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0 月 30th, 2020

【新福建】福建造林實現開門紅 第一季度植樹造林86.9萬畝

【本報綜合報導】近日,福建各地搶抓林時,掀起全民義務植樹和春季造林熱潮。截至3月25日,全省1516萬人次參加義務植樹,植樹(含折算)5800萬株。完成植樹造林86.9萬畝,佔全年任務的96.56%,提前實現了第一季度完成年度造林任務70%的計劃目標,植樹造林迎來開門紅。
「受疫情影響,用工難、苗木調運難等問題一度制約了春季造林的進度。」福建省林業局局長陳照瑜說,「我們多管齊下、精準施策,在嚴格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確保了植樹造林有序推進,進度快於常年。」
為了落實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福建省委省政府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有關部署和要求,福建林業部門通過建立林業生產專班、強化勞動力組織、統籌調配苗木供應、簡化造林項目招投標程序、制定並落實各項優惠補助政策、下派幹部蹲點服務指導等措施,快速推進全省植樹造林工作。
針對疫情期間勞動力短缺問題,各地積極動員尚未外出務工勞動力就近投入植樹造林,鼓勵林業經營主體開展互助合作、互換用工,靈活運用當地政府部門用工信息平台,推動線下線上用工需求對接。2月11日以來,全省累計組織約86.4萬人次上山造林。全省及時調配造林用苗,在年前備足1.32億株杉木、福建柏、閩楠等造林苗木的基礎上,發佈苗木供求信息,以縣域內調劑為主,分層管理逐級落實。2月20日以來,全省累計出圃苗木4815萬株。
「為了保證造林進度,我們實行了『五天一調度』工作機制,及時掌握各地造林情況。」陳照瑜說,省林業局建立了局領導掛鉤包片制度,從局機關和直屬單位選派60名幹部和業務骨幹,成立20個服務小組,深入山區林區基層一線,開展為期1個月的指導服務。2月11日以來,全省各級林業部門共派出技術骨幹約5.4萬人次。 特殊時期,植樹有了新的方式。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福建積極拓寬義務植樹盡責渠道,大力開展「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推動義務植樹線上線下加速融合。「碼」上種樹,正成為八閩綠化新風尚。第42個植樹節前夕,福建省全民義務植樹網正式上線,並推出「互聯網+」全民義務植樹項目「我為長汀水土流失精深治理種棵樹」。掃一掃二維碼,就能花15元認捐一棵樹,捐滿45元可獲得一份《全民義務植樹盡責證書》,捐滿90元可另獲一份《國土綠化榮譽證書》。目前,活動已吸引1.3萬人次參與,捐款56萬元。植樹節當天,順昌縣正式上線「一元碳匯」項目,公眾可在線認購林農或村集體的碳匯產品,並獲得相應的積分和碳匯證書,認購資金進入專門設立的公益賬戶,以此激發林農造林營林熱情,探索生態扶貧的全新路徑。

在福建省漳浦縣官潯鎮康莊村大洋片區,村民抓緊春耕春種促生產。
在福建省漳浦縣官潯鎮康莊村大洋片區,坤山農民合作社人員駕駛插秧機插秧。
在福建省漳浦縣官潯鎮坤山農民合作社育秧大棚,工人給秧盤噴水。
在福建省漳浦縣官潯鎮康莊村大洋片區,村民在插秧 。
在福建省漳浦縣官潯鎮康莊村大洋片區,村民在插秧 。

福建省級糧食產能區大洋示範片區 耕種正當時

【本報綜合報導】今年,漳浦縣充分發揮省級糧食產能區項目縣作用,全力推進培育優質秧苗保春耕生產。3月26日起,在漳浦縣官潯鎮康莊村,面積1900畝的福建省級糧食產能區示範片區——大洋片區開始耕地插秧。
連日來,農戶趁著春雨綿綿的大好時機,抓緊起秧苗、耕地打田、拋插秧苗。據悉,大洋片區主要種植模式為「早稻+晚稻+馬鈴薯」一年三熟制,今年春季還將種植毛豆150多畝、西瓜50畝。

工作中的詹勝。

巧手釋匠心 平潭貝雕煥新生

【本報綜合報導】平潭四周環海、沙灘廣闊,亞熱帶海洋性季風氣候更是造就了這座海島豐富的貝殼資源。據《平潭縣志》記載,平潭貝類品種之盛,多達169種。
在貝雕工匠手中,千奇百狀的貝殼可精心雕琢成花鳥、山水、人物等浮雕,遠觀造型優美,近看栩栩如生。自上世紀50年代起,平潭貝雕經歷了市場萌芽、興盛、繁榮,後來日漸衰落的歷史演變。
幸運的是,踏入21世紀,這項傳統工藝在許多有志之士的保護下,逐漸復甦,迎來了發展良機。
平潭貝雕省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詹勝便是其中之一。近日,在平潭貝雕藝術館,記者見到了詹勝,聽他講述自己的「貝雕人生」。

搶救貝雕,走上傳承路
貝雕是最具平潭特色的民間工藝,至今已走過六十餘載的歷史。
早在1955年,平潭就創辦了全國首家國營貝雕工藝廠,上世紀80年代進入鼎盛時期。據介紹,貝雕工藝廠那時有數百名員工,加上「家屬工」有上千人之多,其生產的貝雕造型別緻、頗具韻味,深受消費者青睞,還曾出口美國、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詹勝是土生土長的「平潭郎」,出生於1969年,家人大多從事文化藝術行業。他的表哥、表姐當時都在貝雕廠工作,常常把貝雕帶回家裡加工賺「外快」。正是在這樣濃厚的氛圍之下,詹勝與貝雕結下了不解之緣,對這門手藝有著特殊的感情與回憶。

在平潭貝雕藝術館,詹勝向記者介紹貝雕作品。

1987年,走出校門的詹勝選擇師從知名畫家,同時也是自己姐夫的許學明,進一步學習美術。隨後,他當起了個體戶,先後涉及傢俱、裝修、廣告等行業,從事裝飾畫、木雕、玻璃畫雕刻等藝術創作。
時間來到上世紀90年代初,由於時代變化、國企改制、市場消弭等因素,平潭貝雕工藝廠倒閉,存留的貝雕藝術品大多散落在民間,名噪一時的平潭貝雕產業逐漸沉寂。「貝雕藝術是平潭文化的根與魂,是數代人的美好回憶,其價值不可估量,若是『弄丟』了,被後人遺忘,這將是一大損失!」詹勝痛心疾首地說。
彼時,詹勝與哥哥詹立新交流起了「搶救貝雕」的想法,二人一拍即合,共同走上了非遺傳承之路。
說幹就幹。他們開始四處收集流失民間的貝雕作品,近20年來前後搜羅了數千件貝雕,並置於工作室中,儼然是一個貝雕博物館。他們還開設了貝雕專營店,販賣精緻的貝殼工藝品。
儘管貝雕專營店生意平平,卻在當時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顧客們多是平潭本地人,他們來參觀、選貨的時候會告訴我,貝雕終於又重現江湖了,這讓我感到很欣慰。」詹勝說。

中年學藝,終圓「貝雕夢」
事實上,技藝精湛的詹勝,是步入中年之後才開始正式學習貝雕創作的。
2012年,詹勝、詹立新兩兄弟攜手姚仁貴、林鑾彬、曾光藝、陳登欽、李藝諸等一眾資深手藝人,註冊成立福建映像海壇文化創意有限公司,從事貝雕設計、經營、修復等,全力打造貝雕傳承團隊。同一時間,詹勝拜師姚仁貴,學習貝雕技藝,從此便「一發不可收」。
剛入門時,他幾乎每天都在研究前輩的貝雕作品,直到將細枝末節都印刻在腦海裡。他告訴記者,自己在接觸貝雕之前,曾長年從事雕刻技藝,因此上手很快,沒多久就開始自行設計創作。
漸漸地,詹勝的技藝純熟了起來,創作出了《鸚鳴喚友》、《伴侶》等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他還在保留貝雕傳統特色的同時,形成了個人風格。「我的作品並不局限於飛禽走獸、山水草木等傳統樣式,而是注重植入在地文化符號,使作品更貼近生活。」他說。

詹勝正在指導弟子林贇製作貝雕。

詹勝的作品《活蟹》就是以平潭特產——金鱘為靈感創作的,這也是他對藝術執著追求的生動詮釋。他說:「傳統的貝雕作品一般是靜態的,我希望能有所創新,製作出能夠『動起來』的作品。」
為了用貝殼製作出逼真的金鱘,詹勝特意買來了兩隻金鱘,細緻入微地觀察它們的一舉一動,還用游標卡尺精確衡量金鱘每個部位的尺寸,並將自己的構思一一畫在設計圖中。「為了能做出逼真的『金鱘』,我選擇黑蝶貝作為基底,用噴槍來焊接貝殼,讓紋路更加清晰。」詹勝說。
經過反覆地精雕細磨、堆貼組裝,詹勝成功讓「金鱘」的前肢兼具彈性和力度,每一隻蟹腳都可曲折,令人歎為觀止。
「這是一門『指尖上的藝術』,從設計、分解,到黏合、拼合,其製作工序多達數十道,一件作品常常要花上幾個月的時間手工打磨。」說起貝雕的製作步驟,他如數家珍。
秉持著對藝術的執著,詹勝苦練「內功」,在貝雕圈子裡有了一席之地,並獲得了市場和收藏界的認可。如今,他的作品最高可以賣出上萬元的價格。

傳承匠心,讓貝雕重煥光彩
走進平潭貝雕藝術館展覽廳,裡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貝雕作品,從形象逼真的花卉到端莊秀麗的仙女,讓人應接不暇,其中有不少出自詹勝之手。
這些年,平潭國際旅遊島建設風生水起,來嵐遊客數量逐年攀升,這也為平潭本土工藝品帶來了商機。著眼於打造文化旅遊新名片,當地政府努力推動傳承、保護貝雕藝術,打造貝雕伴手禮,令市場再度掀起了「貝雕熱」,相關產業再度崛起。

詹勝的作品《亭亭玉立》。

得益於此,福建映像海壇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成立3年後,在2015年首次營業額突破百萬元。
嘗到了甜頭的詹勝沒有停下傳承的腳步,而是懷著一顆不褪色的「匠人之心」,與貝雕工匠們一同創造出更多獨特的作品,推動平潭貝雕登上更高的舞台——
2018年10月,在莫斯科舉辦的「福建省文化產業金磚國家(俄羅斯)展覽會暨福建文化日活動」上,詹勝的作品《活蟹》一經展出,便「吸粉」無數;2019年3月,平潭貝雕獲批成為省級非遺項目;2019年底,貝雕作品《玉堂春暉》和《清蓮》運抵非洲加納,分別贈給了加納總統及部長。

詹勝現場演示貝雕製作過程

對此,他坦陳,平潭綜合實驗區文旅產業蓬勃發展為手藝人帶來了更多機遇,也讓大家對傳承這份技藝的信心更大、底氣更足。
隨著平潭貝雕產業鏈逐步恢復,越來越多年輕人注意到這項傳統技藝。以此為契機,詹勝開設貝雕培訓班,招收了多名學員,將自己的技藝傾囊相授,推動貝雕傳承與發展。
平潭安格畫室美術老師林贇是詹勝的弟子之一,他剛接觸貝雕不久。「貝雕是平潭特有的工藝品,以貝殼為材料拼接成各式不同的圖案、造型,這太神奇了。我希望能好好掌握這項技藝,再教給畫室的學生們,相信孩子們會很喜歡。」他說。

詹勝創作的貝雕《活蟹》。

如今,詹勝的貝雕團隊正努力推動讓貝雕走入平潭各中小學校,形成貝雕培訓體系,從而更好地宣傳平潭在地文化。同時,他們還嘗試研發更多貝雕文創,如貝雕相框、掛墜、擺件等,順應市場潮流。
接下來,詹勝將努力尋找貝雕傳承場所,吸納更多傳承人,壯大貝雕培訓班的規模,還將引進先進的製造設備,提升生產效率,創造出一批活潑新穎的貝雕產品,吸引更多的目光。「若是有更多人一起來重塑貝雕產業生態,相信這項技藝一定會傳承下去,讓世人通過貝雕認識平潭。」談及未來,詹勝滿懷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