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4 月 3rd, 2020

【靜思妙蓮華】第11集《法華經‧序品第一》 為度眾生 來去娑婆(上)

釋迦牟尼佛為一大事因緣來人間,就是為了「開、示、悟、入」眾生佛的知見。無始以來,佛陀立願度盡天下眾生,但眾生有利根、劣根的不同,僅僅為了五比丘就要三轉四諦法輪,何況是根機不整齊的芸芸眾生。利根的人,很快就能頓悟,若是根機下劣的人,就要一次再一次,不知多久的時間才能體會得到。所以,佛陀「五時設教」適應眾生的根機。
「華嚴」的境界,只有法身大士,上上根器的人才能接受,所以佛陀不得不施「權」,進入「阿含時」。經過「阿含」十二年的時間,等待人人差不多對佛法建立了信心,佛陀再用八年的時間講「方等」,進一步告訴大家人人皆有佛性。漸漸地,大家覺得若願意認真用功,同樣可以成佛,只不過眾生對自己還沒有信心。
「方等」之後,佛陀要我們不可執著在「有」,於是又開始講「般若」。般若談「空」;人人本具明智,透徹無瑕穢,既然沒有污染一切都明朗,就是「空」。這個空,上根機的人聽了就明白,這是人人與佛平等,本具清淨的智慧,到了終極就要無罣礙,也就是佛寂光土的究竟涅槃境界。
上上根機的人,在華嚴海會就已經透徹瞭解,遠離顛倒夢想的境界,那是已成就的法身菩薩。而中、下根機的人,雖然經過「阿含」、「方等」等階段,離「般若」一切皆空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大家漸漸能瞭解,但是「空」了之後又要如何?我們若相信「空中妙有」,不計較就沒有是非,能脫離妄想;沒有了計較心、煩惱心、得失心,那就是向著成佛的方向走了。
成佛的方向,就是要我們打開朦朧的境界,透徹、看開世間的事情,清朗明確地往菩提大直道走去,那就是行菩薩道,所以佛陀開始講《法華經》,這就是佛陀來人間的一大事因緣。
釋迦牟尼佛降生在人間,同樣有生老病死,人生的形態都跟我們一模一樣,但思想不同。凡夫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無論生老病死,或春夏秋冬四季輪轉等等,他們就是這樣過日子;若沒有人去啟動他們的心,就不會去想世間有多少矛盾事。但悉達多太子就會想:「我應該要脫離皇宮,才能專心找出人世間生命的真諦。」所以,他出家了,這條路走過來很辛苦。
悉達多太子是不是兩千五百多年前,才修行成佛?不是。釋迦牟尼佛成佛道以來,已經是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編按:「阿僧祗」意指無量數。)「無量阿僧祇劫」,是很長、很長的時間,不是用數字可以標示出來。
既然時間無法計算,所以在佛教中用「劫」(註一)來做比喻。從人壽十歲開始,每一百年增加一歲,一直加到人壽八萬四千歲,叫做「一增劫」;再從八萬四千歲開始,每一百年減一歲,一直減到人壽十歲,叫做「一減劫」。一增一減叫做「一增減劫」,如此下來到底是多久的時間?「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當然是很久了,這是要讓我們瞭解佛性是與生俱來的。

《註》劫,原為古代印度婆羅門教極大時限之時間單位。佛教沿之,而視之為不可計算之長大年月,故經論中多以譬喻故事喻顯之。(佛光大辭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