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社論 從釣魚台消失的台灣執政當局

蔡政府經常護主權朗朗上口,對釣魚台主權問題卻躲躲閃閃。駐日代表謝長廷還一表三千里,回溯至1971年國府時代,指當時國民黨政府已默認釣魚台屬日本。謝長廷公然幫日本「保釣」,果然無愧其「助日代表」職分;只是他說的「歷史」斷章取義、亂編瞎扯,完全不符當初國府透過多重管道表達釣魚台不屬於日本嚴正立場的史實。為日「保釣」至扭曲史實地步,助日之功,讓人瞠目結舌。
謝長廷的態度其實代表蔡政府的立場。日本石垣市通過將釣魚台行政地區名稱更改為「登野城尖閣」後,台灣立即再現保釣運動,宜蘭縣長林姿妙強硬表示釣魚台是頭城鎮的轄區,並邀請總統蔡英文與她一同登島掛門牌、護主權,蔡英文顧左右而言他,說「謝謝邀請」。
宜蘭縣議會除搶先通過「頭城釣魚台」案外,並成立「保護頭城釣魚台」辦公室,以實際行動保釣,預定7月7日出海登島宣示主權,大動作已經考驗蔡政府的立場。內政部對宜蘭府會的行動,官腔制式回應「一切依法辦理」,至於依的什麼法,恐怕內含諸多玄機。如果依謝長廷的「保釣」(其實是「保尖」)態度,內政部若依日方石垣市當局所立之法辦理,國人也無須太感意外。
執政當局則老調重彈:秉持「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原則,以和平方式解決爭議。這論調其實抄襲馬英九2015年所提《南海和平倡議》,秉持「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和平互惠、共同開發」的精神,解決爭端。但馬英九還堅持「主權在我」,現在執政當局只說「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問題是,日本早聲稱擁有釣魚台(它們所謂「尖閣島」)主權,蔡政府擱置爭議,說來就是默許日本的主權,主權在他人手裡,誰跟你共同開發?
當年溫吞恭讓的馬英九至少在海域主權上展現強硬態度,對釣魚台主權的堅持也不像如今執政當局的猥瑣曖昧,更沒有如謝長廷那類的助日醜態。謝長廷的態度不出人意外,他事事以日本利益為先的行徑這又非首樁。說來他也只是貫徹蔡政府的媚日政策,奉行其頂頭上司吳釗燮將日本當成大哥大的恭謹逢迎而已。
台灣當局規避強烈反應,府方還說是長期以來大陸公務船在相關海域的活動,騷擾到附近漁民才導致此次風波;說法跟日媒沆瀣一氣,日本產經新聞報導:「中國大陸公務船近來連續在釣魚台周邊海域航行,持續挑釁行為,在這種情況下,變更釣魚台行政區名,有確認日本實際管轄權的意義」。蔡政府口頭說釣魚台屬中華民國,卻又認同日本變更釣魚台行政區名的動機,形同幫日方背書,這不僅放棄主權,更形同公然賣台。
中國大陸早聲稱釣魚台主權屬中國,公務船穿梭附近海域也非突然之舉,自二○一二年日本逕行將釣魚台「國有化」後,大陸海警船在釣魚台海域巡航已成常態。此次釣魚台風波,台灣當局躲閃曖昧,大陸卻反應強烈,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表示,日方通過所謂「更名」議案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嚴重挑釁,是非法的、無效的,不能改變釣魚台屬於中國的事實;強調維護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
台灣民間保釣動作愈趨強烈,也讓執政當局陷入首鼠兩端困境。未來保釣付諸行動,媚日的蔡政府敢護航嗎?若是中國大陸海警挺身而出,蔡英文的「護主權」將成笑話一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