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8 月 7th, 2020

黑鹰失事原因 空军:天气骤变 驾驶拉升不及

 国防部15日上午召开「黑鹰调查初步报告出炉」记者会,依现有事证,初步判断UH-60M黑鹰直升机失事原因为环境(天气与地形)与人因复合因素。空军司令部督察长黄志伟少将(图)说明飞机撞击点。(中央社)

【记者刘天生台北报导】空军UH-60M黑鹰直升机失事案,空军司令部督察长黄志伟少将昨天公布失事现场图、飞航轨迹重建等显示,正副驾驶在失事前3分48秒前已经注意云层变化,虽然正驾驶在最后一分钟试图拉升高度,仍不及应处造成悲剧。

直升机最后一分钟轨迹与地形套叠。(记者刘天生摄)

黄志伟指出,黑鹰于1月2日上午7时54分从松山基地起飞、7时57分30秒通过新店、8时2分30秒通过坪林,8时3分12.2秒,副驾驶刘镇富发声「可全程目视地面」;8时3分50.9秒,正驾驶叶建仪说「云长那么快」;8时5分11.9秒,副驾驶说「目前还在云中」;8时5分16.1秒,机工长许鸿彬反应「右边Clear(无障碍物)」;8时6分22.8秒,机工长再次提醒「右侧目视地面右边Clear」。

飞航轨迹重建。(记者刘天生摄)

8时6分40.8秒,正驾驶「目前爬升高度400呎」;8时6分51.4秒,副驾驶「教官高度」,这时高度为3708呎、距离地面381呎;8时6分54.8秒台北近场台「C430请问你预计到达苏澳时间」;8时6分55.9秒,副驾驶再次提醒「教官现在高度」,这时高度3615呎、距地面253呎;8时6分56.6秒,正驾驶回答「知道」,这时高度3604呎、距地面257呎。8时6分59.1秒正驾驶「阿预计到达苏澳」。
8时7分0.2秒,传出不明声响,疑似为旋翼擦撞树枝的异声,这时高度3552呎、距地面170呎;8时7分1.2秒,黑盒子终止记录,这时高度为3551呎、距地面87呎。黄志伟表示,此时操纵直升机的集体杆(位于飞行员左手边,用来操控旋翼垂直升降)从8时6分55.9秒的16%提升至19%,从-11.8度俯角成为-0.8度俯角,显示在最后时刻驾驶仍试图拉回机身,最后几乎与山壁平飞触地,但在滑行过程中弹起翻覆。
黄志伟指出,正副驾驶已尽全力到最后一刻还在奋力操作直升机。法医相验报告显示,正副驾驶与机工长坚守到最后一分钟,因为手、脚都还在操纵杆、操纵介面上,手腕、手肘、膝盖以下等都受到严重伤害。如果正驾驶当时没有改变动作试图爬升,恐怕会造成更严重的伤亡;但如果能够多争取1至2秒,或许憾事就不会发生。
黄志伟表示,这次不幸事件是碰到天气骤变、不及应处;正驾驶时数以及先前执行过的救援任务,都曾遇过更恶劣的天气状况。还好当时已经把飞机带起来,所以触地后,主起落架虽折断,但沿山坡滑行才撞到高地弹起来翻覆,虽然造成许多人不幸罹难,但也有人可以存活,若直接撞击山壁,伤亡可能更惨重。根据生还的通资次长曹进平证词,在撞击前约5至10秒,从飞机左右窗户外景象可见,飞机突然进入云中,看不到地面景物,随后飞机就发生撞击,最后飞机8点7分在雷达光点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