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6 月 5th, 2020

深度专栏 九二共识历史不能翻篇 楚何

蔡英文第二任期的就职演说关于两岸的部份已经看不到「九二共识」字眼或相关语意,她在第一任演说中还提到尊重「九二年两岸会谈」的历史事实,此后再也不提。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更直接表明「历史已经翻过新的一页」,不会再去讨论。但历史是现在的延伸,有婚配才有子嗣,有了九二共识才有两岸的和平交流,这一页的历史不能假装没有存在。没有九二共识,两岸就没有对谈的基础,蔡英文愿意当傻子花高出二三倍的价格向美国买武器与对岸兵戎相见,也不愿意为两岸同胞长久未来尽一丝努力,历史一定会记住她残酷而狰狞的一幕。
想要将「九二共识」翻篇的陈明通自己也在立法院指出,蔡英文的第一任与第二任就是以中华民国宪法与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关系,这是法的约束力。既然他清楚应该依照法律来处理两岸关系,就更不应该否定过去两岸经过几番沟通才产生的「九二共识」,这也是马英九执政时期在不违背法令、不牺牲台湾人民权益的条件下,与大陆形成最佳的对话基础。陈明通却要批评苏起,劝他不要活在历史的过去,他这是抹煞前人对两岸和平所做的努力与贡献。
在蔡英文执政后,民进党不断丑化「九二共识」,更恶意曲解「九二共识」就是一国两制,是大陆要矮化并吞台湾的手段。许多台湾民众不知道「九二共识」的真义,问身边的人什么是 「九二共识」?竟然绝大部分的人都答不出来,如果台湾人连什么是 「九二共识」都不知道,该如何去支持或反对呢?只能被执政的民进党愚弄欺瞒,得到完全被曲解的内涵。
两岸刚接触时,大陆对于两岸谈什么并不在乎!在乎的是双方以什么身份谈?大陆坚持在「一个中国」下谈,绝不同意借谈判搞「两个中国」 或「一中一台」。 1991年4月,海基会破冰访大陆,国务院台办副主任唐树备会见陈长文时,就明白表明这个态度。1991年12月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成立,也明白表明这个态度。1992年3月两岸第一次在北京进行商谈,大陆坚持商谈是国内事务、而不是国际事务。海基会认为这是「附加政治性议题」,所以海基会退出了商谈。第一次协商就破局,让台湾明白要想进行协商,一定要解决一个中国「表述」的问题。
事后,唐树备给陈长文先生的信讲得最明白:「实事求是、合情合理地解决一个中国原则的表述问题,争取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所以才有九二年香港会谈,专门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九二年没有结果,怎么会有第二年的辜汪会谈?在香港商谈中,海协会提出了5种文字表述,海基会也根据「国统会」的结论提出了5种文字表述,但是十个案都有双方不同意的地方,于是台湾方面再增提3种表述方式,最后一案就是:「用各自口头声明的方式表述一个中国原则」。陆方承诺将我方的最后一案拿回去向上级报告后再正式答复。 因此台湾的第八案,成了唯一可能的选项。
11月3日海基会致函正式通知海协:「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述」。 11月16日海协会正式致函海基会:「我会充分尊重并接受贵会的建议」。 12月3日,海基会回函海协,对达成共识未表示异议。至此,关于一个中国原则表述问题的讨论,以形成双方相互接受的两段具体表述内容为结果而告一段落。九二会谈中双方共拿出十三个方案,十三案都是「一中原则」,所以至少「一中原则」是九二会谈的共识。
九二如果没有共识,根本不会有后续的两岸协商,这是基本常识,但民进党政治人物为了政治利益说谎。前总统李登辉说他从来没有支持「一中」,但九二会谈十三案都是「一中」。李登辉还亲自在国统会「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之原则」上签字。所以不论你支持或反对「九二共识」,都应该受到尊重,但不能说没有「九二共识」。蔡英文、陈明通如果不要「九二共识」,那么他们要拿甚么基础与大陆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