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社論 監察院已成廢物利用的極致

監委提名因黃健庭事件惹出大風暴,目前有兩大後續發展,院長提名人陳菊宣布立院通過後將退出民進黨;副院長人選則因黃健庭知難而退暫時擱置,連帶被認為藍營的陳伸賢退出後遺缺也暫不補實。執政當局的作法在平息爭議,將損傷減至最低。
此事件竟然由已被普遍認定為垃圾院的監察院所引發,更凸顯監察院存廢問題。監察院的功能在蔡英文將陳師孟送進當監委,公然揚言要辦他認定「只辦藍不辦率的法官」後,整個形象已完全破產。2018監委年介入台大拔管事件,則是該院淪為當權者廠衛、清除異己工具的代表作。如今因陳菊預定擔任院長,更讓這座完全變質的風憲機構,淪為一大酬庸以及廠衛功能進化的權力巨獸。
獲蔡英文提名後,黃健庭還天真表示監察院超越黨派,願意接受提名是希望化解社會對立。其實蔡英文要他的最主要目的是當陳菊擋箭牌,至於他認為監院超越黨派,若不是他不用功,就是睜眼說瞎話。光看陳師孟一人在監察院掀起的政治凌越司法巨浪,還能說監院超越黨派嗎?蔡英文當權後,欽定監委所進行的調查案,又有哪樁不是在製造社會對立?
黃健庭的化解對立說,其實連他本人都應不相信。他獲提名說來是任務型的副院長,護駕陳菊當上院長後大概就會架空,別說陳菊一向一人之下的霸氣,光看蔡英文的人馬,虎龍豹彪、嗜血擅殺者所在多有,這些人一旦拿著雞毛當令箭,興風作浪之下,社會豈有寧日?黃健庭縱然上任也只是虛偽,何能侈言化解對立?
蔡英文會看上黃健庭,據說有藍營政治掮客穿針引線,這種直達天庭的行徑難免引發綠營內部不滿,尤其監察院副院長職可說事少錢多大肥缺,6年坐領巨額乾薪,綠營覬覦者眾,卻遭非我族類半路殺出攔截,群體情緒炸鍋之下,全盤破局,黃健庭化解對立之說更顯諷刺。
此外,他先接詔再向國民黨中央報備,有如先斬後奏,這不止是尊重體制問題,更顯示對黨的向心力不足。黨主席江啟臣在他當面告知後,應內心五味雜陳,在事件沸騰後,才敢出面說重話,也顯示國民黨當前臨淵履薄的困境。黨的氣勢走衰,跳船氛圍瀰漫,蔡英文手握國家資源,足以大肆挖角。黃健庭事件不會只是個案,明年逐漸進入大選期,類似的瓦解國民黨大動作必將層出不窮,江啟臣如何預為綢繆,因應可能出現的危機,是一大考驗。
至於陳菊說要在擔任監察院長後退出民進黨,還一派大義凜然,夸言「自知責任重大,監察院工作必須超越黨派,超然公正來行使職權」。但她不久前才說過一輩子沒國民黨朋友,如此藍綠敵友分明態度,誰能信其公正超然?遑論她在近兩年將親信遍植滿朝。說來只是固票而已。前有中選會頭子李進勇,這些綠朝大號政客的退黨當成笑話聽聽則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