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4 月 8th, 2020

兩岸同心抗疫溫情時刻 大陸唯一「台資隔離點」背後的故事

湖濱花園酒店隔離點

2月初,武漢發生新冠疫情的危急時刻,在漢台商、湖濱花園酒店董事長楊東彥第一時間聯絡到武漢市台辦台商服務中心負責人朱永林,主動提出「希望將自己旗下的酒店貢獻出來,做為政府的一個防疫隔離點」的想法。在市台辦積極協調幫助下,2月6日,武漢市洪山區政府確定將湖濱花園酒店作為預備防疫隔離單位。
當被問到為何會有這樣的義舉時,楊東彥說:「我1991年來到武漢,在漢多年,早就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

湖濱花園酒店「台資隔離點」小記

2月初,楊東彥聯絡武漢市台辦表示,只要政府需要,願意將旗下酒店用於防疫隔離;2月6日,武漢市洪山區政府確定將湖濱花園酒店作為預備防疫隔離單位;2月13日,武漢市洪山區防疫指揮部正式下文,經酒店台商自願,徵用湖濱花園酒店為防疫隔離點;2月13日,酒店工作人員配合防疫部門對房間進行清理,酒店房間的原有布巾及用品一律撤掉,僅保留了燒水壺。酒店原有客房二百餘間,清理出可用隔離房110多間,共150多個床位,其餘房間用於儲藏設備等。隨後洪山區疾控中心對所有房間進行了消殺。
為了配合防疫部門的運作,酒店留下了保安、工程、現場經理等10位工作人員在一線。2月13日至今,這個「台資隔離點」先後安置了附近小區需要隔離觀察的人員近二百人,發揮了重要作用,目前隔離點仍在運作中。

湖濱花園酒店隔離點

「疫情最重要的是做好隔離」
同時身兼台灣「中華醫學會」常務理事長的楊東彥,目前忙於匯總各方醫生的防疫經驗,再形成系統的防疫建議,為台灣的相關防疫部門提供參考。
「因為個人這個職務的關係,周圍的朋友很多都是醫生,他們告訴我,疫情最重要的事,一定要做好隔離,所以我第一時間想到了我的酒店,正好非常適合做隔離點。」楊東彥說道。
楊東彥是第一批進駐武漢投資的台商之一,他開辦的湖濱花園酒店,是當時武漢第一家五星級酒店,也是面積最大的「花園式」酒店。酒店位於東湖之濱,周邊相對獨立,佔地約3.3萬平方米,建築面積約2.4萬平方米,以中國風式的紅色宮庭設計為主,在當地知名度較高,被稱為「紅房子」。
「酒店佔地面積大,空氣流通性也好,非常適合做醫學隔離,因此提出自願辟做隔離點。當時武漢已經封城,但隔離點還不是很多。」因為身在台灣,受封城影響,歸心似箭的楊東彥沒法回到武漢,只能委託酒店方面的負責人全權代表他,響應和安排防疫部門的一應要求。
「在民族大義面前個人算什麼」
楊東彥有想過飛到長沙,再從長沙開車返回武漢,「因為覺得那裡更需要我」。但受到家人的強烈反對,只好打消了念頭。1961年出生的他,畢竟已不是一個年輕人了。「只要結束封城,我肯定第一時間回武漢。」
楊東彥將酒店貢獻出來做隔離點的決定並不是一帆風順,身邊的親戚朋友,包括酒店員工都很不能理解,他為何要冒著日後虧損的風險將酒店做為隔離點。
「他們的顧慮是可以理解的,做了防疫以後,生意肯定會受到影響,往後顧客也可能會有不好的聯想。預計疫情過後至少半年,酒店的生意無法走上正軌。「一個月有可能損失在百萬以上。」楊東彥說道。
面對眾多反對的聲音,楊東彥依舊堅定決心,積極推進酒店作為疫情隔離點。「我覺得個人不重要,國家整體利益最重要,在民族大義面前,個人一點犧牲算什麼。我告訴他們,錢少賺一點,死不了!」
「這一點我可能受祖父影響比較深,祖父為人剛正不阿,重視民族大義。」楊東彥祖籍吉林,祖父楊元曾在上海任樞密院院長(相當於現在的上海法院院長),後隨國民黨遷往台灣。

「『戰疫』工程太了不起了」
從小被祖父帶大,楊東彥懷著一顆赤子之心,1989年,28歲的他便回到祖國大陸發展,「現在每年我有三百多天呆在大陸,在大陸這三十年,見證了祖國的巨大變化,北京從當年滿街腳踏車,到現在的車如流水。以前從武漢到深圳、北京要一天,現在坐高鐵只要四個多小時,太方便了。」
談到這次大陸的防疫工程,楊東彥更是讚不絕口,「快速建立雷神山、火神山醫院,建了那麼多的方艙醫院,幾萬人的醫療團隊支援湖北,這種防疫工程全世界也只有中國才能實現了,這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體現。」
楊東彥也直言:「現在很多台灣電視節目報導大陸的疫情很離譜,在上面講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實際上在挑撥兩岸的民族情感。」民進黨當局禁止口罩出口大陸,卻把口罩生產攥在手中,一片成本僅1元新台幣的口罩,要賣到5元新台幣,「大陸這邊口罩是用來送的,台灣這邊是用來賣的」。
面對有台灣朋友說大陸「封城」是種「不自由」的的言論,楊東彥表示「封城有什麼不對,台灣只有2000萬人口,而僅武漢就有1500萬,防疫的難度可想而知。犧牲小我的『不自由』,才能成就國家的『大自由』!祖國的『戰疫』工程太了不起了,希望武漢『抗疫』早日取得勝利!」 (中國台灣網、武漢市台辦聯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