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二. 7 月 7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善妒的國王

佛經上有一則故事──在遠古時代,摩伽陀國有一位國王飼養了一些象。其中有一頭象很特殊,牠全身白皙,毛又柔細光滑,由一位馴象師照顧牠的生活起居,也用心教牠;白象十分聰明、善解人意,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已建立起良好的默契來。
有一年,這個國家舉行大型慶典,國王也在官員陪同下,騎著白象進城看慶典。由於白象實在太漂亮了,民眾都圍攏過來,讚歎並高喊:「象王!象王!」這時,象背上的國王覺得光彩都被白象搶走了,心裡十分嫉妒。他很快地繞了一圈後,就不悅地返回王宮。
一入宮,他問馴象師:「這頭白象,有沒有什麼特殊技藝?」馴象師問:「不知道國王指的是哪方面?」國王說:「牠能在懸崖邊展現牠的技藝嗎?」馴象師說:「應該可以。」國王就說:「好。那明天就讓牠在波羅奈國和摩伽陀國相對的懸崖上表演。」
隔天,馴象師依約把白象帶到懸崖邊。國王說:「牠能以三隻腳站立在懸崖邊嗎?」馴象師騎上象背,對白象說:「來,用三隻腳站立。」果然,白象立刻縮起一隻腳。國王又說:「牠能用兩腳站立嗎?」馴象師就叫牠縮起兩腳,白象也聽話照做。國王接著又說:「牠能不能只用一腳站立?」
馴象師一聽,明白國王存心要置白象於死地,就對白象說:「你要小心一點,用一腳站立。」白象也很謹慎地照做。圍觀的民眾看了,熱烈地為白象鼓掌、喝釆!國王愈看,心裡愈不平衡,就對馴象師說:「牠能把後腳也縮起,全身懸空嗎?」
這時,馴象師悄悄對白象說:「國王存心要你的命,既然他無道、無德,我們在這裡會很危險。你能騰空飛到對面的懸崖吧?」不可思議地,這頭白象竟然真的懸空飛起,載著馴象師飛越懸崖,進入波羅奈國。
波羅奈國的人民看到白象飛來,全城都歡呼了起來。國王很高興地問馴象師:「你從哪兒來?為何會騎著白象來到我的國家?」馴象師便將經過一一告訴國王,國王嘆道:「人為何要與一頭象計較、嫉妒呢?」
我們要知道,修行最重要的是調好自己的心,平時待人處事,要抱著一顆圓融、和睦的心。俗話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別人有所成就,我們不要心存嫉妒,應該要起讚歎、歡喜心,這是擁有幸福人生的祕訣。

【證嚴法師開示】天堂地獄由心起

有一天,佛陀帶領一千多位比丘遊化到了象頭山,在山上可以看到很遠的景象。佛陀向弟子們說:「從這裡望去,東北邊遙遠的地方就是伽耶城,在城東有尼連禪河,更遠處就是我以前修行、靜思,體悟人間宇宙真理的地方。」佛陀又說:「從高處向下看──不論是城市、山林或世間萬物,一切都在燃燒。」弟子們都很納悶,明明是平靜的境界,佛陀為什麼說一切都在燃燒呢?
佛陀看到大家心有疑惑,就解釋:「弟子啊!要用心聽,清楚地分析──因為人的眼、耳、鼻、舌在燃燒,甚至心也在燃燒,人有五根,所以眼睛貪色,在色欲中擾亂心念;耳根聽到聲音即意亂情迷;鼻和舌貪著味與香,使心無法處在清淨之境;身體所感觸的生老病死之苦外,還貪圖享受,為了享受而造了很多業。」
「這一切無不是從心起,內心有貪欲、瞋恨和愚癡之火在燃燒,貪、瞋、癡三毒從內心不斷地煎熬,不斷熾盛,以致眼、耳、鼻、舌、身不斷遭受折磨!人就是因為有這六根不斷在燃燒,才使得所處的環境,都不得平靜;欲火、瞋火和愚癡之火,破壞人的身心世界。」而內心的感受往往不是貪就是瞋,不是瞋就是癡,才會使種種心理境界和方向有所偏差,像烈火般毀滅一切。
曾有一則新聞讓人很驚心悲痛──有位十一歲少年唆使三個十四歲的青少年打死一位流浪漢。這位流浪漢喝酒之後,和十一歲少年起衝突;那孩子就去找三個國中生,希望他們為他出一口氣。這三人覺得朋友被欺負了,於是四個人就一起去找到了流浪漢,就近拿起選舉用的旗竿、石頭就打。流浪漢無法對抗四個人,最後被打倒、流了很多血死了。隔天屍體被人發現後報警,警方循線找到那幾位孩子才破案。十一歲的小孩竟然是肇事的主犯,和三個十四歲的小孩一起造成這起悲慘、殘酷的案子,那些學生的父母都很驚訝,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居然會打死人。
這就是瞋怒之火加上愚癡之火所造成,是不健康的心理狀態所引發的,所以佛陀說:「人的眼、耳、鼻、舌在燃燒,心更在燃燒,這一切都足以毀掉人的身心世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人心引起的貪、瞋、癡之火也是如此,必須引以為鑑。

隨師 隨思

 ⌾作者:靜涵

二○一八年十一月中旬,上人展開二十八天的緊密行程。我在十天的隨師中,深刻體會如何做「貼身」及「貼心」的弟子──有因緣,把握機會,「貼身」學習;無因緣,把握聞法,「貼心」感受。
行程中,上人共主持了二十六場歲末祝福,還有無數的會客、座談。從各種分享中,我們聽到天下事、人間事,也聽到宿命的苦、病痛的苦、人心的苦;同時看到法入心的重要,能改變人生、翻轉生命。聽到看到人間苦,上人開示:「苦,本來永遠就存在。我們認識的苦中人不多,天下還有很多苦難的人。」人生本是苦,最怕是不畏懼苦,不畏因緣果報。
隨師行也看到慈濟人愛上人的心,推動志業的使命與毅力,然而做人間菩薩,在人我事相上,真的一點煩惱都沒有嗎?
沿途,上人殷殷叮嚀弟子們要用心共修大愛電視臺製作的高僧傳系列《智者大師》。我印象中有個段落,當智顗法師聽到兩位師兄談論不同派別的僧團彼此刁難後,深感無奈,看到眼前花園百花錦簇的美景,更是慨嘆。劇中一句「若無分別,何來是非?」人間本無對錯,只因心有分別;若無比較之心,何來煩惱無明?
智顗法師一次帶著地圖下山托缽,卻在途中迷路,幸遇熟悉山路的樵夫指出,法師將地圖拿反了,當然找不到路。有了樵夫的提點,智顗法師體悟「佛門經典如地圖」,指引迷茫的人解脫六道娑婆輪迴苦,但還需要明師的教導、善知識的鼓勵,才不會在經文法海中空踏步。
如果心念偏差,有地圖也不一定找得到路;若心中沒有方向,更是迷失在娑婆人間,苦上加苦。要維持舒適的景觀,需要勤勞打掃;在人群中不受污染,平常就要將法用在生活點滴。提醒自己,不要讓貪瞋痴慢疑所遮蔽,修行有方向,迷途知路返。懂得自我察覺,是修行的開始。再沒有「這就是我的個性」、「我沒有什麼惡意」等藉口。若沒有修心,入人群也是沒有用,因為不清淨的心,無法真正利益他人。
《智者大師》劇中提到:「分別好壞而阻礙修行是凡夫心,不念好壞而堅持修行是菩提心。」心念無善惡之別而浮動,事相無對錯之分而執著,習氣由信解佛法而去除,凡夫志行菩薩道而成佛。知道更要做到。期許以慧命成長的足跡,回報上人對弟子們的殷殷教誨與苦心。

竹筒歲月

 佛法應該理事圓融化,不應該只是在口頭上談,或只限於經本上所說,應該投入人間去實行菩薩慈悲救世的工作。
(1966年)我在小木屋修行時,有三位修女來找我談論宗教,拿佛教與天主教來比較,結果給我一股非常大的衝擊。佛教的道理圓融、入微,只是在人世間的事做得太少了。
我很有信心,我發願讓每一個人發揮觀世音菩薩的慈眼視眾生;我還發願,讓人人雙手都是觀世音菩薩拯救眾生的兩隻手,慈濟就是在這種理念之下建立。我開始呼籲:「在不影響每個人生活的情況之下,做個能救人的人。」呼籲每個人在買菜的錢裡節省,不影響生活,又能做好事;竹筒歲月就在這個時候產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