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9 月 27th, 2020

「太極中醫情 慈悲暖醫心」-花蓮慈院副院長何宗融

「國中時,我去看國術的世界盃比賽,就看到我們的選手被法國的選手踢倒脫臼,當大會醫師的國術館師父啪一聲就把它接回去了,然後繼續上場……」花蓮慈濟醫院副院長何宗融,述說著那一年、那些事帶給自己的震撼,覺得老祖宗有很多的東西值得學習,但因為隨著時代的變遷,擔任中醫針傷科醫師需要中醫師執照,就此因緣,學習與善用中醫的一念心,啟發何宗融的行醫心。

「讀中醫是為了讓武術變更好」,花蓮慈濟醫院副院長、同時也是中醫部主任何宗融,素有「醫界葉問」、「武醫」之稱。因為他從小跟著父親勤練氣功,父親是外丹功張志通祖師爺的四大弟子,求學階段在父親嚴格的訓練下,他參與各項武術競賽,總是獲得很多優勝獎項。

然而記憶中在二十幾歲時,遇到太極拳啟蒙葉老師,那天被摔到快要難以招架,因此他開始練太極拳,每天都練習十小時,這些壯年時期苦練累積的功夫,讓他日後在幫病患針灸時,患者都能確實感受到有股「氣功」的力量在其中。

「武術若要更專精,就要多讀書」,何宗融聽從太極拳師父的建議,大學雖然是就讀公衛系畢業,但他不忘初衷,再接再厲就讀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系,先後接連取得中醫碩士、博士學位、也成為中醫的教授,一路的行醫成就,他謙虛的表示,這原本都不是人生預先的規劃,但,做就對了。

中醫講究「氣、陰陽、五行、八卦、經絡」,如果想要感受「陰陽」,最好的運動就是「練太極拳」,不練就感受不到,現在慈大的後中醫系,已把太極拳「太極八法」正式列入在「中醫養生學」的必修課目,這是何宗融的用心,經驗傳承當然也需要有心人的用心,所謂的「師父引進門,修行在個人」。

所以何宗融不但要求學生,也極力在教育訓練時推廣練拳的好處,所有的氣功,不外是養氣和讓靜脈通氣,他舉例,就如同水溝裡首要有水,接著當中的水還要會流通,如此才能發揮作用。

何宗融也希望太極拳能夠普及在社區、長照據點、這想法是預防醫學的好方法,讓全民更健康,政府也能減少醫療上的支出。

花慈暖醫何宗融 看見不一樣的何中醫

有「醫界葉問」稱號的中醫師何宗融,習武超過四十年,是柔道三段、柔術三段的武術高手,更曾獲全國太極拳冠軍,具有奧運裁判身分,是國內少數中西醫合併醫療的醫師。2018年他來到花蓮慈濟醫學中心,接任副院長一職,成為一位救人無數「武功高強」的暖醫。

「妳只要一痛,我針馬上拔起來,妳看妳有沒有發現剛剛都白哭了!」何宗融蹲下身子,輕聲暖語的安撫著哭鬧不休的小妹妹,「我再一針好不好,這樣妳的肚子會更不痛喔!」話還沒說完,他早以極快的速度,輕快的下針,慈愛的眼神下,小妹妹卸下害怕的心防,完成針灸治療。

一早的門診,一百多位的病患,何宗融忙到下午一點多,問完診後,緊接著移到治療室及外圍的走廊,替長長的一整排等候的病患針灸,片刻不得停歇,住院醫師也緊跟在身旁專注地學習。

「我們在書上提到的是經絡的走向,何副院長注重的是大氣的走向,你下針的的布局上就要考慮到這個穴道大氣、精氣走的方向,所以每一個針都要有意念……」在慈院實習兩年多的住院醫師王仁甫,對於這位氣功、武術都有過人之處的指導教授,治療上帶給他不一樣的啟發。

「何副院長對每一個針灸的下針都有想法,不是死板的。」王仁甫說出何宗融跟一般中醫師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他的指導之下,住院醫師們也想盡辦法了解這股串流全身的「氣」,鞭策自己一定要做到這基礎功,讓老祖宗留下的珍貴智慧,實際的運用在中醫上。

花蓮慈濟醫院中醫的108號「慈悲經濟學」

「西醫救命,中醫接棒!」花蓮慈濟醫院急診室於2019年4月18日正式成立「急診中西醫整合醫療專區」,落實證嚴法師交付的慈悲信念,慈院副院長何宗融感謝院長林欣榮的支持,讓中西醫合療齊心救人。

何宗融經常到加護病房為病人針灸治療重症,經驗豐富的他說,中醫針對腦中風住院及後遺症病人,臨床經驗發現,不論是腦傷還是中風,在急性、治療及療養期,以中醫針灸、中藥越早介入治療,可「醒腦開竅」刺激腦部活動,促進腦血循環,使腦中風病人的復原效果加乘。

據研究統計,透過針灸治療,病人再次中風的機率會大幅度降低;腦部經重大手術的病人,中醫針炙處理上也有專門的醒腦方式,可刺激腦的再生與復原;若病人氣虛可進行補氣,慢性傷口發炎也可合併中醫治療。

「讓不醒的可以醒,讓不能走的可以走,林欣榮就是強調我們要積極地幫助病人,這符合證嚴上人對我們的要求,上人一直希望蓋中醫院,所以要求慈院中醫部要發揚光大。」何宗融說。

「一個病人來,每一個醫師都有每一個醫師的專長與優點,每一科都有每一科厲害的地方,我們就是用團隊的力量來幫忙,讓這個病人每天進步一點,這一科讓他進步一點,那一科讓他進步一點,合起來就有很大的進步,不論是復健、中醫、骨科或是其他科,大家合起來就會讓病患全身都有改善。」

曾經在雲林北港醫院與臺南安南醫院行醫的何宗融,形容西部醫院是「西方經濟學」,就是以會計理論來追求最大效益,而慈院是屬於「慈悲經濟學」,經濟學佔70%人文佔30%,為了將證嚴法師的慈悲普及眾生,永續經營,所以不能只講求利益,為了永續經營,讓慈院中醫的路越走越寬廣,至少要損益平衡,這就需要智慧了。

興建中醫院是證嚴法師的願景,因此慈院初設立即有中醫科,爾後再發展中醫部,下一步就是蓋中醫院,期許中醫能發揮更多效用,何宗融推廣中醫更是不遺餘力。

何宗融感嘆:「沒有教育與認識,許多人覺得中醫沒有療效,其實中醫擁有很多科學報導與文章佐證,只是多數人沒有機會了解,所以我們要致力於發表,寫很多文章讓人家可以接受。」

「中藥有很多寶貴的東西,所以我們醫師致力於中西醫合療。」這2年何宗融進行全面性的教學服務與臨新研究。他表示,花蓮是慈濟的中心,全球志工都會回來,期盼慈院具備有這份能量能做大家的後盾。

每週六中午十二時卅分,當中醫門診看診號碼顯示「108」,說明著當日的最後一位患者結束,但這卻只是看診的結束,步出診間,何宗融與住院醫師、護理師,匆匆走進針灸治療室,繼續治療。不停歇且快速的腳步,認真的堅持與努力,何宗融想用中醫,盡快完成證嚴法師慈悲救蒼生的心願。

身處花東縱谷,放眼山巒相疊,雲霧總在飄渺間,花蓮慈院立足後山,遠望前景,胸懷世界,不僅看到醫病之間如家人般的關懷情,更看到融合在醫療中的慈善、教育與人文的慈悲心。