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9th, 2020

深度專欄 九二共識歷史不能翻篇 楚何

蔡英文第二任期的就職演說關於兩岸的部份已經看不到「九二共識」字眼或相關語意,她在第一任演說中還提到尊重「九二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此後再也不提。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更直接表明「歷史已經翻過新的一頁」,不會再去討論。但歷史是現在的延伸,有婚配才有子嗣,有了九二共識才有兩岸的和平交流,這一頁的歷史不能假裝沒有存在。沒有九二共識,兩岸就沒有對談的基礎,蔡英文願意當傻子花高出二三倍的價格向美國買武器與對岸兵戎相見,也不願意為兩岸同胞長久未來盡一絲努力,歷史一定會記住她殘酷而猙獰的一幕。
想要將「九二共識」翻篇的陳明通自己也在立法院指出,蔡英文的第一任與第二任就是以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處理兩岸關係,這是法的約束力。既然他清楚應該依照法律來處理兩岸關係,就更不應該否定過去兩岸經過幾番溝通才產生的「九二共識」,這也是馬英九執政時期在不違背法令、不犧牲台灣人民權益的條件下,與大陸形成最佳的對話基礎。陳明通卻要批評蘇起,勸他不要活在歷史的過去,他這是抹煞前人對兩岸和平所做的努力與貢獻。
在蔡英文執政後,民進黨不斷醜化「九二共識」,更惡意曲解「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是大陸要矮化併吞台灣的手段。許多台灣民眾不知道「九二共識」的真義,問身邊的人什麼是 「九二共識」?竟然絕大部分的人都答不出來,如果台灣人連什麼是 「九二共識」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支持或反對呢?只能被執政的民進黨愚弄欺瞞,得到完全被曲解的內涵。
兩岸剛接觸時,大陸對於兩岸談什麼並不在乎!在乎的是雙方以什麼身份談?大陸堅持在「一個中國」下談,絕不同意借談判搞「兩個中國」 或「一中一台」。 1991年4月,海基會破冰訪大陸,國務院台辦副主任唐樹備會見陳長文時,就明白表明這個態度。1991年12月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成立,也明白表明這個態度。1992年3月兩岸第一次在北京進行商談,大陸堅持商談是國內事務、而不是國際事務。海基會認為這是「附加政治性議題」,所以海基會退出了商談。第一次協商就破局,讓台灣明白要想進行協商,一定要解決一個中國「表述」的問題。
事後,唐樹備給陳長文先生的信講得最明白:「實事求是、合情合理地解决一個中國原則的表述問題,爭取海峽兩岸事務性商談能有一個好的結果。」 所以才有九二年香港會談,專門來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九二年沒有結果,怎麼會有第二年的辜汪會談?在香港商談中,海協會提出了5種文字表述,海基會也根據「國統會」的結論提出了5種文字表述,但是十個案都有雙方不同意的地方,於是台灣方面再增提3種表述方式,最後一案就是:「用各自口頭聲明的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陸方承諾將我方的最後一案拿回去向上級報告後再正式答復。 因此台灣的第八案,成了唯一可能的選項。
11月3日海基會致函正式通知海協:「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述」。 11月16日海協會正式致函海基會:「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 12月3日,海基會回函海協,對達成共識未表示異議。至此,關于一個中國原則表述問題的討論,以形成雙方相互接受的兩段具體表述內容為結果而告一段落。九二會談中雙方共拿出十三個方案,十三案都是「一中原則」,所以至少「一中原則」是九二會談的共識。
九二如果沒有共識,根本不會有後續的兩岸協商,這是基本常識,但民進黨政治人物為了政治利益說謊。前總統李登輝說他從來沒有支持「一中」,但九二會談十三案都是「一中」。李登輝還親自在國統會「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上簽字。所以不論你支持或反對「九二共識」,都應該受到尊重,但不能說沒有「九二共識」。蔡英文、陳明通如果不要「九二共識」,那麼他們要拿甚麼基礎與大陸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