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10 月 28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悲智雙全的小猴子

在一座山林中,有隻非常天真、無邪、清淨的小猴子,牠對天地萬物都很喜愛,不論是一棵樹或一顆石頭,都很認真地觀察,經常情不自禁地讚歎:「好美啊!」聽到大地萬物的聲音,也會說:「奇妙啊!」看到每種動物,不論是兇猛的老虎或柔弱的小鳥,也都覺得很可愛。
有一天,山林起火了,猴爸爸和猴媽媽催促小猴子趕快逃命。小猴子跑到半路,想起心愛的包包和書本忘了拿,於是折返回去。當牠拿了東西,要往逆風方向逃時,看到一隻鼬貍老婆婆因為年老走不動,正著急著。小猴子很不忍心,就教老婆婆趴在牠的背上,然後很快地再向前跑。
不久,又看到一隻鼷鼠害怕地高喊:「誰能帶我離開這裡呢?救救我的命啊!」小猴子問牠為何不趕快跑呢?牠說:「我白天看不到東西,晚上才看得見,所以現在不知道要往哪裡跑?」小猴子說:「來,你躲進我的包包裡,我帶你逃走。」鼷鼠果真跳進包包裡,小猴子就背著老婆婆和鼷鼠,繼續朝著逆風方向一直跑。
跑到盡頭時,卻發現前面是很深的懸崖,「如何才能逃到對面山坡呢?如果掉下去,必然粉身碎骨!該如何是好?」眼看大火濃煙漸漸逼近,小猴子很著急,抬頭看看四周──啊!有了,有一棵松樹長在懸崖邊,樹枝向對面伸得很長,雖然離對岸還有一段距離,但可以用藤條綁著樹枝跳過去
小猴子教老婆婆抱緊牠的背,又教鼷鼠躲在包包裡不要出來,然後拉住藤條,一鼓作氣全力一跳,果真跳過去了。老婆婆很感動地說:「小猴子啊,你真的很勇敢,很有愛心,森林發生火災,大家都只顧著自己逃命,而你卻冒險解救與你素不相識的鼷鼠及我,你真是這座山的愛之神,是眾生的活菩薩!」
清淨無染的本性,是一切生命所共同擁有的,即使是獸類也有這分智慧和愛心;眾生只要將心中的五毒清除乾淨,這片心地就是世間最美的境界。像那隻小猴子,不論聽到什麼聲音,都覺得很奇妙;不論看到任何生命形態,都覺得是天地間的美景;有災難發生時,不僅自救也願救人,這就是真正的本性。人心與佛心、菩薩心一樣,都有圓滿的大愛,我們應時刻多用心,保護好這分世間最珍貴的自性寶藏。

【證嚴法師開示】小男孩的心願

在某個小鄉村裡,有位白胖可愛的男嬰,他到了周歲時仍不會爬行,雖然他的父母四處求醫,孩子仍日漸消瘦,七歲時甚至只能躺在床上,無法行動。
有一天,小男孩對媽媽說:「我知道您養育我很辛苦,我也希望身體趕快好起來。每天聽到鳥叫聲,真想到庭院看看小鳥快樂歌唱的模樣,還希望能在美麗的月色下散散步;聽到外面小孩開心玩耍的歡笑聲,也好羨慕……這些對其他小孩都是很容易的事,我都沒有辦法做到。」
母親聽了心好痛,她鼓勵孩子:「雖然為了幫你治病賣掉房子,但我和爸爸一點也不後悔,只希望你恢復健康,你一定要努力喔!」小男孩含淚說:「我會努力的!」
但小男孩的身體還是愈來愈衰弱。有一天,他忽然陷入昏迷。朦朧恍惚中,他好像從床上起身走進庭院,看到一些花即將凋謝,領悟到人的生命就像花朵一樣,終將消逝,是很自然的事。小男孩也因而感到釋懷。
忽然不遠處傳來「叮叮咚咚」的清脆金屬聲,原來是一個可愛的孩子拿著竹子推著鐵環在地上滾動,玩得很開心。小男孩看得入神。沒多久,那孩子推著鐵環漸漸走遠,突然回頭向小男孩微微一笑,小男孩覺得很親切,正想追向前去,忽然聽到母親叫他,就醒了過來。原來當時他已停止呼吸,所以母親非常焦急地叫喚他。
小男孩氣若游絲地說出剛才看見的境界,母親很悲傷。小男孩說:「花兒總有凋謝時,但是它的種子落入土中,將來還會長出美麗的花朵。」母親聽了,有所覺悟,忍痛對孩子說:「我們母子都已經很盡心了,也許我們的緣分就只有這樣,你安心地去吧!」小男孩便帶著微笑,安詳地離開世間。
生命真的很脆弱,身體功能一旦受到破壞,原本毫不費力的事突然再也做不到了。所以平安健康時,吃得下、睡得著,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就是福氣,但很多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懂得運用健康的身體多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整日無所事事或陷入追求名利地位的煩惱中,實在太可惜了。
生命的功能要用對地方,才是有價值的人生。我們此生若能盡心發揮良能來利益眾生,人生歡喜充實不虛度,在生命的終點,我們就能帶著微笑,安詳自在地邁向來生。

莫忘初心

  ⌾作者:孫光中

在工作場合或道場,我們常因人我見解不同產生的衝突,而導致初發心退轉,從此與人漸漸疏離。這時給自己的理由是:不再與人結惡緣,不讓自己再造口業,也不要讓對方造惡業。然而靜心思考,真的是為了對方好嗎?只要再次將自己的心念抽絲剝繭檢視一番,也許就會發現,其實只是因為對方不能順自己的心意而不開心,說穿了也就是「我」的執著罷了。
在慈濟,彼此之間常互稱「菩薩」,這是一種祝福也是期許。所謂菩薩是上求菩提,下化眾生,已斷煩惱結,於生死輪迴自在,具救度眾生能力者;若只求斷自己的煩惱,而不再有利益眾生的心即是羅漢。當深思及此,就會發現自己原以為是為了對方著想,不再與之互動的想法,其實已經違背過去發願要利益他人的心;在決定關閉自己心門的同時,要行菩薩道的心也跟著滅了。
再看看這一波的新冠肺炎,它肆虐全球時間已達半年,疫情嚴峻至今仍未消弭,許多國家因此採取鎖國、停工因應,對生活尚稱富足的人來說,放無薪假或生意清淡,也許還可以撐得過去,至於原本就謀生不易的家庭,那就是雪上加霜了!記得五月二日,證嚴上人在晨語開示中提及,慈濟志工在世界各地想方設法,為低收入戶進行發放或是致贈醫療物資給醫療單位,或是幫助流落異鄉,財物被盜的病患……想想菩薩心不就是這樣嗎?心心念念,從來都不是為了自己,只記掛著受苦難的眾生。
曾有一位同仁分享個人的修學心得,他希望能努力往生淨土,不再眷戀這個愛欲深重,多苦少樂的娑婆世界。我非常贊同他所說的,因為有欲望,有習氣,就很難保證臨終時能一心不亂,所以要祈求佛力救拔。然而
我們一旦發心要成為像佛陀一樣的覺者,就要入人群,行菩薩道。在西方淨土裡,人人都在修行,時時處處聞法,沒有機會行菩薩道;我們既然在人間,更應該彼此勉勵,好好地在這條修行的道路上,儲存豐厚的福慧資糧。

證嚴上人《藥師經講述》

 為了在花蓮蓋醫院,為了龐大工程費,為了完成搶救生命、守護生命的磐石,我以《藥師經》為緣,蓋醫院為因,每個月底到臺北講三天《藥師經》。籌建醫院在當時是很大膽的想法──沒有人、沒有錢,只憑著一股不忍眾生受病苦的意志。
當時花蓮有這麼多的人口,卻沒有充分的醫療資源,尤其,記憶中一直不敢忘記那位難產的婦女,再加上成立慈濟之後,看到很多貧窮苦難的家庭,大多數是貧病交加,往往一個小康家庭,家中只要有人發生意外事故,或是有一個長期病人,家庭就會被拖垮。如果家庭貧窮,孩子的教育就有困難,家庭就沒有希望。社會是家庭的組合,如果青少年無法接受良好的教育,欠缺打拚的基本條件,將來在社會,就無法頂天立地,甚至未來社會上會出現很多問題青年。
為花蓮建設醫院,讓有病的人能得到及時治療,有傷痛的人能及時搶救,恢復健康的身體,自立自強去打拚,維持他的家庭,這樣才是真正徹底的救濟。有這麼多的原因,讓我有一股自不量力的衝動,就是蓋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