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2 月 9th, 2021

社論 罷韓是綠營對國民黨的殲滅戰

國民黨是家超過百年老店,更是座長期淤積的陳腐醬缸。江啟臣雖打著改革旗號當選新主席,但他不是也不可能成為該黨救世主。他的任期只有一年,要想立竿見影讓該黨轉性轉型,絕無可能,但他必須試圖打破醬缸文化,讓人看到該黨有改革的跡象。他上任後當務之急,是他承諾過的幫助韓國瑜度過罷韓關卡,黨中央必須有具體措施反制罷韓,否則高雄丟失,已經岌岌可危的國民黨必再去掉半壁江山。
江啟臣當選後表示,黨中央必須協助韓國瑜將市政做到最好,讓高雄市施政有感,也讓高雄市民重新找回對國民黨與韓國瑜的信心,讓韓國瑜度過罷韓危機。這些是場面話。國民黨應該認知罷韓的本質,民進黨「光復」高雄的強烈企圖,除了視高雄為禁臠外,該黨在高雄把持20年(高雄縣30年),形同一座綠色醬缸,內中更不乏藏汙納垢,一但揭發茲事體大。這才是民進黨極力操作側翼組織,以人民團體為名,在韓國瑜當選甚至未上任就啟動罷韓的主因。
以罷韓組織分析,掛名的尹姓前朝官員是一字併肩王集團的核心之一,另一要角就是扮演王子復仇記的2018年韓國瑜手下敗將陳其邁,他在高雄敗選後高升中央行政院副院長,卻始終盤踞高雄,連最近疫情當前,他也未依慣例擔任一級防疫總指揮,尤其他有醫技背景以及防疫經驗,卻在公部門防疫體系幾乎神隱,更顯弔詭,也很難不讓人懷疑他以罷韓為重。
種種跡象顯示,罷韓是民進黨對韓國瑜的追殺殲滅戰。粗估罷韓經費至少要花費上億經費,這絕非單純民間團體可以負擔,應是民進黨利用各種管道挹注,內中是否有大量民脂民膏,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在衡量。
因此罷韓不是單純對韓國瑜一人的撲殺,而是0111大選的延續,形同民進黨對國民黨的徹底殲滅戰。罷韓一旦過關,死的不止是韓國瑜一人,而是奄奄一息的國民黨將進入加護病房插管。整體情勢很清楚,高雄丟失,大南方又恢復綠油油一片,後續效應是兩年後的地方大選,將又回到2015年狀態,甚至在中選會不中立的情況下,連藍營的鐵塊竹苗南投都岌岌可危,國民黨地方包圍中央的唯一優勢也消失,該黨已無存在價值。
韓國瑜雖在大選慘敗,但選舉不公以及國民黨大扯後腿傳聞甚囂塵上,選舉不公傳聞蘇真昌要中選會徹查,至今不了了之;國民黨扯後腿則因先前馬朝權臣金溥聰跳出來痛批韓國瑜,而露餡國民黨在選舉中的內鬥事實,韓營支持者更認為馬金集團聯合郭姓大亨,從國民黨帶走至少百萬選票,加上郝王吳等山頭勢力的掣肘,一來一往間遂造成817跟552的大幅差距,選後國民黨檢討,將責任推給韓國瑜跟吳敦義,以及將敗因總歸於年輕選票的大淪失,則未免過於簡化。其實總體原因還在該黨的陳腐醬缸文化。
在此背景下,國民黨若未盡力幫韓國瑜擋下罷韓,他仍擁有的龐大支持群眾韓流,大有可能對國民黨極度失望之餘背離出走,自成一股勢力,或與民眾黨合流成為超越國民黨的在野勢力,國民黨至此將形同在地表消失。
這或許也是大陸方面冷眼旁觀國民黨補選及其後續發展,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並未依例發賀電的原因吧?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