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 7 月 12th, 2020

罢韩行动百万走路工从哪里来?

蓝营议员陈丽娜等人要求罢韩团体,应公开说明办活动资金是哪来的?(记者于钦智摄)

高雄市议会国民党团议员召开记者会质疑

【记者于钦智高雄报导】 罢韩投票日即至,绿营志在光复高雄,乃积极办理游行等各项活动造势,却因派系争功出现内斗情事,加上活动花费甚钜,引发议论!高雄市议会国民党团议员昨天召开记者会,要求民进党公开说清楚、监察院展开调查。
五月卅一日,民间团体在卫武营公园举行罢韩游行活动,因出现有人以时薪一百六十元代价,征求工读生加入罢韩演习凤山场行列,引发议论!高雄市议员陈丽娜、童燕珍、李雅静、王耀裕、李眉蓁等议员,昨天(一日)早上在议会党团办公室举行「罢韩尚未成功,菊系开始抢功?罢韩行动大手笔,百万走路工,钱从哪里来」记者会,要求民进党公开说清楚、监察院展开调查。
陈丽娜议员表示,把人民当罢韩首功是假,菊系议员的潜台词应该是—罢韩真正首功是菊系;想当年,菊系尹立在市长选举后不久就喊出罢韩,后来也是由尹立的Wecare带头发动罢免战争,他们怎能容忍成果落入非菊系之手?民进党主委已被赵天麟拿走,若罢韩成功,市长补选也可能被陈其迈抢走,因此菊系内心的不满、失落、焦虑是可以理解,为让成果不落外人田,所以菊系仓忙站出主导最后一周罢韩、拍影片、开记者会,要以人民的名义抢回战果?
童燕珍议员说,罢韩行动大手笔,罢团幕后源源不断的资金会令人吓一跳!日前他们在网路招募人员参加罢韩演习,一小时一百六十元,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七点,只要「走路」三小时就发四百八十元;五月卅一日号称万人参与,走路工至少发百万元,钱从哪里来?有无贿选?罢免团体要不要说一下?中选会要不要查一下?法务部是不是还要再原谅?监察院是否该展开调查?
王耀裕议员表示,绿营不必「么鬼不必假细礼」,大家都知道We care后面是菊系在支撑,割草联盟的后面才是非菊系支持,没有这些「幕后绿手」,we care与割草哪来的粮草?这几个月来,菊系、非菊系在幕后各自出多少资源给We care、割草团体?请大方讲清楚,才让大家知道谁有功劳?
李雅静、李眉蓁议员分别指出,罢团面对外界质疑经费来源时,总是以来自群众募资及贩卖小物来回应,参与政治就别假清新,罢韩造势一场接一场,每一场都超过百万在烧,不靠「绿金」能办得下去?就算都来自募款及卖小物,罢韩团体也应该公开所有资金明细,接受人民和监察院的检验,否则若发生假罢韩之名行「夺权又敛财」之事,将是民主最大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