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1st, 2020

【平潭專刊】海上有阡陌 日暮有人家 鍾門漁排掠影

鍾門村,隸屬平潭蘇澳鎮,包含鍾門下、前鍾門、後鍾門、門結底、福厝嶺、後壟、六秀、貓頭瞭等多個自然村。鍾門村自古風景奇秀,為舊時平潭的經貿要地。據縣志記載,早在宋代,海壇島就與外界通商往來,而鍾門、蘇澳、連街三處,漸成集市,有著「船舶三都會」的美譽。
如今,千百年的歷史塵埃落地累疊,層層覆蓋,鍾門村早已在滄海桑田中變化了模樣。新顏與舊貌,不論是哪一面,鍾門都依然山光可人,內涵富蘊。從本期開始,記者就帶您探訪鍾門村,掀開歷史的讀本,領略鍾門獨有的美。

漁排間各式各樣的船隻來來往往
漁排間各式各樣的船隻來來往往

排排似田壟 海上有耕夫
六月的驕陽帶來了炙熱,也為這座海島小城帶來了獨有的夏日美景。進入鍾門村時,下澳口裡連片的漁排,讓人頓時眼前一亮。
平靜的澳口中,湛藍的海水與天空相映,遠處的青山與碼頭相映。在這青山綠水,碼頭船家之間,一望無際的的鍾門漁排躍然眼前。鍾門村村書記李平告訴我們,鍾門漁排的面積有近百畝,是村民們漂浮在海上的家,也是他們經濟收入的主要來源。
鍾門漁排是由一個個漁排式網箱稀疏細密相連而成的,它們的組合,共同築成了下澳口最為奇特的海上聚落。據李平統計,鍾門村的人口僅有三千多人,幾乎百分之八九十的村民都在從事漁排養殖工作。
為了更方便地管理漁排,村民們在漁排上搭建起了簡易的小木屋。這些木屋往往顯得有些狹小,但「五臟俱全」,從床鋪、鍋灶、衛生間到村民的用水、用電,日常所需的起居設備這裡樣樣都有。
「漁排上的水電都是從村裡接過來的,我們將專用的電纜和水管從海底牽入漁排,有的村民還會用小型的風力發電機和太陽能電池板,來確保漁排上的水電需求。」在漁排上從事養殖工作十三年的村民卓龍介紹。
然而雖說水電全有,食宿皆能,但在漁排上工作還是很辛苦的,「這裡養殖的幾乎都是鮑魚,每天清晨四五點我們就要起來給鮑魚投放餌料,這一喂就是一上午。」卓龍通養了兩三千籠的鮑魚,每天他都要從寧德、霞浦等地購來鮑魚所需的餌料。因為工作量大,他還僱傭了五六個外地漁工幫忙料理漁排。
「養鮑魚的籠子比較重,每次我們都要將籠子拉起才能投放餌料,不管三九嚴寒還是烈日酷暑,這裡的工人平均每天要給兩三百個鮑魚籠餵食。」卓龍通說。而對於剛到漁排上工作的工人來說,如何擔著沉甸甸的餌料平穩地走在逼仄的木板上,也是一項很大的挑戰。
卓龍通告訴我們,對於嫻熟的工人來說,一天投放餌料的工作量一般在半天內就能完成,剩下的時間都是休息的閒暇時間。

漁排上一間間小木屋錯落有致
漁排上一間間小木屋錯落有致
正在漁排上勞作的漁民
正在漁排上勞作的漁民

鉤線輕輕垂 魚兒引人來
據李平介紹,鍾門下澳水質養料豐富,風浪較小,十分適合漁排養殖,而大量漁排的集聚,帶來的是豐富的魚群和慕名而來的海釣愛好者。來自寧德的胡盛飛就是這眾多海釣愛好者中的一位,「這裡魚的種類很多,像鱸魚、黑鯛、紅鼓魚等都有,而且在漁排附近的島礁邊也有很多石斑魚,所以鍾門漁排這裡可以說是海釣人的天堂。」
每年夏天,胡盛飛都會開著車帶著友人一同來到鍾門垂釣,並且次次都滿載而歸。「去年來的時候釣了一隻兩斤重的鱸魚,今年我們還來,希望能釣到更多的大魚。」胡盛飛告訴記者,來鍾門釣魚不僅可以享受到海釣的樂趣,更能欣賞漁排周邊的美景。
的確,環顧鍾門下澳,三面環山,澳口正對著的就是大練島的月舉山。高山青翠,海水澄清,漁排阡陌,風景自是賞心悅目,而不遠處正在修建的平潭公鐵兩用大橋,還為這寧靜的山水景色中帶來了別樣的活力。
有了遊客,自然就有了針對遊客提供的各種項目。在去往鍾門漁排的卓家莊碼頭,66歲的卓阿華就當起了「海上馬車伕」的角色,撐著渡船,一去一往,於無聲處度過這靜謐的時光。
「在這漁排上唯一可以用的交通工具就是漁船,每年來鍾門漁排的遊客都很多,這裡的遊客要上漁排我們就收他們三元錢,一個月算下來也能整個一兩千塊錢呢。」卓阿華告訴記者,他也曾在漁排上養了十幾年的魚,現在年紀大了,幹不動了,就撐撐船,打發打發日子。「鍾門漁排的歷史有三四十年了,從前大家都只養鱸魚、石斑魚,現在行情轉變了,多數人都養鮑魚,雖然有賠有掙,但總體上還是有盈利的。」
日近正午,卓阿華從渡船的遮陽處,走到了碼頭邊的一家便利店避暑,夏至的鍾門漁排,寧靜、安詳,像澳口裡的海水,像碼頭上躺臥著的老狗,也像卓阿華臉上清晰的皺紋。

在漁排上,隨手一拾,皆是成群游過的魚苗
在漁排上,隨手一拾,皆是成群游過的魚苗
漁排上也開發了娛樂項目
漁排上也開發了娛樂項目

旅遊嘗嘗鮮 水上享休閒
與卓阿華不同,來自平潭東澳的俞其海,則把鍾門漁排的旅遊服務向前跨了一大步。俞其海在漁排上已經養了三年的鮑魚,但天生好玩的他不甘於這樣日復一日的海上生活。既然漁排有這麼好的景致,又有這麼多來釣魚的遊客,為什麼不做一些海上娛樂項目,吸引更多的遊客呢?
這樣想著,俞其海便投入三四十萬元,將自己漁排的一部分改造成為集水產捕撈、水上餐飲、水上娛樂於一體的海上休閒屋。「現在漁排還是以養殖鮑魚為主,海上休閒屋則是作為一個試點,看看效果怎麼樣。」
登上海上休閒屋,記者看到,裡面KTV、籐椅、遮陽傘、魚竿等設施應有盡有,而在漁排邊上還停靠著水上自行車和小型遊艇。「現在已經有多個導遊要和我合作,海上休閒屋營業以來,這裡也接待了不少遊客。」俞其海告訴我們,最多的一天這裡就接待了一百多位遊客。
「遊客過來主要是嘗嘗平潭最地道的海鮮,再釣釣魚,吹吹海風,總體上還是很受歡迎的。」記者看到,這裡的海鮮都養在漁排的圍網之中,遊客點菜時可以親自去捕撈,而垂釣上來的魚也可以直接交給廚師處理。
而隨著這裡的海上休閒屋越來越為人所知,俞其海的電話也是響個不停。「來我們這的遊客以外地人居多,有許多導遊也都看好這種旅遊模式的前景,還幫著我出謀劃策,讓旅遊的內容更豐富些。」
俞其海說,鍾門漁排與大練島和石牌洋景區都十分近,他想著以後這份旅遊事業做大了,還可以引進較大的遊艇,帶著遊客去外海,去石牌洋,去大練島。
但不論是繼續經營漁排,還是發展旅遊,現在的鍾門漁排,已是一處休閒舒心的好去處,卓龍通告訴我們,每到日暮降臨的時候,漁排上就燈火通明,漁民們炒幾盤小菜,就著清風明月,能把世間的所有煩惱都一飲而盡。 記者 楊國/文 念望舒/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