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12 月 8th, 2021

社论 罢韩是绿营对国民党的歼灭战

国民党是家超过百年老店,更是座长期淤积的陈腐酱缸。江启臣虽打着改革旗号当选新主席,但他不是也不可能成为该党救世主。他的任期只有一年,要想立竿见影让该党转性转型,绝无可能,但他必须试图打破酱缸文化,让人看到该党有改革的迹象。他上任后当务之急,是他承诺过的帮助韩国瑜度过罢韩关卡,党中央必须有具体措施反制罢韩,否则高雄丢失,已经岌岌可危的国民党必再去掉半壁江山。
江启臣当选后表示,党中央必须协助韩国瑜将市政做到最好,让高雄市施政有感,也让高雄市民重新找回对国民党与韩国瑜的信心,让韩国瑜度过罢韩危机。这些是场面话。国民党应该认知罢韩的本质,民进党「光复」高雄的强烈企图,除了视高雄为禁脔外,该党在高雄把持20年(高雄县30年),形同一座绿色酱缸,内中更不乏藏污纳垢,一但揭发兹事体大。这才是民进党极力操作侧翼组织,以人民团体为名,在韩国瑜当选甚至未上任就启动罢韩的主因。
以罢韩组织分析,挂名的尹姓前朝官员是一字并肩王集团的核心之一,另一要角就是扮演王子复仇记的2018年韩国瑜手下败将陈其迈,他在高雄败选后高升中央行政院副院长,却始终盘踞高雄,连最近疫情当前,他也未依惯例担任一级防疫总指挥,尤其他有医技背景以及防疫经验,却在公部门防疫体系几乎神隐,更显吊诡,也很难不让人怀疑他以罢韩为重。
种种迹象显示,罢韩是民进党对韩国瑜的追杀歼灭战。粗估罢韩经费至少要花费上亿经费,这绝非单纯民间团体可以负担,应是民进党利用各种管道挹注,内中是否有大量民脂民膏,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在衡量。
因此罢韩不是单纯对韩国瑜一人的扑杀,而是0111大选的延续,形同民进党对国民党的彻底歼灭战。罢韩一旦过关,死的不止是韩国瑜一人,而是奄奄一息的国民党将进入加护病房插管。整体情势很清楚,高雄丢失,大南方又恢复绿油油一片,后续效应是两年后的地方大选,将又回到2015年状态,甚至在中选会不中立的情况下,连蓝营的铁块竹苗南投都岌岌可危,国民党地方包围中央的唯一优势也消失,该党已无存在价值。
韩国瑜虽在大选惨败,但选举不公以及国民党大扯后腿传闻甚嚣尘上,选举不公传闻苏真昌要中选会彻查,至今不了了之;国民党扯后腿则因先前马朝权臣金溥聪跳出来痛批韩国瑜,而露馅国民党在选举中的内斗事实,韩营支持者更认为马金集团联合郭姓大亨,从国民党带走至少百万选票,加上郝王吴等山头势力的掣肘,一来一往间遂造成817跟552的大幅差距,选后国民党检讨,将责任推给韩国瑜跟吴敦义,以及将败因总归于年轻选票的大沦失,则未免过于简化。其实总体原因还在该党的陈腐酱缸文化。
在此背景下,国民党若未尽力帮韩国瑜挡下罢韩,他仍拥有的庞大支持群众韩流,大有可能对国民党极度失望之余背离出走,自成一股势力,或与民众党合流成为超越国民党的在野势力,国民党至此将形同在地表消失。
这或许也是大陆方面冷眼旁观国民党补选及其后续发展,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并未依例发贺电的原因吧?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