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2 月 17th, 2020

社論 國民黨改革沒錢難辦事

選後大呼改革的國民黨,幾乎手無寸鐵,黨產遭民進黨大舉清算罄盡,已去職的黨主席吳敦義任內所募的財源,到底還有多少餘額可用,對有意接任的江啟臣或郝龍斌,是首須面對的難題。改革不僅是抽象意念,更須具體落實,財務窘困,說白了,沒錢難辦事,再好的改革都將窒礙難行。
國民黨內改革呼籲包括世代交替、找回核心價值,以及兩岸政策新論述等洋洋灑灑。江啟臣日前提到世代交替,說他一向主張國民黨沒有世代交替的問題,只有少子化以及世代銜接傳承合作的問題。其實他說的「世代銜接傳承合作」就是廣義的世代交替;少子化問題,則是台灣整體趨勢,只是反應在國民黨的銜接傳承上,就成了該黨最大的危機,少子化後的年輕世代,如果大部分都遭民進黨吸收,則國民黨就會面臨「滅族」的殘酷現實。
目前國民黨的手無寸鐵,不僅在黨產窘困,淪為在野沒有行政權,在國會席次相對少數,更大的問題是戰力不足,自我萎縮為絕對弱勢,毫無制衡之能。此次該黨國會席次稍增,但仍屬相對少數,如果仍像上屆般缺乏戰力,讓執政黨予取予求,在野功能盡失,該黨還有何存在價值?
江啟臣擔心國民黨有沒有下一代的問題,說不趕快積極讓年輕人有更多機會,培養更多年輕人跟國民黨站在一起,未來恐怕交替對象都沒有。正點中該黨世代交替的最大困境,而箇中癥結,仍在財源問題;吸引年輕人參與,不能光喊理想,現實的生計問題更須考慮,要培育人才,更須有豐沛財源。用最現實的形勢算計,如果國民黨有足夠資源,提供年輕人遠優於社會上平均薪資的豐沃待遇,自然可以吸引眾多的年輕人加入該黨改造行列;但國民黨如今有這條件嗎?
大選後廣大庶民無法接受結果,卻仍是無以扭轉的事實,此乃形勢比人強。國民黨選後一大堆改革的主張,卻無人提起財務問題。江啟臣、郝龍斌滿腹改革理念,未來誰當選,都將體會吳敦義擔任主席時同樣的財源籌措之苦。黨內七嘴八舌說改革,但所有的改革沒有財源支撐都屬天馬行空。吳敦義接任時不是也侈言要打造新的國民黨?但終其任期都為黨產所苦,兩眼放去都是錢錢錢,改革無心無力,要不是突然冒出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韓國瑜,該黨早在2018年就應提前收攤。
韓國瑜跟吳敦義都在選後淪為國民黨戰犯,但韓國瑜至少還幫國民黨留下中華民國旗號的精神標竿,以及在2018年大選贏取的的藍營執政15縣市,讓選後氣數將盡的國民黨一息尚存,這也是未來接任黨主席的江啟臣或郝龍斌最大的底氣,如果能重振國會藍營士氣,以及有效整合藍營地方諸侯,營造地方包圍中央的新形勢,國民黨尚有再起之機。
至於眾口喧嘩、吵嚷不休的改革轉型問題,在找到足夠的財源之前,仍屬空談。目前疫情當頭,執政當局防疫為先,追殺國民黨其次,正好讓該黨有喘息之機,江啟臣等更應細思如何面對該黨新形勢、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