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10 月 22nd, 2020

一周評論 蔡記通姦除罪化排貧濟富 橫挑傳統婚姻價值觀

通姦除罪已經由大法官釋憲正式除罪。傳統婚姻關係價值觀完全解構,這是蔡英文透過操控的大法官所作的社會改革大工程。通姦除罪化已經吵了多年,社運團體給民進黨執政當局相當大的壓力,如今因大法官多數由綠營把持,通姦除罪化終於敲槌定音。民進黨立委紛紛出面解說,鄭運鵬用「偷吃不用關,賠錢洗門風」十字定調,說得輕鬆寫意,無形中鼓勵婚姻關係中配偶大可偷人戴綠帽,頂多賠錢了事;問題是通姦已經「除罪」,通姦屬天經地義,鬧上民事法庭,又憑何罪責賠償?
根據民進黨及綠營律師的說法,爾後有錢人玩他人的配偶可是手到擒來,鬧上民事法庭頂多賠錢了事,苦哈哈的民眾就應僅守本分,不能稍動色心,否則傾家蕩產。但法律能夠對通姦「濟富排貧」,卻無法擺平私刑,以往為覬覦他人配偶或情人而設的「仙人跳」,恐怕會因通姦除罪,轉為合法專替有錢人而設的「地下經濟活動」。有色心淫意的綠委們大可毋須陶醉於「偷吃不用關,賠錢洗門風」的新生活運動中,一旦被抓包,鬧上民事法庭也許因除罪大事化無,但遇到狠角色,刀槍無眼,付出的代價將倍數於鬧到民事法庭;何況中、大號政客搞這些偷人苟且之事,恐怕很難過社會道德那一關。
大法官釋憲通姦除罪化後,所有民調都顯示大眾根本不認同大法官的解釋,包括:性自主權屬個人自主權一環,人民基本權力不該受刑法的限制與規範;憲法保障人民有不受國家干涉婚姻的自由,通姦罪恐使隱私權受侵擾;對婚姻忠誠、維繫婚姻,是雙方的義務與共同責任,不宜以刑法規範;配偶一方對婚姻不忠不會對公益造成損失,因此不該以刑法加以干涉;通姦多發生在個人私密空間,通姦罪恐使國家權力介入,釀負面影響等等說法。這形同蔡氏法律跟傳統民間認知的對撞。蔡政權要全面兌現通姦除罪化,恐怕還要歷經一大段對傳統價值觀的洗腦。
本周另一項大事是周末(6月6日)的罷韓。礙於選罷法規定,蔡政府的國家機器在27日後不得公然操作罷韓大動作,讓高雄市府有絲喘息之機,能免於中央五路追殺的干擾,專心於市政;尤其是此期間台灣梅雨季,高雄大雨滂沱,可讓市民檢視韓市府由李四川領銜的治水功能。罷韓門檻在57萬票,如果單以高雄前朝遺臣的人力物力,恐怕無法動員起來,但民進黨以全力挹注,除了無盡的財力(全台納稅人民脂民膏?)之外,中央高官陸續進駐,警政署長陳家欽還一竿打翻監票的高雄市民,認定是黑道;選舉搞到監票行徑成為掃黑藉口,倒是舉世奇觀,也可見民進黨罷韓手段之無所不用其極,已達駭人聽聞地步。
罷韓在罷免公告中,所提理由之一是「要讓城市恢復健康,首要清除病菌傳播者,而韓國瑜正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對此中山大學政治所教授廖達琪直言「讀來令人不寒而慄」,說當初希特勒就是用病菌(germ)來比喻猶太人,也以此說服民眾屠殺猶太人的正當性。這也說明罷韓本質就是仇恨跟激化對立。罷韓團體說韓國瑜是「危害城市的病原體」,但事實真相,韓國瑜是「危害」綠色執政在高雄恣意妄為,製造貪腐的源頭,並非病原,而是解方。
韓國瑜唯一會被說嘴的是在國民黨力拱下跑去選總統,這應非他本意,而是國民黨想藉著他在2018年帶起的旋風一股作氣重奪執政權,後來在國民黨自亂陣腳以及選舉不公疑雲重重下,莫名其妙狂敗淪為草寇;但高雄市民應該捫心自問,除此之外,韓國瑜在市政方面有對不起市民之處、有像前朝弊案百出、貪腐迭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