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 3 月 30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臭草繩與香紙

有一天,佛陀與阿難經過市集,看見地上有一條草繩,佛陀就請阿難拾起。阿難說:「這條草繩味道很臭,肯定是曾經綁過魚的。」再往前走,又看到地上有一張紙,佛陀再請阿難撿起。這時阿難說:「這張紙很香,之前應該有包過香。」
佛陀以此教育弟子——紙是用牛糞拌草製成的,原本污穢的東西在包香之後,染有香氣;而草繩本具植物香氣,用來綁魚後,就會染上腥臭。所以世間物質沒有定相,接近髒的東西會被污染,接近香的東西也會受薰習;就如人的本性清淨單純,若經過不好的環境熏染,就會污濁。因此學佛者要守志奉道,才能真正走上覺悟大道。
佛陀以包香料的紙與繫魚的繩子來教導弟子:長期親近賢人,能增長智慧、養成賢德品格;長期接近品行低劣者,則會沾染惡習,令人嫌惡。心靈散發「德香」,才能讓人起歡喜心,跟隨受教。
佛德,一如經久不散、廣傳世間的香氣,能廣薰一切,讓人欣喜受教。就如《無量義經》所言:「道風德香薰一切,天人象馬調御師。」但眾生剛強,難調難伏,發心容易恆心難,而佛陀應眾生不同根機設教、循循善誘,引導人人去惡向善,故為「天人象馬調御師」;凡夫心起伏不定,要有「調御師」的智慧與力量,才能調伏剛強心性。
修除心靈的貪、瞋、癡等無明煩惱,自我調伏剛強習氣,才有足夠的力量引導別人。就如古人說:「道之化人,如風偃草」,翠綠稻葉受和風吹拂,順著風向彎腰搖曳,揚起陣陣綠色波浪,十分美麗;道德之風,能化育大眾、導正禮儀,使人人展現合齊之美。
《四十二章經》云:「博聞愛道,道必難會;守志奉道,其道甚大。」對佛法要起恭敬心,守志奉道,依教奉行──「時希有,佛名希有,法希有,利益希有」。把握正確的時間說正確的話,為「時希有」;得聞過去諸佛之名與其義,為「佛名希有」;佛將說之法,是佛所護念的覺悟真理,故「法希有」;此法利益眾生,導引眾生走上修行成佛的菩提大道,故「利益希有」。
佛陀以德行教育眾生,學佛者拳拳服膺;唯有守護志向,精進前行,才能回歸與佛同等的清淨本性。

【證嚴法師開示】謙虛與修養

在人群中,有哪一個人是特別有才能呢?世間並沒有一個特別能幹的人,放大心胸來看,比我們賢能、比我們有德的人比比皆是;學無止境、德無止境,道也是無止境的,所以我們要時時刻刻自謙。一個人如果驕慢,一定會被人群排除。因為自我驕慢的人,處處與人比較高低,即會產生排除別人的心理;表現在與人相處的行為上,當然也會成為別人排擠的對象。

有人說:「這是我的習氣」。你我他各有不同的習氣,將我的見解、我的思想、我的行為,全部歸為「我」的習氣,這就是任由自大驕慢、與人紛爭的心理一直產生,而致不能自制。自我修養如同開闢一畦良田,先前一定要下功夫去除雜草、亂石,也就是要先清理自己的心地,才能謙虛納人。

心田中最容易陷我們於罪惡深淵的,莫過於高傲驕慢,所以我們要趕緊收斂縮小我們自高自大的心理,要渺小得能容進別人的眼裡,不礙到別人的眼睛;要走進人的心裡,常常讓別人的心中映有你的形象。我們若能做到這種程度,對人有敬重的心,自然回報我們的也是成為被他人尊敬的對象。

就像要求鏡中人笑,要自己先笑;要求鏡中人可愛,自己要先表現可愛。一個愈有修養的人就愈是謙虛,愈有學問的人愈覺得不足。因為世間的學問浩瀚如大海,何況出世的教育,更是無量無邊。了解道理後,才知道自己距離真理尚遠;自覺渺小,才愈會向前精進。

我們縮小自我,擴大心胸,還要以修養的心求取學問。佛陀的三藏十二部經,若以圖書館來收藏,所能容納的總有其極限,假設能將之放在自己心性的藏經閣中,則無有限量。能以自己的內心來吸收人生真理的教育,不斷地精進、不斷地發揮效用,則「一理通,萬理徹」,那麼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無不是我們應該容納接受的教育。

人人應該常自謙,在一個團體生活中,就可敬而和之。千萬不可高聲現威,自認事事比人能幹而耀武揚威,敗壞了修善的形象,也破壞了別人對己身的觀感。能謹守本分,將一切工作、一切付出,都認為是自己的本分事,這就是真正做到了謙虛修行的功夫。

日日滌心

⌾作者:靜涵

來到靜思精舍生活後,不同於以往的改變,就是幾乎每天傍晚都會手洗衣服。最初,只要衣服因天氣因素無法晾乾,或因為工作繁忙開始堆積時,就會感覺像是永遠都洗不完,無形中頗感壓力。
現在,我盡量每天洗衣,分量少,花的時間也不長,心情也因此輕鬆多了。我覺得,髒衣服就像是我們的煩惱與習氣,只要每天願意花一點時間來清洗就不會累積,心靈可以日日清淨。
早課是學佛者對自己精進的要求,晚課是對自己的反省與懺悔。平常因為工作,無法參與晚課,但我調整心境,把滌衣時間當成另類晚課,在洗洗搓搓之間反觀自性,回顧自己的一天。
剛來精舍時,晚上看到星星就會開始規畫明天要處理的瑣務;現在抬頭仰望天空,不論晴雨晝夜,總試著用心去體會這天地的開闊。

硬碰硬 不成事
一日,精舍早齋準備的佐料是黑芝麻醬,飯後收拾時要以刮杓來清理碗盤,雖然平日已做得駕輕就熟,但黏稠的芝麻醬似乎要比想像中還難「應付」,當然更不用說要把小碗刮得乾乾淨淨了。
一想到要應付這些頑強的芝麻醬,似乎就得全力以赴,於是我使力、努力地刮,直到刮到肩膀有點痠累了,才在不經意間發現,「咦,怎麼輕輕刮,反而更乾淨、省力?」接下來的幾隻碗,我都用了這「反常」的方法,也出奇順利地把本來黏稠的小碗都刮乾淨了。
想起上人在晨語開示中,提到佛陀弟子中「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尊者,他無畏眾生剛強,誓願傳揚佛法,雲遊四海度眾;過程中雖然遭受困難、遇到惡緣,但尊者仍應機逗教,巧用方便法門,讓聽者歡喜。
我不禁反思,與人互動不順心時,就像在處理黏稠的黑芝麻醬一樣,可不能以剛治剛、硬碰硬;若能以柔治剛,觀其形而順應其性,相信只要拿捏得宜,在人群中的互動進退將更有餘裕,更能事半功倍。
一碗黑芝麻醬,提醒自己,除了要培養如富樓那尊者的勇猛與堅毅外,更要學習外柔內剛的圓融「軟實力」。

玩好人生這場遊戲

人生一定要抱著菩薩遊戲人間的心做事,不要太計較、比較;也不要將別人的錯放在自己的心裡。身體辛苦沒關係,心裡不要辛苦;做事要像遊戲,心不要計較,對人人都要有感恩心。不要去批評別人、埋怨別人,若能這樣,將來在人生道上及菩薩道上就會走得很成功。

我們要活潑天真地遊戲人間,該做的事要認真做,該輕鬆時也可以輕輕鬆鬆,不過是守本份的輕鬆,而不是放蕩的天真。所謂「天真」是沒有污染,清淨的活潑。佛的本性人人具足,只是被後天的生活環境綁住,所以活潑不起來,也天真不起來,學佛就是要學回歸本性。

不管遇到什麼境界,都要以「菩薩遊戲人間」的心態來面對,不要認真地在煩惱裡鑽牛角尖。凡夫世界裡,不盡人意的事很多。事情做得多的人,更是眾所矚目的焦點,自然會受到諸多挑剔,遇到人我是非的聲音,要能自我消音。(以上節錄自證嚴上人歷年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