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4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城隍爺選拔

有一則民間傳說──有位年輕人因父親早逝,母親為了培育他,吃了很多苦,於是他發願要侍奉母親到壽終正寢。他用功讀書中了秀才,不但有學問且孝順,所以鄉民都很尊重他。當秀才步入中年時,母親已將近八十歲。有一天,他夢到一群人敲鑼打鼓,有人騎馬,有人抬轎來到面前,請他上轎,他便不由自主地坐進去。
他坐在轎子裡搖啊搖的,在一間很堂皇的房子前面下轎,就聽到喊話聲:「某某秀才到了!」他向前走,看到一排考官正襟危坐。大家看到他來了,就說:「時間已到,請某某秀才上座。」他就依照安排坐在座位上。隔壁也有一位,紙筆都有人準備好了,像是要他們應考似的。主考官發下考卷,題目是「一個人、兩個人,有心、無心」。
隔壁的人怎麼寫,他不知道,他寫的是:「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其惡不罰。」意思是,為了得到讚歎或利益而行善,不值得讚賞。至於無意中做錯事,因為心中沒有惡念,所以不用受罰。
考官們看了秀才的卷子很高興,宣布他考中了,可以馬上接任東府城隍爺的位置。秀才說:「我受到諸位考官的抬舉,非常感恩,但我曾發願不論遇到什麼困難,一定要奉養母親到壽終正寢。」主考官問:「你的母親幾歲?」他回答:「我的母親已經七十九歲了。」
主考官很感動,問左右的人:「你們看看他的母親陽壽到何時?」「應該是八十八歲。」主考官向秀才說:「好吧!再給你九年,滿你的願。」說完就送他回去。秀才醒來,想起他回來之前,主考官曾對隔壁的考生說:「這九年的時間由你來代替。」他記得那位考生好像姓張,住在東村。他當天就前往東村探聽是否有這樣一個人,村民說這人剛好當天往生了,他才覺得這個夢不假。「我要好好奉養母親,我還有九年時間可盡孝道!」果然,九年後母親往生,秀才辦好了後事也安詳往生。
秀才的丈人說,當天清晨睡夢中,見到女婿坐著大轎來到家門口,下轎在門前三鞠躬就上轎離開;天亮後,就接到女婿往生的訊息。這則故事告訴我們,做善事是做人的本分,不是為了別人的誇讚或求平安。大家都做好事,社會祥和,家家平安,自然人人都很幸福。

【證嚴法師開示】真正擁有的人生

學佛,其實沒有什麼特別,就是要培養我們的願心、願力。有願的心,就有願的力,也一定是歡喜功德。
記得我們醫院有件個案:有病患的家屬問醫師,他們的媽媽何時會往生?他們要開始準備辦後事,原來大家都在爭「風水」,幾個兄弟都希望母親下葬的風水能庇蔭他們。結果,其中一位子女只好拜託慈院志工去輔導他們家屬,乾脆用火葬,再將骨灰放到塔裡,以免為了風水而造成兄弟反目。其實,骨灰燒完也不一定要入塔。像曾經發生「蓮座」的違建問題,到底骨灰要放在哪裡才安穩呢?不過有些人就是很執著。
記得我初出家時來到台東,認識一位外省人張太太,她帶著四個孩子住在糖廠宿舍。有一天,她邀請修道師與我去她家,她聊起一家人來台的經過,也談到先生往生、火化之後,她把骨灰罈放在房間的櫥櫃裡,和棉被放在一起。
日式宿舍不是很寬,她把骨灰罈抱出來給我們看,她說:「我先生仍然每天跟我們在一起,只是家裡很窄,讓他委屈了。我每天早晚去拿棉被時都會向他問安。」她還說:「活著時愛他,死後我還是愛他。將來我往生後,孩子要怎麼處理我管不著,但我在世的時候還是要跟他作伴。」看她日子過得很平順,孩子也很有成就啊!由此可見,骨灰並沒有一定要放在哪裡。
總而言之,一個人最大的意義就是有使用權的時候。世間的一切,包括我們的身體,說生病就生病,即使你不喜歡,也沒有權利說「我不要生這種病」。所以哪有什麼所有權呢?或者哪一天我們的壽命到了盡頭,也不能說「等一下,我還有某某事沒做,還不能死。」一點也由不得你。
其實,我們來到人間,最消福的就是這個身體:吃,要吃最好的、營養的;穿,要穿名牌才有派頭,睡,要睡舒服的床……等。由於迷失了正確的生活方向,迷信在自己的衣、食、住、行,所以就儘量消費,糟蹋一切物資。然而,這個身體,是否就真正屬於我呢?我認為,當我能使用它、能夠付出的時刻才是我的,甚至到了最後一刻,能奉獻遺體供醫學研究之用,發展未來的醫理、藥理,我想這才是真正的擁有。

法雨潤澤 天地人和

作者:誠彧

佛放一光,我及眾會,見此國界,種種殊妙。 
諸佛神力,智慧稀有,放一淨光,照無量國。 
我等見此,得未曾有,佛子文殊,願決眾疑。 
四眾欣仰,瞻仁及我,世尊何故,放斯光明? 
佛子時答,決疑令喜。

佛放光,彌勒菩薩及靈山會上的大眾,依仗佛的智慧光明看見種種殊妙國界,回歸與佛同等的心地風光。諸佛都有同樣的智慧,一放光就能照遍萬八千土。

大家看了都很歡喜。彌勒菩薩對文殊菩薩說:「文殊菩薩,您是佛陀弟子更是法王子,對於佛陀的心懷、境界,比我還清楚了解。為讓大家的心不要有疑,請為大家說明佛陀為什麼放出這道光明?」

佛陀所放的光既遠也近,佛的心地風光如在眼前,端看我們是不是能接受。常說: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所以彌勒菩薩說「見此國界」,而不是說「見彼國界」,是指人人的心頭都有一座靈山塔可修,可見我們學佛,必定要在心地風光上用心。

何所饒益,演斯光明?佛坐道場,所得妙法,
為欲說此?為當授記?示諸佛土,眾寶嚴淨,
及見諸佛,此非小緣。

釋迦牟尼佛來人間說法,過去是隨他意語,現在則要隨自意語;然而說完《無量義經》,為何又是靜坐,眉間放出毫光,照萬八千土?
佛陀夜睹明星覺悟時,宇宙萬物的真理一時全收入心懷。是佛陀將暢演當時所悟得的妙法,或者是要為弟子授記,交代弟子前後成佛的因緣?
毫光照萬八千佛土,為示現諸佛國土的莊嚴、清淨,得遇如此深奧的法,法華會絕非小小的因緣……

從開始籌辦研修學院到慈濟學教學研究中心開幕,內心的歡喜無可言喻。研修學院的籌設,雖然萬事俱備但所欠的東風,這幾年來始終如一:尚缺傳承靜思法脈的經典與論述。行政作業的調整、報部申請的變化,都比不上 上人心中的重點「傳承法脈」。因此一直到大菩薩摩訶薩穩坐道場、眾菩薩匯聚靈山,共同開始編輯法脈宗門一套十本叢書時,因緣終於圓滿成就。

慈濟學教學研究中心彙整了全球法脈與宗門的各類叢書、論文、影音,同時提供獎助金鼓勵學生就讀研究所,支助研究經費探討慈濟法脈宗門的展演,勢必成為研究慈濟學的學術重鎮。

學習等待

大學時,有陣子很焦慮的時候,做了一個夢。

夢見自己騎著腳踏車,到了半路,發現車上的籃子有點搖晃。停下來察看,這時出現一位老人,熱心的幫我檢查了一番,原來是螺絲鬆動了。

老人:「這很簡單,我去拿個工具,等我一下。」

等待過程,我看著鬆動的螺絲,開始想著,我自己應該可以修好?便開始用手扭轉小小的螺絲,想不到我弄錯旋轉的方向,螺絲更鬆,就掉下來直奔水溝。瞬間一陣錯愕,心想原本修得好的,現在更弄不好了。

這時老人出現,手裡除了工具,還有一個關鍵的「螺絲」。老人一邊幫我鎖上螺絲,一邊跟我說:「有時候你需要等待一個人,或是能夠幫助你的工具出現。」老人起身,看著我說:「所以你要學習的,就是等待!」

驚醒之後,感覺很深刻,因為當時的我,一點耐心都沒有,凡事都希望立竿見影。卻忘了事物的呈現,有時候需要耐心。一開始我認為這很簡單,但漸漸覺得這有很多學問。

那個夢告訴我的,是生命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