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1 月 1st, 2020

【新福建】殼丘頭遺址群 向海遷徙的第一塊踏板

平潭殼丘頭考古遺址公園 (念望舒 攝)

文物名片
  殼丘頭遺址群
殼丘頭遺址群主要位於平潭綜合實驗區蘇平片區山顯美村至劍湖村之間,最早發現於1958年,是福建沿海地區迄今發現最早的新石器時代遺址,距今6500年至5500年,代表著閩台地區新石器時代的早期文化。目前,殼丘頭遺址群包括殼丘頭遺址、東花丘遺址、龜山遺址,總佔地面積超過16萬平方米,2019年被公佈為第八批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距今6000年前後,人類開始有組織、有規模地向沿海島嶼遷徙,這是人類開發海的開始,而殼丘頭文化遺址的時間點和南島語族向海洋遷徙的時間點剛好吻合,殼丘頭先民在地理和時間節點上最具備向海洋遷徙的條件。

前世傳奇
探尋福建海洋文明基因

講述人 范雪春(福建博物院研究員、平潭國際南島語族研究院院長)

平潭殼丘頭遺址,考古定性為福建海洋文化肇始的地方,是閩台史前文化之源,是目前福建沿海地區發現最早的一處新石器時代貝丘遺址,也是台灣海峽西岸已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時代遺址之一。平潭也因此被考古學界認為是研究南島語族起源地的關鍵區域。
距今6500多年前,殼丘頭處於山麓與海灣間的台地之上,北依低矮的馬後埔山,南面為古海灣灘涂,海拔僅5米,地勢平坦、雨量充沛、光照充足,東臨海灣不足百米,北為連綿低矮丘陵,是依山面海的好地方。
這裡為殼丘頭先民的生產生活提供了充足的天然資源,成為海岸邊一處理想聚居的地方。先民在此創造出獨具特色的史前海洋文化,考古發掘佐證了殼丘頭的原始居民過著定居的採集漁獵生活。
平潭地處閩江口,四面臨海,與台灣隔海相望。考古專家在殼丘頭遺址挖掘出大量的海生貝類、魚類骨骼,說明捕撈是當時一項更重要的食物來源,故有學者將其概括為海洋性適應型經濟。先民利用骨錐、骨匕和凹石,通過撬取或砸擊的方式,獲取貝殼中的肉質。
遺址群還發現以平面呈梯形的小型石錛為代表的磨製石器,此外還有少量的穿孔石器。生產工具中石錛普遍較小,小者長度僅有3.5厘米,很難作為單體農業工具使用,而應是作為裝柄的復合工具,用來採集或攫取食物,更有可能是用於修房、造獨舟破木的木工工具。

考古人員在龜山遺址進行發掘工作。(念望舒 攝)

食物需要器皿盛放。殼丘頭先民在獲取食物後,使用支座支起碩大的陶釜烹煮。當時,陶器外表的紋飾雖然簡單,但種類不少,包括壓印貝齒紋、戳點紋、刻劃平行條紋、指甲紋、鏤孔等,總體上陶器顏色以灰、黑、灰黃、紅、褐色為主,明顯火候不勻,溫度不高,但其裝飾體現了殼丘頭先民原始的審美觀念。
殼丘頭文化並非孤立存在的,相似的史前遺址曾見於福建發現的平潭祠堂後遺址、南厝場遺址、閩侯曇石山遺址下層、溪頭遺址下文化層等。另外,南至廣東、東到台灣,皆存在與殼丘頭文化特徵相似的文化類型或遺址,說明此類遺存於中國東南,甚至可以將眼光投向更遠的越南所在的中南半島,那裡是東南土著的文化,是其後形成的百越族群的祖先型文化。
殼丘頭文化正處於南島語族離開大陸向海洋遷徙的歷史時期,因其文化面貌反映了該地區史前文化向島嶼擴散的跡象和趨勢,近年來已經成為國際南島語族研究的熱點區域。
距今6000年前後,人類開始有組織、有規模地向沿海島嶼遷徙,這是人類開發海的開始,而殼丘頭文化遺址的時間點和南島語族向海洋遷徙的時間點剛好吻合,殼丘頭先民在地理和時間節點上最具備向海洋遷徙的條件。
20世紀以來,考古學家、語言學家、民族學家以各自的方法相互結合,認為南島語族的起源地在亞洲大陸的東端,甚至確指是中國的東南沿海。值得一提的是,林惠祥與凌純聲兩位老先生首次指出了中國東南的百越族群是馬來人的起源,其重要的意義在於將中國東南與南島語族納入了統一的土著文化共同體。
殼丘頭文化與台灣的大坌坑文化之間有較多的共性,也已證實閩台之間的史前文化早在6500年前便有交流互動。著名的考古學家張光直認為,台灣最早的大坌坑文化「如果代表台灣本島內南島語族的祖先,那麼台灣應該至少是原南島語族的老家的一部分」,「如果(金門)富國墩文化是大坌坑文化在台灣海峽西岸上的表現,那麼考古學的研究已經初步地把南島語族的起源推上了福建和廣東的海岸」。
目前,國際學術界普遍觀點是:距今大約6000年前,居住在中國大陸東南沿海的先民開始駕舟出海、逐浪而徙,第一站抵達台灣登島而居,距今5000年左右擴散到菲律賓,之後繼續向東向南遷徙,將文明的火種撒向廣袤的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區,形成了現在世界上最龐大的分佈於南太平洋及印度洋島嶼的南島語族族群。
從「原百越—南島」一體化進程的視角來審視這一龐大的課題,殼丘頭文化作為百越的祖先文化(即原百越文化),將對「南島語族起源與擴散」的研究起到關鍵作用。

貝製器具( 念望舒 攝)

今生故事
六千年前逐海之地 而今再次放眼世界

1958年福建全省文物普查,考古人員在平潭南壟村發現了殼丘頭遺址,掀開其神秘面紗的一角。可惜的是,當時的文物保護意識淡薄,並未進行詳細的考古發掘。而且,當地居民挖掘遺址上的貝殼燒製石灰,用作粉刷建築的材料,對遺址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損壞。
到上世紀80年代,福建博物院(原福建省博物館)派出考古隊,對殼丘頭文化遺址進行首次大規模考古發掘。此次發掘收穫頗豐,共清理出21個貝殼堆積坑和一座墓葬,出土石器、骨器、玉器、貝器、陶器等遺物200多件。經碳十四測年,殼丘頭文化遺址要早於曇石山文化遺址。
2004年,福建博物院與夏威夷大學人類學系、夏威夷畢士普博物館合作,開展了關於「東南史前航海術和南島語族」的課題研究,對殼丘頭文化遺址進行第二次發掘。諸多跡象表明,早在6000多年前,這裡就是平潭先民繁衍生息之地,他們在此捕魚、采貝、狩獵,還將「生活情趣」傾注在手工製作之上……久而久之,一個個原始聚落逐步形成,文明曙光就此點燃。
2010年7月,一場「尋根之旅」令平潭走入國際視野。彼時,6名南島語族後人(來自法屬波利尼西亞)登上仿古獨木舟,從南太平洋的大溪地啟程,赴閩尋根問祖,遠航1.6萬海裡後,抵達平潭殼丘頭文化遺址所在地。
此次旅程歷時4個月,證明了從中國乘獨木舟漂到南太平洋諸島的可行性。不少學者認為,南島語族先民極有可能是從福建東南沿海啟程,經台灣島向外擴散至太平洋各島嶼定居。在平潭發現的史前遺址,都能夠找到與南島語族先民相似的文化和生活印跡,這為「平潭是研究南島語族起源地的關鍵區域」這一學術觀點提供了更多佐證。

陶器碎片(念望舒 攝)

近年來,東花丘、龜山遺址等考古成果相繼浮出水面,目前平潭共確認有27處史前遺址,時間由舊石器時代跨越至商周時期。2017年11月,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應運而生,這是國內首個國際性南島語族考古研究機構,致力於探索海峽兩岸人文血脈關係、南島語族的尋根溯源等課題,擴大福建在南島語族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影響力。
平潭綜合實驗區還啟動殼丘頭考古遺址公園建設項目。「整個項目規劃分為公共服務與考古體驗區、核心遺址展示區、南島語族國際文化交流區、南島語族民俗文化村落區、鄉土文化展示區、公園預留區等六大功能區。」項目負責人胡永平說,位於南島語族國際文化交流區的國際南島語族考古研究基地,是整個項目的核心區域。
今年6月,當地將召開首屆「平潭史前文化與太平洋考古論壇」,未來每年還將常態化舉辦,邀請兩岸及海外研究學者參與,力爭將殼丘頭遺址群打造成為國際首個南島語族主題考古遺址公園。
「結合現有證據,我們可以得知,平潭殼丘頭遺址很可能是南島語族先民們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該遺址的發現、發掘、研究等一系列工作,為研究南島語族的遷徙路線提供了考古學的證據。」廈門大學歷史系副主任張聞捷說,可以想像,殼丘頭先民曾在這裡眺望大海,一如今日平潭國際旅遊島放眼世界。

殼丘頭遺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