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社論】國民黨不親中就能拿回政權嗎?

國民黨改革委員會全體會議中提出兩岸論述建議案初稿後,黨內對「九二共識」的看法出現了世代差異。前黨主席吳伯雄與連戰還是深信「九二共識」合憲又合法,能繼續為國家與人民有效謀求尊嚴、和平及福祉。年輕世代則認為「九二共識」最大的問題在於「語言太老,太八股」,兩岸關係應該超越九二共識,讓年輕世代有更寬廣空間,發揮創意,建構新的兩岸關係。其實「九二共識」的精神就是「一中」,國民黨在屢次敗選下對「九二共識」產生了懷疑,但是國民黨「不親中」就能贏回執政嗎?恐怕是錯估情勢、誤判了民意。
韓國瑜雖然在總統大選敗給蔡英文,但是他的得票數比朱立倫多了快二百萬票,也有五百五十多萬票基礎,這代表希望兩岸和平,或者認同兩岸有共同文化、血脈根源的大有人在,國民黨如果拋棄或淡化「九二共識」,扭捏的不敢與大陸對談,甚至談六四人權、論香港反送中,慢慢與民進黨走了相同的台獨路線,以為這樣就能尋得年輕人的支持,這是錯誤的思考邏輯。
國民黨過去前人的努力贏得了「九二共識」這個專利標章,而且一直奉行不渝,「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基礎就是一中,如果「九二共識」不被接受,馬英九不會連任,2018年的直轄市及縣市長選舉國民黨也不會大勝。2020總統大選的失敗要將原因歸咎給「九二共識」是不對的,國民黨要改革,把兩岸論述的「九二共識」拿出來鞭屍,更是絕大的謬誤。
國民黨在2020的總統敗選、立委敗選,主因不是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受到質疑,最大的原因是提名人選性格、初選分裂、不分區立委名單令社會失望,在總統民調初期,韓國瑜不是一直處於領先嗎?直到後來的香港佔中、郭台銘入黨初選、吳敦義三改不分區名單,民調才一直落後,恐怕敗選最重要的原因是在於吳敦義的剛愎自用私心作祟。
國民黨智庫「兩岸論述組」內年輕的成員,主張「超越九二共識」,但他們也不否定九二共識的成就,強調應該超越九二共識,讓年輕世代有更寬廣空間,發揮創意,建構新的兩岸關係。不過他們也認為物換星移,九二共識已失去台灣社會支持,也從而失去功能。此刻,兩岸需要「超越九二共識」,尋找新的互動基礎,面對未來,應該勇敢尋找,統獨以外更有想像力的新選擇。黨主席江啟臣在報告兩岸論述結論時拋出「四大支柱」建構台海關係,淡化「九二共識」。雖然有創新的想法,卻沒有提出一個讓兩岸都能接受的說法,反而引起大陸的疑慮。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就說,如果丟棄長期堅持的理念,不僅會損害互信基礎,且會給兩黨以及兩岸交流合作造成障礙。
這樣的論述當然也遭到馬英九方面的批評,江啟臣原先邀請歷任黨主席聚餐,但受邀的馬英九、吳敦義、朱立倫等前主席,原本都已同意出席,但在其兩岸論述出台後拒絕赴宴。馬英九認為,蔡英文不要「九二共識」,國民黨在沒有替代方案的情況下也跟著丟掉了,這不是民進黨最樂意見到的嗎?國民黨掉入了民進黨陷阱,但得到了什麼呢?「九二共識」不只是論述,更重要的是兩岸交流的具體實踐。馬英九執政8年,從兩會恢復談判、簽訂23項協議,到兩岸事務機構負責人見面,再到兩岸領導人會晤,都是「九二共識」的具體實踐,國民黨有必要因為二次的挫折就隨民進黨起舞,也反過來動搖自己的信念嗎?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也認為國民黨的兩岸政策的基本架構如果全盤被推翻,那麼和民進黨有何不同?兩次大選的失敗固然是要檢討改革,民進黨過去敗選的時候檢討改進,卻從未拿掉台獨和廢核的神主牌,甚至2018公投慘輸的狀況下還是繼續堅持。國民黨因為連續的敗選,就信心動搖,急欲拿掉親中的標籤,於是被民進黨汙名化的「九二共識」就成為代罪羔羊,被國民黨內高喊改革者第一個拿出來鞭屍的政策。
國民黨的改革方案要將九二共識重新包裝或淡化,都不是明智之舉,否定了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基礎,兩岸就會沒有交集,就沒有對話可言,彼此仇視對立就沒有和平可言。蔡政府把美國視為救命的浮木一般緊緊抱住,近日美國前國安顧問波頓的書卻是無情地揭露川普表面上讚揚台灣的民主,推出友台政策,心中卻是對台充滿惡感,把台灣渺小說成是小筆尖,大陸則是一張大桌子。台灣堅定的盟友波頓說,川普如果連任,台灣將是川普背棄清單中前幾名,波頓提醒親美仇中的蔡政府極有可能未來會被當成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