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蔡英文制霸五院極權統治 國民黨亟須團結強化制衡

黃健庭獲蔡英文提名擔任監察院副院長引爆爭議,國民黨一度要以黨紀處分,不過黃健庭及時剎車,昨天正式聲明婉拒提名,國民黨立即善意回應,不會繼續進行考紀處分。國民黨直指蔡英文根本只是要利用黃健庭幫遭監察院彈劾3次、糾正超過50次的監察院長提名人陳菊轉移焦點,並非真心要借重國民黨的人才。一語中的,不過國民黨更心知肚明的是,蔡英文藉吸收國民黨所剩無幾的人才,遂其徹底將國民黨消滅的終極目標。
此事不管黃健庭是否回頭是岸,但經此一喧騰,黃健庭的過往包括法律案件及縣長任內的施政瑕疵都一一遭起底,一時之間身價大跌,也影響國民黨對他未來的規劃。黃健庭一念之差,對其個人以及國民黨,都造成傷害。
但蔡英文也不是全贏,她原本正如國民黨所指的,企圖以黃健庭掩護在監院多案在身的陳菊,移轉焦點,反而因黃健庭遭藍綠圍毆而炸鍋,綠營所指黃健庭涉案不適任,通通回燒到陳菊身上,往後陳菊將獨攬爭議。以目前態勢蔡英文必定讓陳菊篤定當上監察院長,陳菊在監察院的案底如何化解,將是樁讓國人大開眼界的政治魔術,不過監察院的形象及功能徹底破產,幾乎已可預期。
蔡英文在全面掌握監院人事後,已獨霸五院,成為台灣繼兩蔣之後,完全掌握統治權的獨裁領導人;而且她進入第二任期沒有選票考量,大可無須考慮民意為所欲為。以往民選總統在第二任後都遲早會面臨跛鴨狀況,但蔡英文不僅例外,而且儼然是一統大權的權力巨獸,她要橫起來幹,恐怕昔年的兩蔣威權都要瞠乎其後。兩蔣時代儘管極權統治,但民間仍有爭自由民主的聲浪「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匯集為黨外勢力,最終民主巨浪沖垮獨裁專政。
但蔡英文目前的集威權於一身,是在一黨獨大,缺乏制衡之下,國會之一言堂已如往昔的兩蔣時代,但民間的反對勢力卻大都遭執政當局控制甚至收買,在國民黨威權時代形成的反對運動團體,在蔡政文當權後,已紛紛投效改當護航的帶刀侍衛,多少社運人士變形成為執政當局的狗苟蠅營之官。反對勢力包括在野的國民黨,已在執政當局有計畫的操作之下,一一走向末路。
在此背景下蔡英文所主導的修憲,應該讓關心台灣前途之士惴惴不安;她很可能藉修憲而制憲更改國體,另立國號徹底消滅中華民國,如此一來,必將引來兩岸戰火。蔡英文可能仗恃川普對她的關愛,誤判美軍必會介入兩岸戰爭;但前川普心腹波頓已在預定出書中揭露台灣在美國總統心中的地位,只不過筆尖而已,甚至比不上前外交部長陳唐山形容新加坡的「鼻屎大」。
蔡英文誤判形勢,一味緊抱美國大腿,不思改善兩岸關係,甚至橫挑強鄰,大有可能置台灣於萬劫不復之絕境。
具制衡功能的國民黨,因一再受挫,聲勢似已不如民眾黨,日前的兩岸政策改革論述,甚至被譏為小綠。國民黨在罷韓後已迅速微縮為蕞爾小黨,韓國瑜沉潛後,龐大的支持群眾星散,少數回歸國民黨的已對黨意興闌珊。這次黃健庭事件,國民黨讓蔡英文玩弄於掌股之間,要不是民進黨內部有人吃味鬧窩裡反,讓黃健庭知難而退,國民黨將再度遭到撕裂之痛。黨難當前,卻仍未見團結氣勢,黃健庭雖然最後仍以黨為重未受蔡英文的利誘,但先前的躁進已顯現黨的內聚力出了問題。
蔡英文的第二任,較諸她2016年首任的完全執政,所升級的2.0版,更臻極端執政。在此背景下,國人更須國民黨能展現制衡能力。後韓時代的國民黨,當務之急是團結再團結。唯有團結才能迅速恢復戰力,也才可望遙指重返執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