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7 月 16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老先生與小偷

學佛要能自度、度人,「自度」必須時刻反省自己的身、口、意三業;「度人」則必須運用適合眾生根機的方法,使教法深入其心,如此才是妙法!
有一個故事發生在日本奈良鄉下,在一片廣漠的土地上,有間孤伶伶的屋子,住著青九郎老先生和他的女兒。某個嚴冬的夜裡,當這對父女熟睡之時,忽然小屋的門開了,進來了兩個人。他們躡手躡腳地潛入,到處翻找東西,卻只找到兩包稻米。就在他們準備離去時,青九郎老先生突然醒了,他發現門外有人,問道:「是誰啊?」小偷被這一問,嚇了一跳,腳沒踩穩就跌倒了。
老先生出了房門,看到兩人跌坐在地,很平靜地說:「兩位半夜來訪,趕緊來喝杯熱茶!」這兩人面面相覷,心想:他明知我們是小偷,還對我們這麼好,八成是個癡呆老人。於是大搖大擺地走進屋裡。這時老先生果然喚醒女兒,要她燒水泡茶。
老先生說:「天氣這麼冷,還勞駕你們來,實在感恩!」小偷聽得莫名其妙。其中一位問:「您知道我們來做什麼嗎?」老先生說:「知道,但是很抱歉,我雖有兩分多的田地,可是今年歉收,總共才收成這兩包稻米。過去欠你們的,原本就該還,還勞駕你們跑這麼遠來拿,所以很感恩你們!」
兩個小偷打從心裡覺得慚愧,剛才那位又問:「你何時跟我們借過東西呢?」
老先生說:「可能是過去生吧!如果以前沒有欠債不還,你們也不會在這麼晚的時候來到這裡,而且村裡那麼多有錢人家,你們偏來這荒蕪之地,可見一定有因緣!」
這時另一個一直沉默不語的小偷,再也忍不住了,他跪下來並且五體投地說:「村裡盛傳青九郎老先生是誠懇待人的大好人,而我們卻以為您是傻瓜。我也曾想重新做人,但是要從頭開始談何容易啊!生活都有困難了,又如何做善事呢?」老先生說:「其實,清貧的生活很舒服,因為心無掛礙、輕安自在,這才是最逍遙的人生。」
原來青九郎老先生是位佛教徒,平時修行非常用心、精進,所以逆境現前時具足定力,發揮智慧與慈悲來觀機逗教,感化兩個小偷回心向善。這分定力與智慧,來自於平時精勤不懈的自我修養,所以修行一定要從自己做起,心若調整得好,不論遇到什麼狀況都能鎮定面對,並且發揮智慧將惡事轉往善的方向。

【證嚴法師開示】純真妙信成大事

所謂「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不論學佛者或在社會上各行各業的人,「信」字都非常重要。
真正想超凡入賢位,就必須有信;「信」是開啟功德的法門,不但可以引導我們步入正道,也可以讓我們捨棄凡俗心念,進入三賢位,由此可見「信」對修行者的重要性。我們常聽到一句話:「家財是身外之物。」但是,真正失去時,才是考驗人心的時候。許多慈濟人遭逢天災人禍時,反而能夠看透一切,這就是具有「純真妙信」的人,不夾雜任何污染的純真信心,可以引導修行人向前精進。
在社會上,也一樣要講究「信」,所謂「人無信不立」;做任何事若缺乏信心就會有行不得的窘境,有信心才能提起精神,以增強毅力和勇氣撥除煩惱。就如過去有許多發明家都是憑著信心,從事研究試驗,最初可能一點發現也沒有,但若能以信心、耐心不斷地嘗試,就可能有重大發明以造福人群。
例如麻醉,是近百年來才被運用的止痛方法,當時醫生使用鴉片讓病人昏睡,才開始手術治療。但是同樣藥量,也許有人還未醒來之前,醫師已經完成治療;有的人卻無法入睡,只好讓病人強忍痛苦;有些病人則「一眠不起」!可見鴉片的劑量因人而異,很難控制得恰到好處,所以當時的醫師和藥劑師們為此非常困擾。
有一位學習製藥的學徒,深知大家對麻醉的困擾,他不斷在思考這個問題。有空時就拿著鴉片出神,要不就以動物來試驗,可是一次又一次,總是無法達到理想。經過幾年的研究,仍然毫無進展。有一天,當他又在實驗時,一瓶藥水不小心傾倒於鴉片粉中,黑色的鴉片粉漸漸地變成白色的結晶物,他非常高興有這個意外的發現,於是信心不減地再繼續研究。
十多年後,終於研究出穩定的麻醉劑,也就是嗎啡,它會使人昏睡,也有止痛的效用。這是由一位小人物──藥劑學徒,經過十多年的研究所發現的成果,而他的發現造福無數人群,這都是來自於開始的一念信心,所以「信」為「萬行之先」。
世間人不可缺少信心,「信」就是要用心選擇,信就是要堅持到底;要有純真的信心才會成功,若是缺少純真堅定的信心,則萬事難成。

貪欲多煩惱,平淡是幸福

 ⌾作者:靜涵

貪瞋癡慢疑,以「貪」為首。貪錢、貪色、貪名利;貪食、貪睡、貪享受……。人的貪念深無底,我們想過甚麼才是「貪」嗎?記得上人曾開示:希望別人聽我們的,也是一種「貪」。貪念真的無處不在,非常細微。如走在街上,看到有公司為了作宣傳,發送免費紙巾,大多數的人都會毫不考慮的接受,因為不用花錢,毫無損失,不拿白不拿;如在餐桌上用餐,看到自己喜歡吃的菜餚,總會想多夾幾次,滿足口欲。
曾經與一位朋友聊起在網路拍賣場的投標經驗,自己表示當有其他人加入競投時,通常都會讓給對方,不搶其好。但朋友卻有不同的做法,只要是她想要的東西,不管多花少錢志在必得,絕對不會讓給對方。記得當時心裡有點震撼,那是一種不願服輸的心態,還是一種貪念與執著?
證嚴上人曾開示,只要一念愛欲心起,就如箭穿身,只要中了箭,身心就不調和。的確如此,看到自己想擁有的人事物,貪念心一起,小貪成為大貪,做出違規的事情;當愛欲心起,往往失去理智,身心失控,做出傷人傷己的行為,最終可能在牢獄中度過,讓人生蒙上污點。
既已選擇修行路,要懂得反觀自性。此刻回想起以前自己的貪念與執著的程度,真的有點誇張,完全沒有想過是「需要」還是「想要」。記得一次在賣出口成衣的商店,看到一款很中意的衣服,但身上現金不足,也沒有帶提款卡。於是,自己不惜回家一趟拿了錢再去。那來回一趟的車程需要約兩個多小時,自己完全不覺得費時又費力,一心只想:那件衣服不要被別人買走了,買走了怎麼辦?完全被貪念與無明遮蔽了自己內心原有的清淨。
修行不只是修習氣,還要去除心中的貪瞋癡慢疑。如何讓心中沒有貪?就是無私的利他;如何讓心中沒有欲?只要甘願過得平凡。平凡的幸福,隨手可得,只是我們總以為,要盡情享受物質、滿足口欲、豪宅名車,四海遨遊,才是所謂的「幸福」。
觀念不一樣,生活就會不一樣;目標不一樣,人生的價值也會不同。找到方向願入人群,就要以修行的心,降伏起心動念,學習減少貪欲,甘願為天下人、天下事而付出,勇往直前,毫釐都不要偏差。
當人人的身調和了,小乾坤就得以發揮功能;當人人的心調和了,大乾坤自然愛心匯聚,社會祥和無爭,天下無災無難。

此時此地的快樂 

圖文:凌宛琪(阿板)

 「抱持對快樂的執著想法,快樂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一行禪師
記得在大愛劇場看過一個片段,一位母親捨不得跟自己的兒子分開,跟先生討論時,他拿出了一條繩子說:「妳把這條繩子一邊綁在兒子身上,另一端綁在妳身上,這樣妳們就不會分開啦!」太太握著繩子又氣又好笑,先生舉起太太緊握的雙手,把手指都一一打開,指著手上的線頭說:「手放開了,線頭猶然在啊!」

當時印象很深刻,不執著,但緣份,不會減少。上人說:「我們的現在,有過去也有未來。」每件事情的發生,都不需要太過執著,或許用更純粹的心,在當下,心,越接近零,就越容易感到快樂!
種種的因緣來到眼前,放在手中,或許讓人看不清,所以更要用心積極去觀看,才會知道,一切都會明朗,一切都是好因緣,為未來人生的道路,編織希望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