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4th, 2020

【天津河西區專刊】你好 津城春光

一陣春風掠過,合著撲鼻的芬芳,氤氳出一場久違的春暖花開。一年好景,莫負春光。
近年來,天津市河西區堅持生態環境高顏值與經濟發展高素質並駕齊驅,綠化建設品質不斷提升,高質量的綠化項目組合實施,街區亮眼的景觀效果自成風景。
滿樹和嬌爛漫紅,萬枝丹彩灼春融。此時,位於城區中心的人民公園景致正好,入口處竹林成片,中心地帶山水相依,還有樓台亭榭交相輝映,花壇、雕塑點綴風采。此時此地,陽光繽紛間流轉著蔥蘢的新綠,瓊枝疏影、搖曳生姿;路過之處,花開繁盛,玉蘭、桃花、杏花,醒在枝頭,淺白、淡粉、嫣紅,氤氳靈秀;還有三五花枝探出牆外,隱隱逸逸、恣意招搖,引得行人駐足牆垣。突然一陣細雨飄落,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一方天地,足夠清雅,安坐庭前,可賞花開、花落,可品春雨清新、優雅,不一瞬,合著春風,煙雨朦朧轉身化作晴空萬里,湛藍一片、彩虹驚現,不經意間令人忘卻時光流轉、生活煩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草長鶯飛時節,海河之畔同樣景色宜人。觸目可及的桃花綿延似錦、恣意伸展。近觀之,玲瓏剔透的晨露安臥於嬌柔的花瓣之上,攜著愜意、透著悠然,花瓣層疊馥郁,隨風而起、洋洋灑灑,傾身淺嗅,拈一指花香流年,溫潤眸中光彩 。這裡,林木交錯間,木板連接搭成的小徑掩映其中,古色古韻、書畫精神。 「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天然的水波蕩漾是這裡獨有的景致。午後春陽高照,端坐在這一汪春色之間,攜一書卷,望一池萍碎,心懷暖陽,呼吸芬芳,自得其樂。
一程風景,一程歡喜,時光總展露著生生不息的希望。時逢春日,舒展開「桃花深淺處,似勻深淺妝」的畫卷,記下一段春光剪影。暮色四合,華燈初上,還有更多期許正在不遠處。

天津市河西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

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隨著傳統書畫的發展需求而產生,距今已有二千多年歷史。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通過對古代書畫碑帖的修復,採集了歷史信息,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不同時代的社會、歷史、文化和民風習俗,極具歷史研究價值。通過對殘破古舊的書畫碑帖作品的精心修復,無異於精美藝術品的再創造,古代書畫碑帖瑰寶得以流傳至今,彰顯了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的藝術價值。同時,古代書畫碑帖藝術品得以流傳保存,也為研究中華傳統文化提供了珍貴、豐富的實物資料。隨著歷史的發展和書畫藝術的不斷演進,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也在不斷改進提高,款式日益多樣,工藝愈加精湛,在滿足實用意義的同時,對書畫作品的襯飾作用更加明顯,形成了具有特定的工藝流程和獨特的藝術審美的專門技藝,也成為了優秀傳統文化的一項重要內容。


晚清民國時期,尚古齋的掌櫃王家麟以其精湛的京派裝裱技藝享譽北京城。新中國成立後,尚古齋併入榮寶齋,填補了榮寶齋裝裱修復業務的空缺。王家麟的徒弟王家瑞成為榮寶齋裝裱修復業務的技術骨幹,被確定為「北派裝裱代表性人物」,被書畫界尊為「裱畫國手」。王辛謙自幼隨父親王家瑞學習裝裱修復技藝,不但完整的繼承了父輩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的整套技藝,還不斷探索吸收借鑒其他裝裱技藝流派的優勢和特長,逐步形成自家的技藝特色。


1985年,王辛謙來津創辦了瑞文齋裝裱店,並培養出以王京春、薄國華等年輕的裝裱技師,以傳統正宗的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服務於天津的書畫界和文物收藏領域,博得書畫界和文博界的廣泛讚譽。2016年,王氏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入選天津市河西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王子謙作為第三代傳人,被天津博物館聘為終身名譽館員、技術顧問。
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秉承了傳統技法,用料選材極為考究。宣紙、錦、綾、絹、澱粉等用料都是選用純天然材料加工而成,保證經過裝裱修復的書畫作品能夠延年保存,而且便於今後一旦受損再次揭裱修復。在製作方面嚴格遵守工藝流程,尺寸規範,每到工序都嚴格把關,尤其在修復古代書畫方面,力爭做到修舊如舊,保持原貌。無論是橫披、豎軸、鏡心、條屏、冊頁、手卷、拓片、典冊各種形制,還是小到火柴盒大小的微型冊頁、大到幾十米長的大型手卷,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都是在繼承傳統工藝的基礎上,摸索總結出了其獨到之處,如「水浮法」拼接殘破嚴重的書畫作品,「悶洗法」清洗污漬嚴重的書畫作品,「搓接法」揭粘連嚴重的古舊書畫。


古人云「故裝潢優劣,實名跡存之系焉」。面對一卷卷、一塊塊殘污霉變酥朽的殘片,能否傳諸後世,揭裱修復就成了關鍵,為使其藝術生命再生並能長久得到保留,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需嚴謹確定原作的材質、年代,對紙絹的性質,對作品的殘破原因、霉變因素進行分析,再提出不同的修復辦法,方案。
在修復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各種題材和各種材質的古畫。如修復材質非常薄的絹本人物畫,由於時間久遠,畫絹脆硬很難展開,經反覆試驗後,通過截取畫作邊緣的絹來修補畫作的殘損部分,使其完整;將托紙染色,反復多次,使其與作畫顏色一致,實踐效果很好。在修復古代書畫的同時,也對近現代的一些保存不當受損嚴重的書畫作品進行修復揭裱。如修復傅抱石關山月合作的六尺整紙山水作品,由於保存不當,畫作嚴重受潮發生霉變,多處破損,水漬斑斑。經過反覆沖洗去髒、除霉,修補、全色,歷時六個月,終於使其恢復原貌。
常言說:「三分畫、七分裱」,精美的書畫裝裱對文物、書畫、碑帖等珍貴文物得以流傳千秋萬代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美化了人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世界。幾千年來,經過先人們的不斷研究探索,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已經有了十分完善的工藝流程,在不斷總結先人經驗的基礎上,挽救了無數瀕臨滅絕的珍貴文物的命運。書畫碑帖裝裱與修復技藝傳承人在裝裱書畫作品,修復古舊書畫的同時,利用瑞文齋裱畫店這個平台,注重對修復古舊書畫人才的培養,已有多名學生徒弟成為修復古舊書畫的能手,獨立開展裝裱工作。

天津市河西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趙氏手工布藝技藝

「十三能織布,十四學裁衣」,在漢樂府《孔雀東南飛》裡,女主人公的勤勞與賢惠是通過描寫「女紅」呈現出來的。舊時待嫁閨閣的女子,做一手巧針線,能得到將來婆家的認可,更是獲取幸福人生的條件。如果說做女紅的精巧手藝能改變女人的生活命運,那麼現代人重拾這項技藝,則更多被賦予了豐富生活、修身養性的內涵,也能重溫一段靠雙手編織生活的歲月往事。
天津市河西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趙氏手工布藝技藝創始於天津,早期的發祥地毗鄰三岔河口的趙家場擺渡口。在那裡,每日裡「五行八作」的人聲鼎沸和商客們的川流不息,為趙氏布藝帶來了發展和商機。
創始人趙孫氏,自幼生長在天津市紅橋區趙家場擺渡口。受到民間嬰幼兒穿戴、時令節日裡集市熱銷兒童產品的影響,逐漸對拼接縫製手工布藝情有獨鍾,並開始創製端午節時兒童佩戴的老虎褡褳、老虎鞋、老虎帽、老虎枕及香囊、荷包等布藝飾品。由於其製品做工精細、式樣新穎而深受百姓喜愛,成為端午節兒童鍾愛的首選佳品,在天津西頭一帶,頗有名氣和影響。


第二代傳人趙光玉自幼隨母親生活,耳熏目染,掌握了趙氏兒童布藝製作技能。為貼補家用,她常常跑到集市或車站碼頭觀察,憑心記、畫紙樣、回家刻苦練習,創製出了頗受家長和兒童喜愛的布貼畫,使趙氏手工布藝種類更加豐富。
第三代傳人張金芳師從趙光玉,從小喜歡手工勞動,經過三十年的學藝,不僅掌握了前輩的技藝核心精髓,在布貼畫和三維布藝的構思、選料、選題、配色等方面有創新。隨著人們審美水平的不斷提高,傳統布藝也要有所發展,張金芳對傳統手藝做了不少改良,不僅在花色上更為絢麗,樣式上也多以立體造型為主。
布藝製品屬於純手工製作,它可以充分利用和開發佈料,將不同質地、顏色、紋理、花紋、質感的布料通過畫、剪、貼、布縫、補花等技法合理組合,使布藝飾品色彩鮮活生動,形象逼真,立體感強,產生浮雕效果。人物由平貼改為浮貼,服飾由平貼改為拼貼,由平面改為立體三維,使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其中,端午節標誌性飾物——老虎褡褳,寓意吉祥如意、驅邪避惡。造型古樸淳厚,明快亮麗;布貼畫工藝精美,風格獨特。體現中國民俗的百子圖、老虎鞋等,無不給人以美的享受,反映了勞動人民的集體智慧和極高的審美情趣。


現如今,在社區、養老院、學校等很多地方都有趙氏布藝的傳承人義務教授技藝的身影,趙氏布藝不僅僅是一份技藝的傳承,更是人與人之間一份溫情的紐帶。與社區居民和老人們相處的時間長了,大家常常早早地就站在樓道裡等著老師來,這讓趙氏布藝的傳承人頗為感動,也成為她繼續教下去的動力。
「趙氏手工布藝技藝」歷經百餘年傳承至今,是在天津衛碼頭文化這一特定地域環境下,形成和發展起來的一個具有北方特色的民俗文化事象。技藝精湛、鄉土氣息濃郁的製品不僅受到國內民眾的喜愛,被日本、韓國、美國、印度尼西亞等國民眾熱購和收藏,體現出中華民族傳統優秀文化強大的生命力和創造力。2012年3月,布貼畫《百子圖》獲迪歐杯首屆不織布創意手工大賽一等獎。2012年10月作品《龍》榮獲新天津新生活主題作品大賽一等獎。2013年9月,立體三維布藝《中國夢》獲天津市婦女編製協會巧手編製生活婦女手工大賽二等獎。一件件精緻的作品,無論從歷史、藝術、科學的角度看,都具有較高的研究價值、觀賞價值、收藏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