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2nd, 2020

【觀點論述】南海爭端 本質是領土和海域劃界爭端

【本報綜合報導】前來參加「南海仲裁案與國際法制研討會」的多名中外專家學者6月27日在荷蘭海牙舉行中外記者吹風會。專家們在記者會上指出,中菲南海爭議的本質是領土和海域劃界爭議,菲律賓單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及仲裁庭作出的管轄權裁決飽受質疑。
在當天的記者會上,中外專家就中菲南海爭端的實質、中國對南海仲裁案的立場、南海仲裁案對國際法治的影響等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74歲的拉奧曾擔任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主席,參加過多起主權及海域劃界爭端案件的審理。他在記者會上說,中菲南海爭端的實質是關於主權和海域劃界的爭端。
「從一開始,菲律賓認為他們提起的仲裁案並不涉及主權爭議,也就是不涉及哪裡屬於中國,哪裡屬於菲律賓,這是個礁石,還是個島嶼。但我認為中國提出的主張非常有理,那就是無論它是個礁石,還是一個島嶼,必須先決定它屬於誰;而且在我們分別劃定哪裡是12海里、哪裡是200海里前,也要確定它到底屬於誰。」
拉奧明確指出,領土主權問題不屬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調整的範圍,劃界問題也被中國政府聲明排除強制仲裁程序,此案仲裁庭對主權和海域劃界問題都沒有管轄權。
國際法院前法官阿卜杜勒‧科羅馬曾經擔任聯合國第三次海洋法會議的非洲代表團團長,正是這一場有160多個國家參與、歷經9年的會議最終於1982年達成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科羅馬非常贊同拉奧的看法,認為瞭解菲律賓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到底是什麼性質,是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提交強制仲裁的問題的本質是什麼?你可以就一個問題進行諮詢。你可以向一個機構,如本案就是向仲裁庭提出要求進行法律說明,諮詢相關法律說了些什麼。所以,在我看來,這次向仲裁庭所提出的(南海)問題就是諮詢意見。但諮詢意見對各方都不具有約束力,仲裁庭不能使用沒有被賦予的權力,在諮詢意見的基礎上,對一起實質性的爭議做出判決。」
他強調,《公約》明文規定將一些爭端排除強制仲裁程序,主權國家有權選擇就此作出聲明。仲裁庭在對管轄權和實體問題做出判斷之前,必須充分考慮主權國家的立場。
來自台灣海洋大學海洋法律研究所的高聖惕教授認為,中國沒有義務接受南海仲裁的結果。他說:
「如果你觀察菲律賓所提交的文件,就會發現核心爭端並沒有提交仲裁,菲律賓提交的仲裁內容都是表面化的,而這些表面化的爭端就像人們得了病的症狀。舉例來說,這就像一個人是因為得了腦癌而頭疼,但去看病時卻被當成因為得了流感而頭疼。你可以想像,這種頭疼當然不會被治癒。」
高聖惕還說,無論裁決的結果如何,各方立場都不會因裁決而改變,因為真正的爭端並沒有被解決。
參加記者會的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首席專家易顯河當天還接受了本台記者的採訪。他說,「我們知道,南海仲裁案的起源是菲律賓對中國南海部分島礁的侵佔。從實際來看,要解決菲律賓的訴求就要首先解決中菲對這些島礁的領土爭端。另外,菲方訴求的目的是為了貶損否定中國對南海部分島礁的主權,因此,仲裁案的實質就是領土主權問題。另外,菲律賓的訴求,比如有關海洋權益的來源、有關島礁的地位定位等等,在南海特定的地理框架下,都是中菲南海海洋劃界問題的一部分,更不用說涉及中菲南海海洋劃界了,這樣,仲裁案的實質也是劃界問題。」
國際法院前法官科羅馬在記者會還說,通過談判和平解決爭端就是踐行國際法。南海爭端如此複雜,牽涉到諸多國家和諸多因素。為了達到和平解決利益衝突的最終目的,為了讓南海諸國友好共處,談判才是解決南海爭端的最佳途徑。(海峽飛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