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導論 殺機重重 伍忠信

蔡英文提名黃健庭當監察院副院長,玩死國民黨,也毀掉黃健庭。出的是虛招,打的卻是對方死穴。國民黨有二心之士應以為誡,跳船民進黨,以為另覓生機,再創高峰,其實與狼共舞,危機四伏。
黃健庭接獲御狀將受重用,當下應喜出望外,自以為登頂政壇,未料掀起狂濤巨浪,反對之聲四起,其中來自綠營的惡聲更甚。昨天逼於現實,出面說明「若未獲國民黨祝福,寧可退出」;說得好像以黨為重,其實關鍵還是沒獲民進黨祝福,且群起反彈,自知過不了關,拿國民黨當擋箭牌。
這情況好像2008年馬英九提名沈富雄當監察院副院長,遭藍綠聯手封殺。不同的是,沈富雄當時是無黨籍孤鳥,國民黨團封殺他是有意給馬英九難看。如今的黃健庭是國民黨籍,照理說有策反作用,但民進黨人對他不爽,顯示該黨的貪婪狼性肥水難落外人田。此情勢蔡英文應能預估,她如果硬要,以當前她817的強勢,立院黨團不敢不從。但府方在聲浪四起之後,突然取消記者會,可見將從善如流。
因此很可能自始蔡英文就無意要用黃健庭,只是藉機引蛇出洞,毀掉黃健庭。國民黨在去韓後,人才所剩無幾,黃健庭據說藍營還將他規劃為2022六都選將,罷韓前山雨欲來之際,他還是高雄備胎之一。蔡英文延攬黃健庭消息一出,有關他的負評甚至醜聞蜂擁而至,黃健庭勢不能用,留在國民黨已形同廢人。
可笑的是黃健庭還解釋說他接受聖旨,是要消釋仇恨化解對立,但反而激化對立、備增仇恨。蔡英文可說是仇恨達人、對立大王,她連賴清德都會下毒手,殘殺國民黨更是餅屑一塊。黃健庭已不是政壇小混混,卻天真至此,只能說咎由自取。
顯然蔡英文不止追殺,簡直在凌遲國民黨。要跳船的,應睜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