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6 月 4th, 2020

導論 草長鶯飛 伍忠信

如果不是桃園那位主婦變公關,全台特種行業不會面臨查封的困境。防疫指揮官陳時中對那位主婦公關似乎特別體貼,說騙一次不會罰,還幫她圓說,指該主婦有難言之隱。不過全台因此面臨生計絕境的鶯鶯燕燕,已經恨該主婦公關入骨,認為她一人毀全行。
疫情延燒,指揮中心已陸陸續續發布戒嚴令,要求避免群聚,甚至已考慮公家機構遠距辦公,夜間特種行業人群聚集之眾,以及互動之緊,甚至在其他群體活動之上,政府始終刻意忽視這一塊,箇中原因耐人尋味。但既然已經有人引爆疫情,指揮中心不能視而不見,最終還是揮斧大砍。桃園始作俑的主婦公關,自然成了業界公敵。
政府會忽略夜間特種行業,警方給了部分答案,因為這些行業攸關多數女性弱勢族群的生計,一旦封鎖,多數從業人員為了生存,必然化明為暗轉入地下,這是防不勝防的破口。這些行業,除了上層的掠食者外,許多都是缺乏一技之長又須付擔龐大生活費用(包括養父母小孩)的婦女,一旦遭禁,生活無著,只有另謀生路,這是叢林法則。
另外陳時中跟中央大官也給了答案,陳時中說的「難言之隱」,讓人產生許多聯想。他同時也說對業者(主要是一線工作者)可紓困也可不紓困,語焉不詳更不知所云,真相是政府從未思考對這些特殊族群考慮紓困。他們始終是僵硬法令下的邊緣人。行政院政委龔明鑫則表示,如果造成相關人員生活上的困難,政府可以個案來做協助。這是大官說大話,停業必然造成失業,也必然讓相關人員生計無著,卻說「個案解決」,簡直天馬行空無邊無際,等到政府想到解決辦法,已不知有多少凍死骨。
封閉特種行業,卻讓太多的社會問題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