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7 月 16th, 2020

【靜思法脈專刊】【證嚴法師說故事】行善要及時

生活中,有些人欠缺的也許只是一杯水、一個微笑,或是一點舉手之勞的協助;若能及時付出,不僅自己覺得歡喜,對方也會很感恩。假如吝於布施,或想等到擁有很多時才願意付出,往往已經緩不濟急了。
莊周生活貧困,家裡米缸經常缺米糧。有一回,他向朋友監河侯商借三升小米,監河侯卻對他說:「可以啊!不過我家現在沒有很多米糧,你稍等一段時間,等我向老百姓收一點稅之後,再借你三百兩黃金。」
聽了監河侯的話,莊周很感慨地打了個譬喻:「在我來您家的途中,聽到有魚兒對我呼喚、求救,我回頭一看,看到路上有一個坑洞,裡面的水快乾了,那魚兒希望我能幫牠在坑裡倒幾杯水。於是我對魚兒說:『我先到南方向吳王、越王商討借水,然後再將西江之水引來這裡救你,讓你回到東海。』那尾魚很生氣地說:『我即將失去了在水中的正常生活,現在只求升斗的水就可以活命了,你卻這麼回答我,不如你明早去賣魚店看看,那時候我的身體都已經變成魚乾了!』」
莊周的生活非常貧困,他肚子餓是眼前最迫切的問題,所需不過是用來果腹充飢的三升小米而已,根本不必多求其他東西,更無法等待那遙不可及的三百兩黃金。所謂「救命要救急」!他以魚兒做諷喻,魚兒已命在旦夕,若時間拖太長了,就算給牠再多的水,也於事無補發揮不了效用、救不了命!
一般人常常覺得自己所擁有的太少,永遠不滿足也吝於布施,然而求助者也許所求不多,只需要微少的東西而已!若不肯及時伸出援手,往往會因錯失因緣造成無法彌補的悔恨。佛法說:「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行善,貴在誠意、貴在量力而為,也貴在隨緣布施。
總之,行善要及時,因為「渴時點滴如甘露」;「不因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若不能時時刻刻把握因緣,或只想行大善,甚至拖延等待,不伸出援手,這種錯誤的觀念,將會誤人誤己,甚至誤事,對個人、家庭、社會都會造成損害。
學佛就是要學習簡單、樸實的人生真理,唯有身體力行,將「佛法生活化」,才能落實慈悲喜捨的精神,造福人類;能適時付出點點滴滴的愛,關懷他人、幫助他人,如此才會有美好幸福的人生。

【證嚴法師開示】心開運就來

心貧最可憐,倘若能培養一念知足,啟發愛心歡喜行善,心靈就能轉貧為富。
曾聽慈濟志工分享,有位老人年輕時事業有成,但他仍希望更上一層樓,卻走偏方向,沉迷於應酬,因此朋友常約他喝酒、簽賭。
剛開始嚐到一點甜頭,他就覺得簽賭比做生意輕鬆快活,漸漸地愈賭愈大,也愈輸愈多,輸錢就喝醉回家毆打妻兒,事業持續衰敗,後來太太不得已帶著孩子與他離婚;原本和樂的家庭,就這樣破碎了。
他雖然年歲已大,仍常到廟口和人聊天。慈濟志工接觸他時,發覺老人即使表面上喜歡交朋友,卻不歡迎他人進入家中。
有位年輕志工時常探望他,經常阿公長、阿公短的;阿公也覺得這年輕人不錯,態度真誠又親切。
一天志工對他說:「阿公,我們有很多人都很關心您,大家來幫您除除草,好嗎?」阿公說:「若和你一樣親切,就可以。」
於是動員十多位志工,合力除盡雜草、垃圾,並送來回收的電纜線木質滾軸充當桌椅,大家就在院子裡陪阿公吃點心、聊天。志工們趁著阿公聊得很愉快,再接再厲提出要幫忙打掃屋子。阿公看到大家都很尊敬他,不嫌棄他是孤單老人,終於敞開心胸,打開大門。
屋門一打開,又髒又臭,阿公就說:「不好意思,十多年了,無力打掃,只好任它髒亂。」志工們不怕髒亂,將垃圾清理好,重新粉刷牆壁,讓整個屋子煥然一新。阿公心裡很歡喜,從此和慈濟人互動頻頻。
後來有位師姊告訴他:「阿公,我想邀您做好事。」「我這麼老了,能做什麼事?」「您跟著我走就對了。」這位師姊帶著阿公到環保站,起初阿公站在一旁看,看著看著覺得自己也能做,忍不住伸出雙手幫忙。他一邊聽著志工們說:「資源回收就是將垃圾變黃金。」心想,做環保很有意義,我也要參加。
他每天從家裡往返環保站要40分鐘路程,沿途看到塑膠、鋁罐等資源,都會撿起來送到環保站回收;大家都很誇獎他,他也很歡喜,和這群環保志工結下一分好緣。
所以說,有緣得聞道理,能心生歡喜樂於布施,自然轉貧為富。雖然這位老人形單影隻,藉著做環保和人群結好緣、拯救大地,心靈卻很快樂,這不就是富有之人?我們要多用心,願意付出無形的大愛,就能獲得真誠的歡喜,這就是人間最大的財富。

心安放何處,才不起煩惱?

 ⌾作者:靜涵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在香港的一場茶會中接觸慈濟,感受到這是一個「做好事」的團體。當時不懂佛法,知道慈濟有些「規矩」,卻不知為何就是心生喜歡,開始發心做志工,積極參加活動,覺得做慈濟很快樂,也填滿了自己胡思亂想的時間。
發心容易恆心難。當時的自己,只是單純發心卻不懂自省,總是三分鐘熱度,也缺少了一分謙卑與無私。「我」愈來愈膨脹,自然漸漸讓人遠離;一旦遇到困難與挫折,就覺得是別人障礙自已,總會退縮、想放棄,或發洩情緒以表示不滿,甚至只因一些不如意,我就賭氣地在一次大型活動前推辭了司儀的任務。
之所以感受不歡喜,其實是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願放下自我來成就別人。一次,無意間得知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心裡委屈難過,在電話中哭訴:「為什麼大家要這麼對我……」把對別人的不滿,發洩在善良的師姊身上。
師姊溫言柔語嘗試調整我的心態,這分耐心與真誠,漸漸軟化我那剛強的心。最後她輕輕說:「你看,我也被你念了一個多小時呢!現在心裡舒服一點了嗎?」當下,終於「醒覺」自己內心的負面情緒,也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著身邊人。
其實受與授都是苦,心要放在何處才不會煩惱?無形的念頭,瞬間的執著,都足以讓自己的心墮入谷底。想要恆持初發心,除了精進不息,最重要是懂得反省,讓善念持續不忘;成為習慣後,就會像安裝了GPS導航系統,一旦無明來襲,就會自動返航,回歸清淨單純的心念。
說到發心,記得剛出社會工作沒多久,就迫不及待奔向第一個夢——學習日文。儘管開始只是學習あいうえお……簡單的字母,心情卻是非常雀躍。奈何昂貴的學費、微薄的薪水,幫補家用與追求夢想背道而馳,自己學了又停、停了又學。靜思語「停在半路,比走到目標更辛苦」就是最好的寫照。
多次發心學習都無疾而終,直到一天,有一位善知識激勵我:「既然那麼喜歡,為什麼不一次學好呢?」這句話如當頭棒喝,想想自己總是藉口太多,忘記當初一念,讓目標愈離愈遠。
「靜思語」說:「只有發心,可能原地踏步;立願才能甘願,突破逆境堅持向前。」行慈濟路又何嘗不是?要有發心立願的虔誠,才有堅持不退的毅力;發心是當下一念,恆持剎那才是行願。

證嚴上人《藥師經講述》

 生來人間有種種苦,有的受病痛折磨,有的在人與事之間糾結造業,從生到老,有各不相同的苦難,一生都包含在「生、老、病」當中,出生就帶著過去的業種來,這顆種子現形,不斷接受苦難的惡緣,加上起心動念的煩惱再去造作。不論是好、是壞的種子,都要看今生此世如何造作。所以,死不是業力全消,還帶了無量無數的業力離開;生死難斷、苦難難消,是眾生的通病。
除了身體有苦難折磨外,還有心理所造成的苦難,心有貪瞋癡,身有老病死,結合起來真是苦不堪言。佛陀教導我們調和身心的方法,應眾生種種苦,施設種種教法。藥就是法,眾生有八萬四千病痛,佛陀就開八萬四千法門,來對治人生的煩惱病。
佛陀教導眾生,也留下妙方在人間,而最好的一帖藥,就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天下有種種病態,佛陀來人間,以解脫眾生一切病苦為其出世之願。每一尊佛都是為了苦難的眾生無法調和、不知道病源,才發願來人間,藥師佛的法門,對眾生應病下藥,最適合現在的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