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3rd, 2021

阻疫情設邊界 歐洲一體概念瀕臨瓦解

巴黎船屋咖啡館

【本報綜合報導】宛如美輪美奐博物館的歐洲如今空蕩充滿回音,廣場和體育館空無一人,博物館紛紛關閉,教堂對是否舉行禮拜猶豫不決,高檔餐廳和酷炫酒吧也暫停營業,各國紛樹立邊界自保。
新冠肺炎疫情不只持續擴散,更讓社會瀰漫不安、恐懼和分裂感。更重要的是,這波疫情將人類自以為能控制一切,以及制度、科學、科技與民主能戰勝一切的自負都徹底粉碎。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如果病毒席捲的幾乎所有地方都出現這種現象,那麼在曾經歷啟蒙運動的歐洲更甚。歐洲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密切,會在街上或咖啡館勾肩搭背,或親吻臉頰來打招呼。
如今此情此景已不再:歐洲民眾被要求躲起來,在國與國間、自己居住的城市和社區樹立邊界--甚至是自己的住家,以防自己被鄰居甚或兒孫傳染。
面對目無國界的病毒,本無邊界的現代歐洲正在到處劃分邊界。雖然不同國家有不同作法,每種分隔措施都加重歐洲的分崩離析感,以及認為問題都是別人製造的想法。
歐盟顧問托西(Nathalie Tocci)說:「無國界的病毒矛盾之處在於,解決之道是需要邊界的。不只是國與國之間要有邊界,各國內部也要有。但以不協調的方式樹立邊界,實在於事無補。」
事實上,即使各國都設立邊界,也沒有太大差別,因為看不見的威脅早已存在各國內部。
即便如此,歐洲仍無可避免將回到尋求專業知識、控制和安定人心的狀態。隨著疫情從義大利傳播到西班牙、法國、德國和更多國家,各國愈發感到需要效法中國,採取嚴苛甚至專制手段來遏止疫情擴大。
中國疫情爆發時,異常冷眼旁觀的歐洲各國現在都被義大利慘況嚇壞,歐陸許多國家突然開始試著採取封鎖措施來保護自己和人民。「歐洲一體」的概念,以及民眾自由旅行、工作的「無國界歐洲」,瞬間成了天方夜譚。
如果這波大流行疫情依循戰爭邏輯,需要採取強而有力的行動,敵人可能就在你身邊。
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Sofia)自由策略中心(Center for Liberal Strategies)主任克瑞史蒂夫(Ivan Krastev)說:「這已不再是國與國間邊界的問題,而是人與人之間的藩籬。」克瑞史蒂夫也是維也納人文科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Human Sciences)永久會員。
克瑞史蒂夫說:「如今你害怕的是個人。你身邊的每個人都可能有帶有病毒的危險。對方可能不知道自己對你構成威脅,唯一不具威脅性的是你不會見到的人,是那個待在家裡足不出戶的人。」
打招呼的貼面禮突然變成危險舉動;喜悅或安慰的擁抱亦然。
上個月以90歲高齡辭世的歐洲哲學家史丹納(George Steiner),2003年曾替國際人權研究和政策中心「聯結研究所」(Nexus Institute)撰寫知名論文「歐洲概念」(The Idea of Europe),如今這樣的概念面臨威脅。
史丹納寫道,美國的汽車文化、肆意擴展的郊區、廣大的開放空間等,在在製造疏離感;而歐洲的文化認同正是奠基於美國所大大缺乏的多種特質之上。
歐洲地區咖啡館文化當道,人們在此會面、閱讀、寫作、商議事情。史丹納說,這些咖啡館是讓人約會和謀劃事情的場所,是激盪腦力辯論和八卦閒聊的地方,也是給閒人雅士或形上學家使用筆電的場所,對所有人開放。
歐洲也有著植基於廣場和小街弄之上的徒步文化,這些街道往往以知名學者和政治家命名,這些人可能以著作或大屠殺歷史聞名。史丹納寫道,歐洲「得用走的」,而且「距離是以人為尺度」。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