說堅持不幹是因「不知為何而戰」,不是向法界投降。正確解讀應該是他老闆陳水扁已經公開宣布退出政壇,他當初誓言不惜一切對司法開戰,就是為「還扁清白」,現在阿扁退隱,他頓時拔劍四顧心茫然,不走更待何時。
他痛罵許宗力、力批蔡英文,是他宣布辭職後許宗力才擺出大義凜然姿態,用海妖Siren形容他妖言惑眾,好像打落水狗。許宗力選前對他言行默爾以息,選後才端出強勢嘴臉,跟蔡英文的態度不無關係。選前蔡英文必須穩住阿扁為首的獨派,因此放任陳師孟像衝進瓷器店的公牛般在法界狂奔,儘管搞得法官雞飛狗跳,但許宗力並未嚴詞譴責,選後大勢已定許宗力說重話,應該是蔡英文開了綠燈;陳師孟心知肚明,因此臨別回馬槍,罵許宗力,其實劍指蔡英文。
尤其陳師孟請辭在先,許宗力重批在後,蔡英文慰留後又加了尾巴:「尊重當事人意願」,意思就是說,朕已慰留給足面子,但要滾請便、好走不送。陳師孟突然在選後要走人,外界說是「被請辭」,他請辭之前阿扁宣布退出政壇,顯然大家都有默契,在大選中經常出面攪局,甚至對蔡英文指指點點的陳水扁,選後對蔡英文的817萬已有些顧忌,為避免在亂選後亂局底定後,他的假釋問題又被提出來重炒,乾脆收山頤養天年,也無須要求特赦;事實上他在大選期間一尾活龍,大有叱吒風雲之愾,早就失去保外就醫條件,如今當隱形人,皆大歡喜。
身為阿扁馬前卒的陳師孟說「不知為何而戰」,更準確的說法是爾後不知「為誰」而戰,因此不如歸去。只是他要走,還被蔡英文許宗力唱雙簧消遣,當然大怒反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