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社論】國民黨後韓時代 侯友宜強勢回歸

高雄市長補選是國民黨後韓國瑜時代首戰,卻是場毫無勝算又勢須面對的苦戰。韓國瑜在離職後已進入沉潛狀態,未來走向不明,他的殘餘勢力在補選中是否發揮作用,從挺韓大將謝龍介的「輸破膽」說可窺玄機。他的說法被解讀為國民黨對補選應志在參加,虛應故事,也代表韓陣營不會加入國民黨補選戰場。從這個角度看,有意參選卻具韓營色彩的高雄民代,應不列入黨中央考慮之內。
如果國民黨對補選抱著志在參加的消極態度,則不如棄選。謝龍介的說法雖聽似投降主義,但他仍是國民黨副秘書長,會有此說法,應該是體知黨內切割韓國瑜的聲浪極大,因此先發制人,公開韓營的態度,將補選和2022的大選斷開,韓營順應黨意,避開補選,2022大選再因時順勢,伺機而動。
國民黨內補選切韓勢所必然,因韓國瑜在1月大選以及66罷免案,都以懸殊比數狂敗,補選如果仍和韓國瑜沾邊帶故,結果將更慘不忍睹。因此補選韓營和國民黨分流已勢所難免,這也考驗國民黨失去韓國瑜之後的作戰能力。
謝龍介在拋出「輸破膽」說法後,藍營最強諸侯新北市長侯友宜立即回應,國民黨應面對挑戰、全力以赴,不要怕輸,面對民眾黨主動呼喚藍白合作,他也明白表示,國民黨應該有自己的自主性,有信心接受挑戰,能夠快速提名在地年輕、有創意、接地氣的候選人,全力面對補選,再度贏得高雄市民的信賴。他登高一呼,也代表當前國民黨面對補選的主流意志:「不怕輸、全面應戰」,勾勒出的人選前提:「有創意、接地氣的在地年輕人」,應該也是國民黨提名的要件。
依此看來,國民黨此次補選意在練兵,以戰養戰,參選人將持續深耕高雄,再戰2022;這和謝龍介斷開兩戰,以免一路輸破膽的說法,恰好大相逕庭。韓營避開此次補選的態度至明,國民黨又傾向不和民眾黨合作,補選等於是新正藍孤軍奮戰的一役,至於流散的韓營殘餘支持者,有部分可能激於義憤會支持國民黨人選,但缺乏韓國瑜的號召,以及挺韓主將的動員,散兵遊勇,對國民黨大局,僅止於雞肋作用而已。
在韓國瑜獨領國民黨風騷時期,始終和國民黨及韓國瑜疏遠的侯友宜,在罷韓後態度丕變,不僅關心國民黨情勢,也主動表態帶風向,展現第一諸侯的霸氣,儼然新國民黨共主。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和韓國瑜頗有交情,一向被歸類為挺韓大將,罷韓後,他備受黨內責難,韓國瑜因此主動扛責,聲言他的下場跟國民黨無關,大力幫江啟臣開脫。接下來的補選,韓營更主動脫鉤,侯友宜的聲援適時補上,國民黨面臨後韓國瑜時代的質變,未來江侯互動更動見觀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