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7 月 11th, 2020

【導論】綠帽滿天飛 柏松

大法官釋憲,宣示通姦、相姦入刑法違憲,以後法律不得介入偷人、戴綠帽等傳統民間道德禁忌。此案宣布的同時,新竹地院判決一名將前夫命跟子剪斷丟馬桶的婦人8年重刑。婦人是因前夫跟別的女人上床妒嫉生恨,閹掉前夫,前夫尚且如此,如果是現任,可能殺意更重。大法官可以認定通姦無罪,但無法扭轉人性,通姦轉為私刑化勢所難免,社會問題反而可能更嚴重。
通姦除罪化已經吵了很久。法院對通姦案的判決也因此形形色色,有的無罪,有的輕罪,有的重判,完全看法官的意志。有人開玩笑說要玩別人老婆,最好碰到色棍型法官,保證沒事。千萬別碰到醋桶法官,一定會遭重判。現在大法官認定通姦違憲,警察少管他人家務事,綠帽官司也自此從法院徹底消失。
但很可能類似新竹法院的性關係引發私刑案件會增多。大法官釋憲案無形中鼓勵人們通姦,但阻止不了兩性關係產生的錯綜複雜情意。宣布通姦、相姦入刑法違憲的大法官,如果配偶或情人跟他人通姦上床,還能毫不在意的恐怕少之又少,大法官學養俱佳,發生這在社會上見不得人之事,應該還能保持道貌岸然,表面不為所動,但一般凡人呢?
台灣近年常吵性平問題,通姦罪以往涉及父權社會男女不公的議題,通姦者往往女方罪大於男,就如嫖妓賣淫有罪嫖客無罪,引發不平之鳴。兩性問題因同性戀獲平反,傳統也大幅顛覆,通姦無罪更是時代趨勢。
但從新竹的斷命根閹前夫案例,法律不管通姦,但人性還是會持續干預。偷人、戴綠帽等傳統禁忌要全面扭轉殊不可能,法律可視而不見,但刀槍無眼,兩性關係引發的社會問題反而因地下化更為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