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11 月 27th, 2021

一周评论 低调的防疫破口处理 冷清的国民党主席补选

澳籍音乐家确诊新冠肺炎,让国家音乐厅成了台湾防疫的大破口。他先前曾参与国家音乐厅两场音乐会,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总共匡列了419接触者,其中145人居家隔离、270位自主健康管理,2人出境。指挥中心对这破口事件相当低调,该澳洲音乐人士曾到公众场合趴趴走,但疫情指挥官陈时中说不会公布相关的细节,强调当无法掌握接触者时才会考虑公布。
至于指挥中心说2月23日至3月2日该澳洲人士在台期间之行程,大部分时间多为往返饭店及国家音乐厅,说法似嫌过于保守;至少日前已传出他曾到过热炒店进食,显然他的传染威胁已经从音乐厅内扩散到外边公众场合,指挥中心匡列超过四百个接触者,显然也跟「大部分时间多为往返饭店及国家音乐厅」的说法相矛盾,因此所谓「社区传播风险低」的评估就显得和稀泥。
国家音乐厅意外引入疫情,也成了防疫大破口。有人指责该带原者如入无人之境长驱直入台湾,显示防疫因人设事的大漏洞。当初可能因为该澳洲人士身分背景特殊,他的检疫流程因此有了「通关礼遇」,未料却成了防疫以来最大破口。
苏贞昌曾在2月6日公开表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威胁快速升高,防疫决不可松懈怠惰,「如有破口,将予以严惩」。如今国家音乐厅已经让疫情出现破口,疫情指挥中心急着灭火,苏贞昌却对事件置若罔闻,他当初疾言厉色的「破口严惩」言犹在耳,如今却无声无息。要认真追究责任,文化部长郑丽君是重要关系人,但她虽是苏贞昌属下,却是蔡英文宠臣爱将,苏贞昌的「破口严惩」不及于皇上亲信,或许也是官场颠扑不破的酱缸文化显示。
至于指挥官陈时中,料苏贞昌也不敢对他进行咎责,以陈时中在防疫的劳苦功高,民意上几乎一片「顺时中」,此外,这次的音乐厅防疫破口他其实有责无权,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置喙余地,又从何对他咎责起?事件后,陈时中说对于国际巡演建议延缓,却又相当客气强调「这项决定仍需要由文化部参考,并做出判断」,在在显示陈时中在事件中力不从心的无奈;问题是他是防疫一级开设的总指挥,在国家音乐厅防疫破口爆炸后,连音乐艺文等国际巡演都只能建议延缓,须听文化部的旨意,不敢迳作裁定,更确证当初大家对他横向连系权责的疑虑。
疫情指挥中心对国家音乐厅染疫事件低调处理,避免造成人心惶惶,可以理解;但处理过程中显现的防疫阶级化,甚至权贵礼遇化,则让人忧心。政府极力淡化事件,必然否认是防疫破口,但一口气框定数百接触者,能说不兹事体大吗?此中还有防疫中心不敢说的疑点,文化部长郑丽君究竟是否也是接触者?如果是,要如何处理?疫病并不会绕过高官权贵,官大或许学问大,但绝非刀枪病毒不入。国家音乐厅染疫事件应该透明化,没有位高权重,或是阶级身分等级不同的特权。
疫情破口在国家音乐厅爆炸之际,国民党也票投选出党主席,投票情况超冷超低不在意外,江启臣大胜当选也在意料之中。但这是他火坑任务的开始,他打着中青代支持大力改革的旗号,要在一年内显现该党有改革的迹象,是极其艰钜的任务。该党在大伤之后,此次选举过程传统酱缸势力又搅入大和稀泥,在在成为他主席任务的阴影,如何拨云见日,又是一桩严峻挑战。
更重要,且首当其冲的是,高雄如火如荼的罢韩事件,江启臣曾承诺当选后要帮韩国瑜度过难关,他如何面对因应?大家都睁着眼睛在看。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