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2 月 20th, 2020

疫病來無影去無蹤 安定民心才是重點

武漢疫情尚未擴大延燒,口罩之亂卻搞得人心惶惶。閣揆蘇貞昌大發官威宣布禁止口罩出口,應是最大亂源,他的禁令一出,立刻讓口罩奇貨可居,更引發大眾可能缺貨疑慮,出現一片搶購潮,後來政府發現事態嚴重,強調將增加產能,會讓市場供應無虞,經濟部更出面說將協調協調廠商加工,從400萬片增產至600萬片,加上庫存應有上千萬的口罩供應,但至今仍是一片難求。這些口罩到底流落何方,啟人疑竇。
台灣經常發生物資缺貨之亂,以前有衛生紙之亂,原因在坊間傳聞價格會大漲,引發搶購潮,不少廠商藉機囤積居奇。衛生紙屬常備性生活必需品,在預期漲價心理下搶購囤積是人性之常;但此次口罩之亂卻是應付疫情所需,若供應正常,實無搶購囤積必要,但閣揆大發官威宣布管制,自然造成大眾恐慌,很容易誤判市場嚴重缺貨,搶購風潮因此而起,有人數百上千搶購囤積,似乎認為疫情將擴大為世紀性瘟疫,且永無休止,口罩之亂,顯示台灣的末日症候群。
顯然口罩之亂已經打亂政府的防疫步調,蘇貞昌將口罩的供應當成重責大任,每天掛在嘴邊的是政府將如何大增口罩產能,日前還宣布政府要投新台幣2億元建立口罩生產線,預計5週後可達每日1000萬片的產量。但疫病來無影去無蹤,五周內的變化連最厲害的防疫專家都無法掌握,是否會成遠水救不了近火,或是疫情戛然而止,以致2億公帑打水飄或圖利廠商,都不得而知。
但無論如何解鈴仍需繫鈴人,蘇貞昌的官威引發口罩之亂,他身為台灣最高行政首長,就必須指示相關部會,查清為何至今仍一片難求,政府一再聲稱增加產能,但消費者求購無門者仍所在多有,中間的落差顯然涉及人謀不臧;難道選後蔡政府的貪瀆狀況仍然持續不止,甚至變本加厲?
口罩之亂移轉防疫焦點,口罩搶購風潮過度放大口罩的防疫功能。其實疫情的控制才是重點,蘇貞昌在疫情引爆的第一時間點不應疾言厲色宣示禁止口罩出口,而應該指示衛福部疾管局及各所屬各醫療機構嚴謹控制疫情,並且迅速公布防疫重點,以及疫情相關資訊,以安定人心。目前台灣確診疫情在10個案例,跟世界各國相較,除了朝鮮的0病例,防疫效益都毫不遜色,這點應對各防疫醫療人員致上最大敬意。
疫情讓選後的政治話題沖淡許多,但仍然有零星的政治口水透過疫情發散,蔡英文的817大軍還將疫情無上綱為意識型態之爭,其中還有語不驚人死不休詛咒對岸因此大滅絕,簡直無聊透頂。蔡政府忙於製造口罩及防疫,也讓國民黨在選後喘了一口氣。他們淪為在野,對防疫絲毫使不上力,連蔡政府冷漠對待落難台商,也已無力批評。該黨選後改造之聲響徹雲霄,這是該黨一貫的兵敗創傷後壓力焦慮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一時之間陣腳大亂,七嘴八舌盡是檢討之聲,一陣忙亂後恢復麻木不仁。馬照跑,舞照跳,倖存者等待下一次的再受重創,惡性循環,直至徹底崩亡。
國民黨將韓國瑜及吳敦義當成1月11日大敗的兩大罪魁禍首,渾然忘卻2018年韓國瑜曾一度被視為該黨的救世主;吳敦義雖在大選過程居心叵測、行逕詭異,間接造成黨大分裂,但他在國民黨遭抄家滅族危機時肩扛重任,奔走集資力圖挽救黨於覆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韓國瑜如今被該黨當成流浪狗,吳敦義倉皇下台後則連批評價值都消失,宛若人間蒸發。政治冷暖現實如此。
這也是即將接任黨主席的江啟臣應為借鏡之處。他面臨的困境,將千百倍於歷任黨主席。但無論如何,他的擔當勇氣都值得鼓勵與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