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7 月 10th, 2020

導論 破韓新市政 伍忠信

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瞻前顧後,勉強推出李眉蓁,死馬當活馬醫。她本人倒是頗爭氣,展現不讓鬚眉的鬥志。這場戰局國民黨中央意興闌珊,輔選光說不練,只有靠李眉蓁動用自己累積的政治資源苦戰,她日前向韓陣營喊話,希望獲得支持,對手陳其邁則趁機消費,說將韓國瑜團隊找回來,等於將6月6日的罷免投票沒收,還說這場補選是一個新的選舉,是市政新的開始、新的起點,不是回到6月6日之前的原點。
陳其邁之意,似乎認為韓國瑜的市政是大惡,因此他當選後要將韓國瑜任內舖平的路打掉重練,恢復花媽時期的坑坑洞洞,讓市民享受交通跳躍之樂;也要將李四川率領的韓團隊辛辛苦苦掏出的溝渠淤積全部重填回去,讓市民在大雨期間房舍淹水洗刷一新,重溫陸上行舟之趣,更要將高雄的天坑持續打造至無所不在,考驗高雄市民交通的「聰明」程度。
既然陳其邁揚言要推行新市政,不得回歸韓市政原點,則他應大破大立,大破者破路平、破清淤、破燈亮也;如果不為,則將如昔年三國名士禰橫痛斥曹操諸將官的「衣架、飯囊、酒桶、肉袋耳」。大立者,重塑花朝時期大手筆公帑與親信雨露均霑,推動政商勾串,市府用人酬庸盈庭,市庫私庫互通有無、綠營派系政治大分贓等。
韓國瑜之遭罷,綠營大老游盈隆都直言與跑去選總統毫無相關,是他「偷竊」民進黨的起家厝、民主聖地高雄,讓民進黨顏面無光。此外,90幾萬市民也不認同他的施政,高雄市民還是習慣坑坑洞洞破路,喜迎豪雨之後的大淹水,也愛他們的父母官貪腐無度。有望以百萬票當選的陳其邁有為者亦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