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11 月 27th, 2020

藍議員:罷韓團體抹黑、造謠

陳麗娜等四位女議員開記者會痛批罷韓團體真正是惡罷。

【記者于欽智高雄報導】高雄市政府印製市政小冊花了五十七萬餘元,但we care尹立等人卻說成五千五百五十九萬,灌水金額超過一百倍;昨天,藍營議員陳麗娜等四名女將在議會黨團召開記者會,批評罷韓團體真正是「惡罷」,抹黑、造謠通通來!
高雄市議會國民黨團針對we care尹立等人,把市政府印製小冊花的經費,從五十七萬七千元灌水至五千五百五十九萬元,惡意造謠行為引發不滿;昨天(廿七日)下午,除邱于軒等多位議員前往高雄地檢署按鈴控告外,陳麗娜、黃香菽、李亞築、李眉蓁等四位女將,則在議會國民黨團召開「真正是惡罷」記者會。
黃香菽議員指出,高雄市政府印製市政小冊明明只花了五十七萬七千元,但尹立等人卻說是五千五百五十九萬,造謠金額超過一百倍;市府五月防疫期間,針對弱勢者推出平均一包才一百廿四元的暖心包被痛批,然罷韓團體送一百三十元抗菌乾洗手液,已選罷法規定的超過三十元,法務部卻說三十元不是絕對賄選;國民黨議員痛批罷韓國家隊、罷韓民團的手法已超過人性底線,希望他們適可而止。
李亞築議員表示,市府推出「與市民有約」及「高雄正改變、用心看得見」小冊,前後印製約七萬五千本,總經費五十五萬七千元,平均一本七點二元,印刷品並非以投遞發送,因此也沒有投遞費用可言;這些都有白紙黑字的政府標案紀錄,明明可隨手查到,但尹立等人竟基於抹黑韓國瑜之故意,睜眼說瞎話,把印刷品說成一本五十元,加上投遞費後為五千五百五十九萬元的天價!這不是「惡罷」行為,什麼才是?這不是公然造假、惡意中傷嗎?不需要負法律責任嗎?
陳麗娜議員說,弱勢市民是防疫必須優先保護紓困的對象,今年五月高雄市政府推出「防疫暖心包」給弱勢者,不料這平均才一百廿四元的暖心包,竟也成為罷韓團體炒作的對象;為了要罷掉韓國瑜,錯殺弱勢市民也無所謂,這就是罷韓團體的心態嗎?只care罷免成功分資源、不care市民死活,這是We care的真面目嗎?
更誇張的是,罷韓團體為鼓動投票,隨文宣品贈送一百三十元的抗菌乾洗手液,價值已超過三十元賄選標準,然法務部卻公然宣稱三十元「不是絕對的標準」,言下之意,罷韓團體送的東西可能不涉賄選;難道顏色對了、只要能罷韓,做什麼都可以嗎?讓以前因違反三十元查賄標準,而被奪去政治生命的人,情何以堪?
李眉蓁表示,韓國瑜市長的個人言行可受公評,但高雄市政府團隊的表現絕對超越前朝,甚至是廿二年來的最佳市政團隊;高雄正處於狂暴的政治黑暗期,「市政要穩定,團隊要留下、投票要和諧、高雄要進步」是對高雄最好的四要,希望高雄人一起支持,讓高雄走過這段政治黑暗期,重新步上常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