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城专刊】蕉城碗窑村 碗做的房子「闽南味」

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碗窑村的村民,人人都住「海景房」。村子地形狭长,一边靠着海,一边紧挨着山。
由于地处三都澳海边,从古至今交通便利,港口贸易繁荣,盛产粗厚瓷碗的碗窑村,与海上丝绸之路结下了不解之缘。不一样的身世、风貌和风俗,让它成为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奇特「驿站」。
从宁德市区往南行车约20分钟,就到了碗窑村。3000多人的村子,热闹非凡。村里的老人说起村子的历史,也非常自豪。DSC_8843

村中普通民居
村中普通民居

先人智慧 用「碗」砌民房

到了碗窑村,首先被遍布村庄的奇特民房吸引。这些民房的外墙,都由一个个圆形的「碗」交叉堆叠而成,交叉部分再和上泥土。远远望去,墙体如麻绳编织的艺术品。
「这不是碗,而是窑厂做碗时的工具,叫作碗盒。」70岁的陈细团笑着说。陈细团当过村里的支书,也做过窑厂厂长,一说起碗窑便娓娓道来。
碗窑村的村民从古代开始,就开窑做碗。操作中,师傅会把已经做出形状的碗坯放进圆形中空的碗盒里,再置入窑中锻烧,大约一个小时碗就烧制完成了。碗盒则是在大约1500摄氏度高温的火中铸成,一般用过两三次就要废弃。
这个村庄,为何要用碗盒来砌房子?
原来,村子紧挨着山和海,祖先刚迁入时,没有生产工具,既不能加工石头,也无法生产砖块,造房子时怎么办?聪明的祖先因地制宜,用上了窑厂废弃的碗盒。这个传统也一代代延续下来。
村主任裴荣寿家的老宅,是村里最大的碗盒房子。房子建于1973年,共有两层。「当时家里人丁兴旺,我父亲有7个兄弟,所以建了占地将近300平方米的两层楼。」在他的记忆中,这么大的房子,外墙却只用一星期就砌好了。原来,一个碗盒直径一般在20厘米以上,高约12厘米,相当于两块砖头的高度,因此砌墙速度特别快。
「因为高温锻造,质地非常坚固,而且有防火功能。」陈细团老人回忆,上世纪70年代,村里一个放置松枝的房子著了火,火势猛烈,石头都爆裂了,但碗盒砌成的墙体却丝毫不受影响。此外,因为碗盒中空,墙体由里外两层碗盒砌成,隔热、隔音效果好,有冬暖夏凉的效果。

现存的龙窑
现存的龙窑
龙窑内现存的碗盒
龙窑内现存的碗盒

海上贸易 换来「铁饭碗」

在碗窑村,「碗」房是平民居所,「五梅花」古建筑群则可以算是当地的「豪宅」了。四座巨大的古宅子,围着中间一座,呈现一朵梅花形状,被村里人称为「五梅花」,是村中又一奇特景观。
这五座古宅为一般明清风格建筑,但其「豪」并不以雕梁画栋见长,而是因为面积巨大。其中四座宅子均取名为「泉源」,为蔡氏四兄弟的宅院,另一座名为「泉溢」,是他们堂兄弟的宅子。这些古宅如此取名,源于先祖都是从泉州迁居而来。最大的一座「泉源」古宅,占地约有2000平方米,其中天井就有12个。
今年87岁的蔡承金老人一直看守着自家祖宅。他介绍,梅花形宅院是按风水布局,象征兄弟五人团结有向心力。这五位祖先均是清朝村中巨富,最大宅子的主人蔡克恭是开窑厂的商人,他把生产的碗通过三都澳港口,运到沿海各地及海外,带来巨大财富。「村里有很多关于他的传说,有人说他做生意赚的银子用箩筐来装,银子放在粮仓里,要用时用耙子来耙。」说起祖先的财富,老人非常自豪。
原来,大约在两三百多年前,碗窑村的祖先从泉州一带迁来。他们原本从事开窑做碗生意,迁居此处后,利用当地丰富的高岭土资源,依然重操旧业。
碗窑村地处的三都澳,是闽东重要的港口。古代贸易繁忙,宁德当地的物产、茶叶等均是由此地运出,目的地有东北、台湾,还有东南亚等地。据村中老人介绍,当时船舶均为木帆船,运输比较轻巧的物资时,船工们会买一些当地的粗厚瓷碗来压船,以便航行平稳。到了目的地,又可以出售赚一笔。这样一来,当地的瓷碗供不应求,碗窑也不断壮大。最多的时候,村里有36座窑每日赶工生产。
甲午战争之后,海上运输受阻,商船无法出海,碗的销路也断了。许多窑厂不得不关闭,村民们也只能另寻出路。
1958年,村里开办了宁德国营瓷厂,碗窑村又恢复了原来的繁华。「县里、镇里的居民,都来我们这儿上班,大家都很自豪,粮食供应,固定工资,是『铁饭碗』。」陈细团说,但遗憾的是,由于技术更新和经营问题,瓷厂在1995年关闭。

「五梅花」古民居内景
「五梅花」古民居内景
供在石山宫中的碗板龙
供在石山宫中的碗板龙
碗窑村内「五梅花」古民居之一
碗窑村内「五梅花」古民居之一

闽东村落 混搭闽南风情

在村中,有一个被称为「大坑」的地方,有三座龙窑遗址,其中两座损毁,一座保留完整。「村里的窑,依然延续的是两三百年前祖先在泉州时的做法。」陈细团说。
龙窑形如其名,像一条龙斜卧在山坡上。长达30米,两侧各有28个窑孔,用于添加松枝燃料。老人介绍,制作碗时,需要12个窑工。两侧共6个人烧,由于温度太高,需要两班人轮流生产。
在村里,大多数人都能说一口闽南语。「我们既会说闽南语,也会说宁德话。不过几百年下来,闽南语也混著闽东口音。」陈细团说,村里还保留着较为完好的闽南风俗。
每年元宵,村民要游「碗板龙」。平时,「碗板龙」就供奉在村里的观音庙石山宫中。作为碗窑村的文化标志之一,「碗板龙」的身体构造就地取材,由平时窑中放碗的长条木板制作,龙头上点一根蜡烛。「这个风俗,是我们祖先从祖籍地带过来的,现在依然流行。」陈细团说。逢年过节,村里的年轻人还会组织起来,表演闽南舞布青狮,以及闽南风格的铁枝表演。这些传统,在宁德当地非常少见。
这一村的闽南文化,被四周的闽东文化「包围」了两百多年,为何还能保存良好?
原来,村里人的祖先刚迁来时,被周边村庄当作外来客,交流很少,甚至关系有些微妙。但随着碗窑的发展,碗窑村壮大起来,来村里工作的周边人群也越来越多。「村里从古至今人口众多,相互都讲闽南话,外地人来了,为了融入反倒被同化了。而且古代碗窑村经济好,我们都以当碗窑村人为自豪。闽南语和闽南风俗是我们的身份特点,所以一直保留下来了。」陈细团说。(吴旭涛 颜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