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10 月 20th, 2019

【蕉城專刊】蕉城碗窯村 碗做的房子「閩南味」

寧德市蕉城區飛鸞鎮碗窯村的村民,人人都住「海景房」。村子地形狹長,一邊靠著海,一邊緊挨著山。
由於地處三都澳海邊,從古至今交通便利,港口貿易繁榮,盛產粗厚瓷碗的碗窯村,與海上絲綢之路結下了不解之緣。不一樣的身世、風貌和風俗,讓它成為海上絲綢之路上的奇特「驛站」。
從寧德市區往南行車約20分鐘,就到了碗窯村。3000多人的村子,熱鬧非凡。村裡的老人說起村子的歷史,也非常自豪。DSC_8843

村中普通民居
村中普通民居

先人智慧 用「碗」砌民房

到了碗窯村,首先被遍佈村莊的奇特民房吸引。這些民房的外牆,都由一個個圓形的「碗」交叉堆疊而成,交叉部分再和上泥土。遠遠望去,牆體如麻繩編織的藝術品。
「這不是碗,而是窯廠做碗時的工具,叫作碗盒。」70歲的陳細團笑著說。陳細團當過村裡的支書,也做過窯廠廠長,一說起碗窯便娓娓道來。
碗窯村的村民從古代開始,就開窯做碗。操作中,師傅會把已經做出形狀的碗坯放進圓形中空的碗盒裡,再置入窯中鍛燒,大約一個小時碗就燒製完成了。碗盒則是在大約1500攝氏度高溫的火中鑄成,一般用過兩三次就要廢棄。
這個村莊,為何要用碗盒來砌房子?
原來,村子緊挨著山和海,祖先剛遷入時,沒有生產工具,既不能加工石頭,也無法生產磚塊,造房子時怎麼辦?聰明的祖先因地制宜,用上了窯廠廢棄的碗盒。這個傳統也一代代延續下來。
村主任裴榮壽家的老宅,是村裡最大的碗盒房子。房子建於1973年,共有兩層。「當時家裡人丁興旺,我父親有7個兄弟,所以建了佔地將近300平方米的兩層樓。」在他的記憶中,這麼大的房子,外牆卻只用一星期就砌好了。原來,一個碗盒直徑一般在20厘米以上,高約12厘米,相當於兩塊磚頭的高度,因此砌牆速度特別快。
「因為高溫鍛造,質地非常堅固,而且有防火功能。」陳細團老人回憶,上世紀70年代,村裡一個放置松枝的房子著了火,火勢猛烈,石頭都爆裂了,但碗盒砌成的牆體卻絲毫不受影響。此外,因為碗盒中空,牆體由裡外兩層碗盒砌成,隔熱、隔音效果好,有冬暖夏涼的效果。

現存的龍窯
現存的龍窯
龍窯內現存的碗盒
龍窯內現存的碗盒

海上貿易 換來「鐵飯碗」

在碗窯村,「碗」房是平民居所,「五梅花」古建築群則可以算是當地的「豪宅」了。四座巨大的古宅子,圍著中間一座,呈現一朵梅花形狀,被村裡人稱為「五梅花」,是村中又一奇特景觀。
這五座古宅為一般明清風格建築,但其「豪」並不以雕樑畫棟見長,而是因為面積巨大。其中四座宅子均取名為「泉源」,為蔡氏四兄弟的宅院,另一座名為「泉溢」,是他們堂兄弟的宅子。這些古宅如此取名,源於先祖都是從泉州遷居而來。最大的一座「泉源」古宅,佔地約有2000平方米,其中天井就有12個。
今年87歲的蔡承金老人一直看守著自家祖宅。他介紹,梅花形宅院是按風水佈局,象徵兄弟五人團結有向心力。這五位祖先均是清朝村中巨富,最大宅子的主人蔡克恭是開窯廠的商人,他把生產的碗通過三都澳港口,運到沿海各地及海外,帶來巨大財富。「村裡有很多關於他的傳說,有人說他做生意賺的銀子用籮筐來裝,銀子放在糧倉裡,要用時用耙子來耙。」說起祖先的財富,老人非常自豪。
原來,大約在兩三百多年前,碗窯村的祖先從泉州一帶遷來。他們原本從事開窯做碗生意,遷居此處後,利用當地豐富的高嶺土資源,依然重操舊業。
碗窯村地處的三都澳,是閩東重要的港口。古代貿易繁忙,寧德當地的物產、茶葉等均是由此地運出,目的地有東北、台灣,還有東南亞等地。據村中老人介紹,當時船舶均為木帆船,運輸比較輕巧的物資時,船工們會買一些當地的粗厚瓷碗來壓船,以便航行平穩。到了目的地,又可以出售賺一筆。這樣一來,當地的瓷碗供不應求,碗窯也不斷壯大。最多的時候,村裡有36座窯每日趕工生產。
甲午戰爭之後,海上運輸受阻,商船無法出海,碗的銷路也斷了。許多窯廠不得不關閉,村民們也只能另尋出路。
1958年,村裡開辦了寧德國營瓷廠,碗窯村又恢復了原來的繁華。「縣裡、鎮裡的居民,都來我們這兒上班,大家都很自豪,糧食供應,固定工資,是『鐵飯碗』。」陳細團說,但遺憾的是,由於技術更新和經營問題,瓷廠在1995年關閉。

「五梅花」古民居內景
「五梅花」古民居內景
供在石山宮中的碗板龍
供在石山宮中的碗板龍
碗窯村內「五梅花」古民居之一
碗窯村內「五梅花」古民居之一

閩東村落 混搭閩南風情

在村中,有一個被稱為「大坑」的地方,有三座龍窯遺址,其中兩座損毀,一座保留完整。「村裡的窯,依然延續的是兩三百年前祖先在泉州時的做法。」陳細團說。
龍窯形如其名,像一條龍斜臥在山坡上。長達30米,兩側各有28個窯孔,用於添加松枝燃料。老人介紹,製作碗時,需要12個窯工。兩側共6個人燒,由於溫度太高,需要兩班人輪流生產。
在村裡,大多數人都能說一口閩南語。「我們既會說閩南語,也會說寧德話。不過幾百年下來,閩南語也混著閩東口音。」陳細團說,村裡還保留著較為完好的閩南風俗。
每年元宵,村民要游「碗板龍」。平時,「碗板龍」就供奉在村裡的觀音廟石山宮中。作為碗窯村的文化標誌之一,「碗板龍」的身體構造就地取材,由平時窯中放碗的長條木板製作,龍頭上點一根蠟燭。「這個風俗,是我們祖先從祖籍地帶過來的,現在依然流行。」陳細團說。逢年過節,村裡的年輕人還會組織起來,表演閩南舞布青獅,以及閩南風格的鐵枝表演。這些傳統,在寧德當地非常少見。
這一村的閩南文化,被四周的閩東文化「包圍」了兩百多年,為何還能保存良好?
原來,村裡人的祖先剛遷來時,被周邊村莊當作外來客,交流很少,甚至關係有些微妙。但隨著碗窯的發展,碗窯村壯大起來,來村裡工作的周邊人群也越來越多。「村裡從古至今人口眾多,相互都講閩南話,外地人來了,為了融入反倒被同化了。而且古代碗窯村經濟好,我們都以當碗窯村人為自豪。閩南語和閩南風俗是我們的身份特點,所以一直保留下來了。」陳細團說。(吳旭濤 顏湊)

以Facebook 帳號評論

Facebook 外掛功能

本站代管於網易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