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 7 月 27th, 2021

【静思法脉专刊】【证严法师说故事】城隍爷选拔

有一则民间传说──有位年轻人因父亲早逝,母亲为了培育他,吃了很多苦,于是他发愿要侍奉母亲到寿终正寝。他用功读书中了秀才,不但有学问且孝顺,所以乡民都很尊重他。当秀才步入中年时,母亲已将近八十岁。有一天,他梦到一群人敲锣打鼓,有人骑马,有人抬轿来到面前,请他上轿,他便不由自主地坐进去。
他坐在轿子里摇啊摇的,在一间很堂皇的房子前面下轿,就听到喊话声:「某某秀才到了!」他向前走,看到一排考官正襟危坐。大家看到他来了,就说:「时间已到,请某某秀才上座。」他就依照安排坐在座位上。隔壁也有一位,纸笔都有人准备好了,像是要他们应考似的。主考官发下考卷,题目是「一个人、两个人,有心、无心」。
隔壁的人怎么写,他不知道,他写的是:「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其恶不罚。」意思是,为了得到赞叹或利益而行善,不值得赞赏。至于无意中做错事,因为心中没有恶念,所以不用受罚。
考官们看了秀才的卷子很高兴,宣布他考中了,可以马上接任东府城隍爷的位置。秀才说:「我受到诸位考官的抬举,非常感恩,但我曾发愿不论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奉养母亲到寿终正寝。」主考官问:「你的母亲几岁?」他回答:「我的母亲已经七十九岁了。」
主考官很感动,问左右的人:「你们看看他的母亲阳寿到何时?」「应该是八十八岁。」主考官向秀才说:「好吧!再给你九年,满你的愿。」说完就送他回去。秀才醒来,想起他回来之前,主考官曾对隔壁的考生说:「这九年的时间由你来代替。」他记得那位考生好像姓张,住在东村。他当天就前往东村探听是否有这样一个人,村民说这人刚好当天往生了,他才觉得这个梦不假。「我要好好奉养母亲,我还有九年时间可尽孝道!」果然,九年后母亲往生,秀才办好了后事也安详往生。
秀才的丈人说,当天清晨睡梦中,见到女婿坐着大轿来到家门口,下轿在门前三鞠躬就上轿离开;天亮后,就接到女婿往生的讯息。这则故事告诉我们,做善事是做人的本分,不是为了别人的夸赞或求平安。大家都做好事,社会祥和,家家平安,自然人人都很幸福。

【证严法师开示】真正拥有的人生

学佛,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就是要培养我们的愿心、愿力。有愿的心,就有愿的力,也一定是欢喜功德。
记得我们医院有件个案:有病患的家属问医师,他们的妈妈何时会往生?他们要开始准备办后事,原来大家都在争「风水」,几个兄弟都希望母亲下葬的风水能庇荫他们。结果,其中一位子女只好拜托慈院志工去辅导他们家属,干脆用火葬,再将骨灰放到塔里,以免为了风水而造成兄弟反目。其实,骨灰烧完也不一定要入塔。像曾经发生「莲座」的违建问题,到底骨灰要放在哪里才安稳呢?不过有些人就是很执著。
记得我初出家时来到台东,认识一位外省人张太太,她带着四个孩子住在糖厂宿舍。有一天,她邀请修道师与我去她家,她聊起一家人来台的经过,也谈到先生往生、火化之后,她把骨灰坛放在房间的橱柜里,和棉被放在一起。
日式宿舍不是很宽,她把骨灰坛抱出来给我们看,她说:「我先生仍然每天跟我们在一起,只是家里很窄,让他委屈了。我每天早晚去拿棉被时都会向他问安。」她还说:「活着时爱他,死后我还是爱他。将来我往生后,孩子要怎么处理我管不著,但我在世的时候还是要跟他作伴。」看她日子过得很平顺,孩子也很有成就啊!由此可见,骨灰并没有一定要放在哪里。
总而言之,一个人最大的意义就是有使用权的时候。世间的一切,包括我们的身体,说生病就生病,即使你不喜欢,也没有权利说「我不要生这种病」。所以哪有什么所有权呢?或者哪一天我们的寿命到了尽头,也不能说「等一下,我还有某某事没做,还不能死。」一点也由不得你。
其实,我们来到人间,最消福的就是这个身体:吃,要吃最好的、营养的;穿,要穿名牌才有派头,睡,要睡舒服的床……等。由于迷失了正确的生活方向,迷信在自己的衣、食、住、行,所以就尽量消费,糟蹋一切物资。然而,这个身体,是否就真正属于我呢?我认为,当我能使用它、能够付出的时刻才是我的,甚至到了最后一刻,能奉献遗体供医学研究之用,发展未来的医理、药理,我想这才是真正的拥有。

法雨润泽 天地人和

作者:诚彧

佛放一光,我及众会,见此国界,种种殊妙。 
诸佛神力,智慧稀有,放一净光,照无量国。 
我等见此,得未曾有,佛子文殊,愿决众疑。 
四众欣仰,瞻仁及我,世尊何故,放斯光明? 
佛子时答,决疑令喜。

佛放光,弥勒菩萨及灵山会上的大众,依仗佛的智慧光明看见种种殊妙国界,回归与佛同等的心地风光。诸佛都有同样的智慧,一放光就能照遍万八千土。

大家看了都很欢喜。弥勒菩萨对文殊菩萨说:「文殊菩萨,您是佛陀弟子更是法王子,对于佛陀的心怀、境界,比我还清楚了解。为让大家的心不要有疑,请为大家说明佛陀为什么放出这道光明?」

佛陀所放的光既远也近,佛的心地风光如在眼前,端看我们是不是能接受。常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所以弥勒菩萨说「见此国界」,而不是说「见彼国界」,是指人人的心头都有一座灵山塔可修,可见我们学佛,必定要在心地风光上用心。

何所饶益,演斯光明?佛坐道场,所得妙法,
为欲说此?为当授记?示诸佛土,众宝严净,
及见诸佛,此非小缘。

释迦牟尼佛来人间说法,过去是随他意语,现在则要随自意语;然而说完《无量义经》,为何又是静坐,眉间放出毫光,照万八千土?
佛陀夜睹明星觉悟时,宇宙万物的真理一时全收入心怀。是佛陀将畅演当时所悟得的妙法,或者是要为弟子授记,交代弟子前后成佛的因缘?
毫光照万八千佛土,为示现诸佛国土的庄严、清净,得遇如此深奥的法,法华会绝非小小的因缘……

从开始筹办研修学院到慈济学教学研究中心开幕,内心的欢喜无可言喻。研修学院的筹设,虽然万事俱备但所欠的东风,这几年来始终如一:尚缺传承静思法脉的经典与论述。行政作业的调整、报部申请的变化,都比不上 上人心中的重点「传承法脉」。因此一直到大菩萨摩诃萨稳坐道场、众菩萨汇聚灵山,共同开始编辑法脉宗门一套十本丛书时,因缘终于圆满成就。

慈济学教学研究中心汇整了全球法脉与宗门的各类丛书、论文、影音,同时提供奖助金鼓励学生就读研究所,支助研究经费探讨慈济法脉宗门的展演,势必成为研究慈济学的学术重镇。

学习等待

大学时,有阵子很焦虑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骑着脚踏车,到了半路,发现车上的篮子有点摇晃。停下来察看,这时出现一位老人,热心的帮我检查了一番,原来是螺丝松动了。

老人:「这很简单,我去拿个工具,等我一下。」

等待过程,我看着松动的螺丝,开始想着,我自己应该可以修好?便开始用手扭转小小的螺丝,想不到我弄错旋转的方向,螺丝更松,就掉下来直奔水沟。瞬间一阵错愕,心想原本修得好的,现在更弄不好了。

这时老人出现,手里除了工具,还有一个关键的「螺丝」。老人一边帮我锁上螺丝,一边跟我说:「有时候你需要等待一个人,或是能够帮助你的工具出现。」老人起身,看着我说:「所以你要学习的,就是等待!」

惊醒之后,感觉很深刻,因为当时的我,一点耐心都没有,凡事都希望立竿见影。却忘了事物的呈现,有时候需要耐心。一开始我认为这很简单,但渐渐觉得这有很多学问。

那个梦告诉我的,是生命的功课。

本站代管于网易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