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2 月 20th, 2020

「從零到100萬」——莆田口罩生產攻堅記

在製鞋企業莆田雙聯鞋業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在縫製口罩。

【本報綜合報導】防控新冠肺炎形勢嚴峻複雜,返崗、復工、開學在即,口罩等防護物資各地都緊缺,困難怎麼解決?福建莆田的做法是:不等不靠,自主研發,僅用了不到10天時間,日產量就從零增長到上百萬個。
1月底開始,莆田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局長張志宏有了一個新的頭銜:「口罩研究院」院長。
「同事們現在一見面就叫我『張院長』,壓力很大,這是給我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口罩的事做好。」張志宏說。
防控新冠肺炎阻擊戰打響以來,口罩等防護物資緊缺問題凸顯。「全市常住人口近300萬,即將到來的復工、開學高峰,一天的口罩用量在150萬個以上,靠外面調配、社會捐贈是杯水車薪,只能生產自救。」莆田市市長李建輝說。

在製鞋企業莆田雙聯鞋業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在縫製口罩。

莆田是東南沿海製造業大市,鞋服等產業工藝完備,產業鏈完善,但全市沒有一家口罩生產企業。
1月底,在市政府直接指揮下,莆田工業和信息化局聯合市鞋業協會,以及當地生產紙尿褲、製鞋等企業,共同組建「口罩生產攻堅小組」。在內部,大家戲稱為「口罩研究院」。
經過實地考察周邊地市口罩生產企業,請教行業專家,問計質監、市場監督管理部門等,「研究院」很快摸清了口罩生產「門道」。
「口罩生產工藝並不複雜,困難主要是在沒有原材料,且專業設備一時難以到位的情況下,短期內研發出符合國家標準、可大批量生產的民用口罩。」莆田市鞋業協會會長陳文彪說。
眾人拾柴火焰高,辦法總比困難多。

在紙尿褲生產企業福建新億發集團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在對口罩罩面進行加工處理。

口罩的罩面有3層,外層和裡層材料是無紡布(不織布),中間層是熔噴布,這些原材料在嬰兒紙尿褲生產中也大量使用。
莆田當地兩家生產紙尿褲的龍頭企業主動請纓,利用其渠道優勢,想方設法在外省採購符合口罩生產標準的無紡布和熔噴布,將原來生產紙尿褲的生產線設備改裝,短時間內就建成多條口罩罩面生產線。
2月7日下午,記者在福建新億發集團有限公司生產車間看到,無紡布、熔噴布等原材料進入全自動生產線上,自動粘合、壓合、裁切,工人們正緊張地將一片片做好的口罩罩面分裝。
生產線旁的LED顯示屏上實時標注產能:130片/分鐘。

在紙尿褲生產企業福建新億發集團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將做好的口罩罩面分裝。

「這兩天一直在調試設備,目前已達到量產水平,24小時開工,工人輪班,8日起將換上進口軸承、切刀,每分鐘產能可以達到300片。」集團董事長鄭俊傑告訴記者。
紙尿褲車間做出口罩罩面,而口罩鼻樑條、耳帶的生產、組裝則是更為細緻的「技術活」。
莆田有4000多家鞋企,製鞋技術精湛,世界知名運動鞋品牌在莆田都有生產基地。「研究院」吸收多家鞋企參與攻堅。
「大家群策群力,花了3天研究、生產調試,耳帶生產不難,通過渠道優勢,鼻樑條原料採購難題也可以解決,關鍵是熔合工序。而鞋廠的針車、熱熔機、高周波機台、紫外線殺菌流水線等都能派上用場。」陳文彪說。
很快,「研究院」發佈了「英雄令」:有自動針車50台以上、高周波機台20台以上、有紫外線殺菌流水線,有獨立操作車間,操作工100人以上的鞋企都可以報名生產。
「20多家鞋企踴躍報名,我們精選了10家,每家承擔日常量20萬個口罩生產攻堅任務。」莆田市鞋業協會秘書長王德春告訴記者。

在製鞋企業莆田雙聯鞋業有限公司的生產車間,工人在清理口罩上的線頭。

在莆田雙聯鞋業有限公司生產車間,記者看到,48名工人戴著口罩、穿著防護服正在緊張工作。「送來的罩面經過嚴格殺毒除菌,在針車車間經過熱熔程序組裝上耳帶、鼻樑架。」陳文彪向記者介紹。
「研究院」的研發也並非一帆風順。張志宏告訴記者,2月初,兩款口罩樣品做出來後,大家都很興奮,開車連夜帶著樣品趕赴位於江蘇的國家級機構檢測,第二天卻被潑了一盆冷水:樣品不符合國家標準。
「大家沒有氣餒,根據檢測中心反饋的問題,調整了罩面原材料,完善工序,在6號又做出了新的樣品,目前,這兩款樣品經檢測符合國家標準,可以進行量產。」張志宏說。
李建輝告訴記者,截至8日,莆田自主生產的口罩日產量達到百萬以上,預計兩天後能達到200萬的日產能,能夠滿足全市需求,甚至還可以給全省乃至全國提供一些口罩。
多家企業負責人表示,防護物資特別是口罩問題解決了,下一步企業復工,心裡就有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