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四. 7 月 16th, 2020

【天津河西区专刊】你好 津城春光

一阵春风掠过,合著扑鼻的芬芳,氤氲出一场久违的春暖花开。一年好景,莫负春光。
近年来,天津市河西区坚持生态环境高颜值与经济发展高素质并驾齐驱,绿化建设品质不断提升,高质量的绿化项目组合实施,街区亮眼的景观效果自成风景。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此时,位于城区中心的人民公园景致正好,入口处竹林成片,中心地带山水相依,还有楼台亭榭交相辉映,花坛、雕塑点缀风采。此时此地,阳光缤纷间流转着葱茏的新绿,琼枝疏影、摇曳生姿;路过之处,花开繁盛,玉兰、桃花、杏花,醒在枝头,浅白、淡粉、嫣红,氤氲灵秀;还有三五花枝探出墙外,隐隐逸逸、恣意招摇,引得行人驻足墙垣。突然一阵细雨飘落,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一方天地,足够清雅,安坐庭前,可赏花开、花落,可品春雨清新、优雅,不一瞬,合著春风,烟雨朦胧转身化作晴空万里,湛蓝一片、彩虹惊现,不经意间令人忘却时光流转、生活烦扰。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草长莺飞时节,海河之畔同样景色宜人。触目可及的桃花绵延似锦、恣意伸展。近观之,玲珑剔透的晨露安卧于娇柔的花瓣之上,携著惬意、透著悠然,花瓣层叠馥郁,随风而起、洋洋洒洒,倾身浅嗅,拈一指花香流年,温润眸中光彩 。这里,林木交错间,木板连接搭成的小径掩映其中,古色古韵、书画精神。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天然的水波荡漾是这里独有的景致。午后春阳高照,端坐在这一汪春色之间,携一书卷,望一池萍碎,心怀暖阳,呼吸芬芳,自得其乐。
一程风景,一程欢喜,时光总展露着生生不息的希望。时逢春日,舒展开「桃花深浅处,似匀深浅妆」的画卷,记下一段春光剪影。暮色四合,华灯初上,还有更多期许正在不远处。

天津市河西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

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随着传统书画的发展需求而产生,距今已有二千多年历史。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通过对古代书画碑帖的修复,采集了历史信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不同时代的社会、历史、文化和民风习俗,极具历史研究价值。通过对残破古旧的书画碑帖作品的精心修复,无异于精美艺术品的再创造,古代书画碑帖瑰宝得以流传至今,彰显了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的艺术价值。同时,古代书画碑帖艺术品得以流传保存,也为研究中华传统文化提供了珍贵、丰富的实物资料。随着历史的发展和书画艺术的不断演进,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也在不断改进提高,款式日益多样,工艺愈加精湛,在满足实用意义的同时,对书画作品的衬饰作用更加明显,形成了具有特定的工艺流程和独特的艺术审美的专门技艺,也成为了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项重要内容。


晚清民国时期,尚古斋的掌柜王家麟以其精湛的京派装裱技艺享誉北京城。新中国成立后,尚古斋并入荣宝斋,填补了荣宝斋装裱修复业务的空缺。王家麟的徒弟王家瑞成为荣宝斋装裱修复业务的技术骨干,被确定为「北派装裱代表性人物」,被书画界尊为「裱画国手」。王辛谦自幼随父亲王家瑞学习装裱修复技艺,不但完整的继承了父辈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的整套技艺,还不断探索吸收借鉴其他装裱技艺流派的优势和特长,逐步形成自家的技艺特色。


1985年,王辛谦来津创办了瑞文斋装裱店,并培养出以王京春、薄国华等年轻的装裱技师,以传统正宗的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服务于天津的书画界和文物收藏领域,博得书画界和文博界的广泛赞誉。2016年,王氏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入选天津市河西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王子谦作为第三代传人,被天津博物馆聘为终身名誉馆员、技术顾问。
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秉承了传统技法,用料选材极为考究。宣纸、锦、绫、绢、淀粉等用料都是选用纯天然材料加工而成,保证经过装裱修复的书画作品能够延年保存,而且便于今后一旦受损再次揭裱修复。在制作方面严格遵守工艺流程,尺寸规范,每到工序都严格把关,尤其在修复古代书画方面,力争做到修旧如旧,保持原貌。无论是横披、竖轴、镜心、条屏、册页、手卷、拓片、典册各种形制,还是小到火柴盒大小的微型册页、大到几十米长的大型手卷,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都是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摸索总结出了其独到之处,如「水浮法」拼接残破严重的书画作品,「闷洗法」清洗污渍严重的书画作品,「搓接法」揭粘连严重的古旧书画。


古人云「故装潢优劣,实名迹存之系焉」。面对一卷卷、一块块残污霉变酥朽的残片,能否传诸后世,揭裱修复就成了关键,为使其艺术生命再生并能长久得到保留,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需严谨确定原作的材质、年代,对纸绢的性质,对作品的残破原因、霉变因素进行分析,再提出不同的修复办法,方案。
在修复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各种题材和各种材质的古画。如修复材质非常薄的绢本人物画,由于时间久远,画绢脆硬很难展开,经反复试验后,通过截取画作边缘的绢来修补画作的残损部分,使其完整;将托纸染色,反复多次,使其与作画颜色一致,实践效果很好。在修复古代书画的同时,也对近现代的一些保存不当受损严重的书画作品进行修复揭裱。如修复傅抱石关山月合作的六尺整纸山水作品,由于保存不当,画作严重受潮发生霉变,多处破损,水渍斑斑。经过反复冲洗去脏、除霉,修补、全色,历时六个月,终于使其恢复原貌。
常言说:「三分画、七分裱」,精美的书画装裱对文物、书画、碑帖等珍贵文物得以流传千秋万代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化了人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世界。几千年来,经过先人们的不断研究探索,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已经有了十分完善的工艺流程,在不断总结先人经验的基础上,挽救了无数濒临灭绝的珍贵文物的命运。书画碑帖装裱与修复技艺传承人在装裱书画作品,修复古旧书画的同时,利用瑞文斋裱画店这个平台,注重对修复古旧书画人才的培养,已有多名学生徒弟成为修复古旧书画的能手,独立开展装裱工作。

天津市河西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赵氏手工布艺技艺

「十三能织布,十四学裁衣」,在汉乐府《孔雀东南飞》里,女主人公的勤劳与贤惠是通过描写「女红」呈现出来的。旧时待嫁闺阁的女子,做一手巧针线,能得到将来婆家的认可,更是获取幸福人生的条件。如果说做女红的精巧手艺能改变女人的生活命运,那么现代人重拾这项技艺,则更多被赋予了丰富生活、修身养性的内涵,也能重温一段靠双手编织生活的岁月往事。
天津市河西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赵氏手工布艺技艺创始于天津,早期的发祥地毗邻三岔河口的赵家场摆渡口。在那里,每日里「五行八作」的人声鼎沸和商客们的川流不息,为赵氏布艺带来了发展和商机。
创始人赵孙氏,自幼生长在天津市红桥区赵家场摆渡口。受到民间婴幼儿穿戴、时令节日里集市热销儿童产品的影响,逐渐对拼接缝制手工布艺情有独钟,并开始创制端午节时儿童佩戴的老虎褡裢、老虎鞋、老虎帽、老虎枕及香囊、荷包等布艺饰品。由于其制品做工精细、式样新颖而深受百姓喜爱,成为端午节儿童钟爱的首选佳品,在天津西头一带,颇有名气和影响。


第二代传人赵光玉自幼随母亲生活,耳熏目染,掌握了赵氏儿童布艺制作技能。为贴补家用,她常常跑到集市或车站码头观察,凭心记、画纸样、回家刻苦练习,创制出了颇受家长和儿童喜爱的布贴画,使赵氏手工布艺种类更加丰富。
第三代传人张金芳师从赵光玉,从小喜欢手工劳动,经过三十年的学艺,不仅掌握了前辈的技艺核心精髓,在布贴画和三维布艺的构思、选料、选题、配色等方面有创新。随着人们审美水平的不断提高,传统布艺也要有所发展,张金芳对传统手艺做了不少改良,不仅在花色上更为绚丽,样式上也多以立体造型为主。
布艺制品属于纯手工制作,它可以充分利用和开发布料,将不同质地、颜色、纹理、花纹、质感的布料通过画、剪、贴、布缝、补花等技法合理组合,使布艺饰品色彩鲜活生动,形象逼真,立体感强,产生浮雕效果。人物由平贴改为浮贴,服饰由平贴改为拼贴,由平面改为立体三维,使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其中,端午节标志性饰物——老虎褡裢,寓意吉祥如意、驱邪避恶。造型古朴淳厚,明快亮丽;布贴画工艺精美,风格独特。体现中国民俗的百子图、老虎鞋等,无不给人以美的享受,反映了劳动人民的集体智慧和极高的审美情趣。


现如今,在社区、养老院、学校等很多地方都有赵氏布艺的传承人义务教授技艺的身影,赵氏布艺不仅仅是一份技艺的传承,更是人与人之间一份温情的纽带。与社区居民和老人们相处的时间长了,大家常常早早地就站在楼道里等著老师来,这让赵氏布艺的传承人颇为感动,也成为她继续教下去的动力。
「赵氏手工布艺技艺」历经百余年传承至今,是在天津卫码头文化这一特定地域环境下,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一个具有北方特色的民俗文化事象。技艺精湛、乡土气息浓郁的制品不仅受到国内民众的喜爱,被日本、韩国、美国、印度尼西亚等国民众热购和收藏,体现出中华民族传统优秀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2012年3月,布贴画《百子图》获迪欧杯首届不织布创意手工大赛一等奖。2012年10月作品《龙》荣获新天津新生活主题作品大赛一等奖。2013年9月,立体三维布艺《中国梦》获天津市妇女编制协会巧手编制生活妇女手工大赛二等奖。一件件精致的作品,无论从历史、艺术、科学的角度看,都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观赏价值、收藏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