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 10 月 24th, 2020

【靜思妙蓮華】第46集《法華經•序品第一》 摩訶迦旃延、阿㝹樓馱(下)

˙樓馱,亦云阿那律陀,亦云阿尼盧豆,此云無貧,亦云如意,乃白飯之子。

阿㝹樓馱,也就是「阿那律陀」。在佛陀即將入滅之時,當時阿難尊者煩惱還沒有去除,情緒仍無法控制,這時有一位尊者趕回來,看到阿難在外面放聲大哭,就提醒阿難:「阿難,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有些事情你要趕快去辦。」這位尊者就是「阿那律陀」。阿難受到阿那律陀的指點,才趕快回去請教佛陀:面對僧團裡的惡性比丘要如何調伏?講經時,要以什麼為開頭等等。這都是阿那律陀的提醒。

其實,阿那律陀也是釋迦族的貴族,他是淨飯王的兄弟所生的孩子,也就是釋迦牟尼佛與阿難的堂兄弟。阿那律陀在過去生很精進、善良,因不忍心貧窮人受苦,時時布施,不只布施,對修行者也很尊敬,因此得到累世富有的因緣果報,所以這一世就生在王族裡,後來隨佛出家。

他出家之後也很想要精進,卻是每當佛陀要開始講經時,他就打瞌睡。佛陀看了很生氣,一天就說:「你這麼愛睡,若是生在蛤蚌中,兩片外殼一閤上,就可以安心睡了。」受到佛陀這麼強烈的鞭策,從此阿那律陀不論白天或晚上,非常的精進,眼睛若想閉上,他就用草將眼皮撐開,就是要練得絕對不昏沉。不過,他畢竟還是凡人,最後雙眼終於失明了。

有一天,他要補衣服需穿針線,眼睛看不到穿不過去,就喊:「有哪一位大德慈悲,替我穿一支針線?」剛好佛陀走過聽到聲音,就走近他的身邊接下針線幫他。佛陀沒有出聲,但阿那律陀感覺到,站在身邊幫他穿針線的就是佛陀,於是他趕緊頂禮。

佛陀問:「你為什麼眼睛看不到?」他回答說:「懺悔啊!我因為聽法打盹,受佛陀的鞭策,所以立願發奮忘食,不只減食還減睡,我連眼睛都不讓它閉起來。」佛陀嘆了一口氣說:「這就是你的愚癡。要知道,修行需要一個健康的身體,吃飯可以調理身體的健康,而睡眠就像肚子餓了需要飯食一樣,眼睛看很多東西也要休息啊!你竟然極端的修行,致使眼睛看不到了。」

阿那律陀說:「我沒有遺憾,心很自在。雖然我的肉眼看不到,不過我的心眼看得到。」佛陀當下微笑了,「是啊!你的心眼看得到。我走近你就能分別,知道是我。我相信你的心眼如天眼,從今以後,你要好好用心,修到不必用肉眼,就能看清楚人生、天地萬物。」

佛陀和阿那律陀在俗家時是堂兄弟,出家之後是師徒,佛陀不希望弟子懈怠,所以看到他打瞌睡時心不捨,希望能啟發他的慧命,才會那麼激烈呵斥他,就在那當下阿那律陀覺醒了;但他不會拿捏、保護自己的身體,才會損傷了眼睛。佛陀還是慈悲、疼惜,鼓勵他雖然肉眼壞了,但心眼能成長,能訓練天眼通。

所以有人說阿那律陀「天眼頭陀」。在《阿含經》中:「我佛法中,天眼徹視者,阿那律為第一。」常說,心眼都是從心,阿那律陀用功投入修行,所修成的就是天眼,自然他能看到天下萬事萬物。

看看也有很多人,他們眼睛雖然看不到,但工作時比別人更俐落,做得更好。所以,心眼比肉眼更重要,我們的心眼要顧好。心眼若明,心地就善良了;心眼若明,對人互相尊重,自然煩惱去除,就能心得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