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10 月 18th, 2021

導論 派系與醬缸 伍忠信

江啟臣當選國民黨主席,高雄的罷韓案是必須優先處理的要務,至於先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傅崐萁入黨案,根本不是問題,那是馬金醬缸勢力搞出的報私仇鬧劇,江啟臣大可毋須隨之起舞。

傅崐萁已加入立院國民黨團運作,江啟臣說希望讓程序完整走完。傅崐萁其實大可循金門曾叛黨的陳玉珍模式回歸,卻吃緊弄破碗。他在國民黨中央空窗期,透過跟代理主席林榮德的私交企圖入黨,有點賊兮兮的味道,有失他花蓮王的名節,他要回歸國民黨,且不以陰謀論揣測他的居心,但至少顯示他還對該黨有眷戀感情,則愛黨不應害黨。
尤其他趁隙而入讓長期視他如寇讎的馬金集團抓到把柄,金溥聰以前朝權臣的高度大肆炒作議題,等於「喇低賽」將黨搞臭。金某的亂入固然居心叵測,但傅崐萁自投羅網授人以柄,不僅影響入黨,也要負壞黨形象部分責任。
因此傅崐萁的回歸案應順其自然。黨內有人將他視為地方勢力代表,因此收容他回歸好像就反改革,這是不切實際的矯情。政黨山頭林立是常態,國民黨地方勢力遭汙名化是李登輝時代引進黑金,例如屏東鄭太吉的黑道角頭肆虐政壇。但傳統地方派系仍仕紳居多,像王金平雖政治風格頗具爭議,但誰敢說他是黑金?甚至江啟臣本身就是台中紅派少主。
民進黨也是派系林立,而且黑金貪腐程度絕不在國民黨之下。遠的像民主之先的老美最近打得火熱的民主黨初選,就有激進派(極左社會主義)的桑德斯和溫和派(傳統主流建制)拜登之爭。將傅崐萁回歸當成地方勢力抬頭,未免小題大作,甚至有人形容為醬缸文化復辟,更屬無稽。國民黨拿掉地方勢力將四大皆空,倒是金溥聰等徒眾,才真是國民黨醬缸文化的產物。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