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5 月 31st, 2020

源頭管制 /柏松

全台疫情感染人數直逼300例。疫情中心將採暫停室內大型集會、公司改為異地上班、學校擬定遠距教學等措施。指揮官陳時中說台灣離封城還很遠,不過以疫情暴增的速度,群聚限制恐怕為期不遠,陳時中甚至表示已在研議規範民眾排隊等社交時需保持一定距離,若未來出現「人靠人」情形,將著手開罰。
陳時中的想法顯然師法新加坡,新加坡規定,若兩人距離少於1公尺就開罰上萬元。這項規定讓人好奇,是僅用於排隊,還是所有的互動都列入規範。例如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參與大型活動,或進影劇院等等,若一律保持等距,知易行難。新加坡是半極權國家,公權力執行精準,從他們還有鞭刑可窺大端,人民也甘之如飴;但台灣民粹掛帥,要師法新加坡限制群聚,絕無可能。
舉最實際的例子,搭乘大眾捷運,能夠規定人與人之間保持一定距離嗎?除非限制搭乘數,但這要運輸單位配套措施,以現有人力根本負擔不起;又如高鐵台鐵,乘客可能要硬性減半,台鐵一個車廂原本容納50人,只能減成20人以下才能保持距離,別說營運收益,遇到連假,問題將大爆炸,誰扛得起責任?
保持距離是理想卻不符實際,只有在社區大感染,人民在危機意識逼迫下才能接受此類戒嚴措施。事態如果演變至此,其實已經離封城不遠。陳時中面對疫情急速升溫,考慮限制群聚可以理解,但配套措施必須規劃周全,否則徒增困擾。
台灣疫情最近兩周大爆炸,主要是歐美歸國潮帶回來許多潛伏疫情,這些人投入社會後出現局部擴散,這是無奈之禍,但把關的疏漏難辭其咎。未來是否會進入社區感染,境外控制相當關鍵,疫情中心與其將重點擺在限制群聚,不如加強源頭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