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2nd, 2021

一周評論 低調的防疫破口處理 冷清的國民黨主席補選

澳籍音樂家確診新冠肺炎,讓國家音樂廳成了台灣防疫的大破口。他先前曾參與國家音樂廳兩場音樂會,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總共匡列了419接觸者,其中145人居家隔離、270位自主健康管理,2人出境。指揮中心對這破口事件相當低調,該澳洲音樂人士曾到公眾場合趴趴走,但疫情指揮官陳時中說不會公布相關的細節,強調當無法掌握接觸者時才會考慮公布。
至於指揮中心說2月23日至3月2日該澳洲人士在台期間之行程,大部分時間多為往返飯店及國家音樂廳,說法似嫌過於保守;至少日前已傳出他曾到過熱炒店進食,顯然他的傳染威脅已經從音樂廳內擴散到外邊公眾場合,指揮中心匡列超過四百個接觸者,顯然也跟「大部分時間多為往返飯店及國家音樂廳」的說法相矛盾,因此所謂「社區傳播風險低」的評估就顯得和稀泥。
國家音樂廳意外引入疫情,也成了防疫大破口。有人指責該帶原者如入無人之境長驅直入台灣,顯示防疫因人設事的大漏洞。當初可能因為該澳洲人士身分背景特殊,他的檢疫流程因此有了「通關禮遇」,未料卻成了防疫以來最大破口。
蘇貞昌曾在2月6日公開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威脅快速升高,防疫決不可鬆懈怠惰,「如有破口,將予以嚴懲」。如今國家音樂廳已經讓疫情出現破口,疫情指揮中心急著滅火,蘇貞昌卻對事件置若罔聞,他當初疾言厲色的「破口嚴懲」言猶在耳,如今卻無聲無息。要認真追究責任,文化部長鄭麗君是重要關係人,但她雖是蘇貞昌屬下,卻是蔡英文寵臣愛將,蘇貞昌的「破口嚴懲」不及於皇上親信,或許也是官場顛撲不破的醬缸文化顯示。
至於指揮官陳時中,料蘇貞昌也不敢對他進行咎責,以陳時中在防疫的勞苦功高,民意上幾乎一片「順時中」,此外,這次的音樂廳防疫破口他其實有責無權,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置喙餘地,又從何對他咎責起?事件後,陳時中說對於國際巡演建議延緩,卻又相當客氣強調「這項決定仍需要由文化部參考,並做出判斷」,在在顯示陳時中在事件中力不從心的無奈;問題是他是防疫一級開設的總指揮,在國家音樂廳防疫破口爆炸後,連音樂藝文等國際巡演都只能建議延緩,須聽文化部的旨意,不敢逕作裁定,更確證當初大家對他橫向連繫權責的疑慮。
疫情指揮中心對國家音樂廳染疫事件低調處理,避免造成人心惶惶,可以理解;但處理過程中顯現的防疫階級化,甚至權貴禮遇化,則讓人憂心。政府極力淡化事件,必然否認是防疫破口,但一口氣框定數百接觸者,能說不茲事體大嗎?此中還有防疫中心不敢說的疑點,文化部長鄭麗君究竟是否也是接觸者?如果是,要如何處理?疫病並不會繞過高官權貴,官大或許學問大,但絕非刀槍病毒不入。國家音樂廳染疫事件應該透明化,沒有位高權重,或是階級身分等級不同的特權。
疫情破口在國家音樂廳爆炸之際,國民黨也票投選出黨主席,投票情況超冷超低不在意外,江啟臣大勝當選也在意料之中。但這是他火坑任務的開始,他打著中青代支持大力改革的旗號,要在一年內顯現該黨有改革的跡象,是極其艱鉅的任務。該黨在大傷之後,此次選舉過程傳統醬缸勢力又攪入大和稀泥,在在成為他主席任務的陰影,如何撥雲見日,又是一樁嚴峻挑戰。
更重要,且首當其衝的是,高雄如火如荼的罷韓事件,江啟臣曾承諾當選後要幫韓國瑜度過難關,他如何面對因應?大家都睜著眼睛在看。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